公司新闻

老船不老志长存
发布日期:2018-08-08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编者按

“海上特区40年·足印”栏目开栏以来,我们收到了许多老海油的回忆文章。他们对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中国海油风雨兼程、砥砺前行经历的回忆,既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也是年轻一代汲取力量的精神宝藏。本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老海油话当年”栏目将选择其中的优秀作品刊登,期待更多的老海油拿起笔来,回忆人生的峥嵘岁月,为年轻海油人指引前进的航程。

南海502船是一艘与“改革开放”同龄的物探船,经过多次改造,设备在当时非常先进。1998年至2004年间,南海502船首次出国作业,历时5年多。作为一艘老船,南海502船在海外经历了严峻的考验,磨练了海油尖兵。

今年是南海502船出国作业二十周年,作为当年的船员,我们早已鬓生华发,但那段难忘的岁月永远铭刻在我们心里。

横渡大洋

1998年,原中海物探南方公司接到赴墨西哥湾为西方地球物理公司作业的任务。这是南海502船第一次走出国门,大家都非常激动。没有A牌船长,我们到广州远洋服务公司租用了一位A牌船长;怕设备老化物资不足,我们备足了备件和食品,特别购买了许多不易烂的蔬菜瓜果。

1998年10月28日,我们驶离湛江码头。船刚过吕宋岛风浪就开始变大了,这时一艘万吨级货轮见我们船这么小,就向我们喊话:“要不要我们拖你们走,前面风浪会更大?”船长谢绝了他们的好心。天渐渐黑了下来,一只大鸟翅膀受伤顶不住即将到来的风暴,落在甲板上再也飞不起来了。

船近夏威夷,风浪越来越大。一个大浪铺天盖地打过来,只听见一声巨响,整条船像要被撕裂了似的。许多船员都晕船了,从北方临时调来的仪器操作员回到了机舱里,因为那里颠簸没那么厉害。厨师用肚子抵住菜板切菜,肚皮都磨出了血。开饭时间来吃饭的人寥寥无几,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天。

眼看就要到夏威夷,船的一只螺旋桨坏了,我们只好开到安全地带拆下损坏的螺旋桨,齐心协力搞自修。过了夏威夷一直往东南方向航行,风浪也越来越小。

美国见闻

南海502船驶入休斯敦加尔维斯敦码头,经西方地球物理公司检查整改,于1999年1月9日至4月2日在墨西哥湾作业。

西方地球物理公司的“WesternSprit”号是母船,在中间放炮接收地震信号,一侧是我们的船。母船扩展臂离南海502船仅几米远,一不小心就会碰船。驾驶台导航仪上有个“牛眼”,船必须在“牛眼”中“航行”,出了范围测线就报废。我们的船长凭借几十年的地震作业经验,带领船员圆满完成了此次作业任务。

南海502船停泊在休斯敦加尔维斯敦码头期间,由于修船和更换空压机,刚好有段闲暇时间。每到黄昏时刻,就会有一群海鸥追逐一只小白船。为什么呢?答案很快被船员揭晓。

“开饭了。”船上的大喇叭传来大厨老金浓重的浙江腔,大家还没进餐厅门,就有一股浓重的鱼汤香扑鼻而来。

原来,几名船员外出经过一个游艇俱乐部,看见两个外国人在宰鱼,只要鱼肉,其他的部分都不要。船员们上前搭讪,塞给他们一人一包万宝路,将鱼头和鱼骨带回船,交给厨师烹制。

一名钓鱼俱乐部船员目睹我们天天来买“废料”,就带着疑惑上前询问,我们热情地邀请他到南海502船品尝鱼汤。持有三级厨师证的厨师大显中国厨艺,一锅热滚滚浓香四溢的鱼头鱼骨汤端上桌,外国船员几口下肚赞不绝口,大家从此交上了朋友。

1999年5月的一天,美国休斯敦加尔维斯敦港内,三名美国修理人员登上南海502船修空压机排烟管。经仔细检查和询问,得知排烟管隔热材料是石棉时,他们一下子如临大敌,嘀咕一阵后,一人匆匆离去,两人拉起了警戒线。随后,一辆小轿车开到南海502船边,那位匆匆离去的修理工提着一个工具箱上船,打开箱子取出防护服和防护头盔穿戴上,然后请我们的大管轮离开。大管轮带着迷惑的表情来到餐厅告诉大家这个奇闻,大家纷纷到船舱后门隔着玻璃舷窗观望。只见三名美国修理员身着白色防护服,头戴防护头盔,小心翼翼地拆卸排烟管铁皮。他们每拆卸一块就立刻把石棉材料装到塑料袋里。

当时我们在国内装卸排烟管的时候,顶多就是修理人员戴上口罩而已。我们自己日常维护保养也用过不少石棉材料,从没想过要防护,外国人的安全防护措施真是比我们到位。

还有一次,我们找美国工人修理被刮坏的雨棚。修理工程已进入尾声,只见几名美国工人用手持砂轮机先打坡口,然后电焊,焊完一段后,再停下来仔细打磨焊缝,打防锈油漆,好像不是焊接钢板而是在绣花。他们的工作进度极其缓慢,更换一块不到三平方米的钢板用了整整七天。大家看着他们,有的着急,有的感慨。在我们追求速度、追求短时效益的年代,对质量和安全确实不够重视。

我们南下大西洋,大家晚饭后有散步的习惯,每每看到在美国换的那块钢板崭新如初,踏在脚下特别扎实,我们也慢慢悟出了质量和安全的重要性。

奔赴南美

1999年9月,我们向南美进发,途中还要为美国安然石油公司作业1000公里。我们的设想是边航行边进行测试,主要测试新空压机的性能。没想到,新空压机在大容量的情况下正常工作20多分钟就自动停机,显示机舱温度超标。怎么办?是带着毛病前往巴西还是后撤?

当时,我们在离开休斯敦之前就与巴西一家公司签订了合同。如果不按时到达,将会被罚款。我们向巴西方面说明了情况,要求宽限几天,他们最终给了十天时间,否则将是每天两万美元的罚款。为了赶上进度,我们决定通过代理找一家修理公司尽快解决机舱温度问题。问题解决后,我们立即开往特立尼达为安然石油公司作业,作业十分顺利,平均日完成工作量都在100公里以上,原计划一个月的工作量十几天就完工了,为巴西作业抢回了时间。

巴西海域是多用户船作业,雇主是美国地球物理公司TGS,它专门采集世界各地尚未勘探的沉积盆地地球物理资料,然后卖给不同的公司。因为买家不限于一家,所以称为多用户作业,价格上也会优惠。这次在巴西海域有好几条船同时作业,他们船大避让困难,我们只好主动避让。虽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我们的设备一直处于最佳状态,空压机工作十分给力,一点儿故障也没有,至2000年元月初已完成测线7000多公里。

巴西作业未完,我们又接到了西非作业任务。经过短时间的休整补给,于2000年4月11日开往西非。

吃在西非

2000年4月11日,我们从巴西横渡大西洋开往非洲加蓬,26日到达加蓬利伯维尔锚地,历时16天。25日8点25分,我们经过了经度、纬度都是0的地球原点,全体船员都感到非常自豪。

到达加蓬后,由于等待作业任务和安装设备,我们在海上等待了一段时间。眼看食品尤其是新鲜蔬菜快吃完了,我们决定上岸采购。非洲人不怎么种菜,想买新鲜蔬菜简直难上加难。后来我们通过代理购买了食品,没想到非洲的食品非常昂贵,而且大多是速冻食品,一磅速冻菠菜就要3美金,简直不敢吃。

我们离开巴西时驻船加拿大作业监督说非洲的水不能喝,于是我们在巴西买了消毒水。但是补给后我们发现,加蓬的水非常清亮,换班的操作员带了点儿水到天津化验,结论是“比塘沽的水质要好得多”。

我们于2000年9月11日到达利比里亚海域作业,直到2001年1月28日,是利比亚的二维多用户作业,雇主还是TGS公司。在139天的时间里,我们安全高效地完成了二维物探采集作业。

南海502船连续多年在大海上奋战,看上去已经成了一艘锈迹斑斑的“渔船”。2001年3月24日,我们从塞拉里昂Freetown开赴直布罗陀(Gibraltar),公司要求在直布罗陀Came-lar船厂大修。

船进坞那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在船坞里的水快放干的时候,各种鱼虾在干坞里活蹦乱跳。一些船员见此情景两眼放光,纷纷赤脚下坞捉鱼,坞上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下午,经理召集全体船员开会。会上,平日温和的船长用严肃的语气将“坞底捉鱼”的事进行了批评,强调公司有“海上七不准”规定,虽然是捉鱼,一样违规,属不安全行为,一定要杜绝!

画鸡过年

“Doctor,myheartnogood.”这句中国腔英语在南海502船成了广为人知的“典故”,意思是“医生,我的心脏不好。”

2000年8月,南海502船在塞拉利昂作业,一位姓李的船员心律不齐。当时船上没有医生,只有换班时从国内带过来的药品,他服用了两天仍不见好转。到达特马港后,岸基人员立刻带他到医院看病,英语顶呱呱的岸基人员试图用专业用语介绍病情,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交流了半天,医生还是听不懂。病人看着着急,拉开岸基人员,直接对医生说:“Doc-tor,myheartnogood.Bang!Bang!stop!”医生笑着说:“Isee,Isee.”并立刻开好药方。

后来,这个故事在南海502船广为流传,激励着大家在异国他乡独闯江湖、勇敢开口。不管是买菜购物还是换班进出关,大家都渐渐敢于用简单的英语单词交流,在异国他乡的作业生活变得更加顺利。

2001年大年初一,旭日东升,晨光透过舷窗照进舱室。作业的炮声有规律地隆隆作响,经理听着却总觉得有点儿异样。“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是物探作业中人尽皆知的口头禅,往常伴随着正常作业的隆隆炮声,船上会弥漫着一种兴奋和活跃的气氛,可是今天却格外寂静。

经理走进餐厅,里面没人,电视上播放着不知是哪一年的央视春晚录像。面对只有馒头、白稀饭和腌制洋葱的伙食,经理苦笑着摇摇头:“船上快要‘断顿儿’了,这可是大年初一啊!”他拿起一个馒头走到餐桌前坐下,刚咬了一口,抬头就看见黑板上画着风格各异的鸡、鸭、鱼、饺子,还有“春节快乐”四个大红粉笔字。看样子不止是一个人的手笔,原来大家都惦记着过年呢。想起昨晚的“年夜饭”除了南瓜就是土豆,还有几片洋葱,经理的眼睛变得模糊起来……

经理哽咽地将这些情况汇报给总部,总部指示每位员工可用海事卫星电话与家人通话5分钟。卫星电话一分钟2.5美元,38名员工每人5分钟,在公司经营艰难时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事后经理查阅了通话记录,不管是老员工还是新职工,没有一个超过5分钟的。多好的弟兄,多好的团队啊!

还有三天左右就能完成整个作业,在非洲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我们克服补给港远、食品短缺等困难,还欠下大家一顿必不可少的年夜饭。经理想,等到了加纳特马港一定给弟兄们补办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把黑板上画的鸡、鱼、饺子变成香喷喷的佳肴。

黑板上的粉笔画终究会被抹掉,抹不去的是南海502船员回忆中的“画鸡过年”。

经过5年多的海外漂泊,南海502船已经步入暮年,需要休整了。2004年3月,我们离开非洲加纳的特马港回国,经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红海,沿古丝绸之路经斯里兰卡、马六甲海峡,穿过印度洋回国,回到祖国怀抱。

2004年5月2日清晨,我们迎来了驶入中国领海的第一缕朝阳,全体船员怀着激动的心情集合在甲板主桅杆下,由船长主持举行了庄严的升国旗仪式。6点20分,旭日东升,在一名共产党员的护旗下,南海502船党支部书记、经理在全体船员同声高唱的国歌声中,将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出国五年多来,这主桅杆上无数次升起不同国家的旗帜,今天这面五星红旗倍受全体船员的注目,大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在过去的五年多时间里,我们进行地震作业数万公里,环绕地球整整一圈,这是改革开放后海上物探的一次成功尝试。回国后,南海502船修修补补,又继续工作了十二年,直到2016年才拆船,为中国的海洋石油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作者 吴金保 桂兴灵 卢华聪 ,吴金保为原中海物探南方公司总经理,桂兴灵为原南海502船经理,卢华聪为原南海502船船长。)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老船不老志长存
发布日期:2018-08-08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编者按

“海上特区40年·足印”栏目开栏以来,我们收到了许多老海油的回忆文章。他们对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中国海油风雨兼程、砥砺前行经历的回忆,既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也是年轻一代汲取力量的精神宝藏。本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老海油话当年”栏目将选择其中的优秀作品刊登,期待更多的老海油拿起笔来,回忆人生的峥嵘岁月,为年轻海油人指引前进的航程。

南海502船是一艘与“改革开放”同龄的物探船,经过多次改造,设备在当时非常先进。1998年至2004年间,南海502船首次出国作业,历时5年多。作为一艘老船,南海502船在海外经历了严峻的考验,磨练了海油尖兵。

今年是南海502船出国作业二十周年,作为当年的船员,我们早已鬓生华发,但那段难忘的岁月永远铭刻在我们心里。

横渡大洋

1998年,原中海物探南方公司接到赴墨西哥湾为西方地球物理公司作业的任务。这是南海502船第一次走出国门,大家都非常激动。没有A牌船长,我们到广州远洋服务公司租用了一位A牌船长;怕设备老化物资不足,我们备足了备件和食品,特别购买了许多不易烂的蔬菜瓜果。

1998年10月28日,我们驶离湛江码头。船刚过吕宋岛风浪就开始变大了,这时一艘万吨级货轮见我们船这么小,就向我们喊话:“要不要我们拖你们走,前面风浪会更大?”船长谢绝了他们的好心。天渐渐黑了下来,一只大鸟翅膀受伤顶不住即将到来的风暴,落在甲板上再也飞不起来了。

船近夏威夷,风浪越来越大。一个大浪铺天盖地打过来,只听见一声巨响,整条船像要被撕裂了似的。许多船员都晕船了,从北方临时调来的仪器操作员回到了机舱里,因为那里颠簸没那么厉害。厨师用肚子抵住菜板切菜,肚皮都磨出了血。开饭时间来吃饭的人寥寥无几,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天。

眼看就要到夏威夷,船的一只螺旋桨坏了,我们只好开到安全地带拆下损坏的螺旋桨,齐心协力搞自修。过了夏威夷一直往东南方向航行,风浪也越来越小。

美国见闻

南海502船驶入休斯敦加尔维斯敦码头,经西方地球物理公司检查整改,于1999年1月9日至4月2日在墨西哥湾作业。

西方地球物理公司的“WesternSprit”号是母船,在中间放炮接收地震信号,一侧是我们的船。母船扩展臂离南海502船仅几米远,一不小心就会碰船。驾驶台导航仪上有个“牛眼”,船必须在“牛眼”中“航行”,出了范围测线就报废。我们的船长凭借几十年的地震作业经验,带领船员圆满完成了此次作业任务。

南海502船停泊在休斯敦加尔维斯敦码头期间,由于修船和更换空压机,刚好有段闲暇时间。每到黄昏时刻,就会有一群海鸥追逐一只小白船。为什么呢?答案很快被船员揭晓。

“开饭了。”船上的大喇叭传来大厨老金浓重的浙江腔,大家还没进餐厅门,就有一股浓重的鱼汤香扑鼻而来。

原来,几名船员外出经过一个游艇俱乐部,看见两个外国人在宰鱼,只要鱼肉,其他的部分都不要。船员们上前搭讪,塞给他们一人一包万宝路,将鱼头和鱼骨带回船,交给厨师烹制。

一名钓鱼俱乐部船员目睹我们天天来买“废料”,就带着疑惑上前询问,我们热情地邀请他到南海502船品尝鱼汤。持有三级厨师证的厨师大显中国厨艺,一锅热滚滚浓香四溢的鱼头鱼骨汤端上桌,外国船员几口下肚赞不绝口,大家从此交上了朋友。

1999年5月的一天,美国休斯敦加尔维斯敦港内,三名美国修理人员登上南海502船修空压机排烟管。经仔细检查和询问,得知排烟管隔热材料是石棉时,他们一下子如临大敌,嘀咕一阵后,一人匆匆离去,两人拉起了警戒线。随后,一辆小轿车开到南海502船边,那位匆匆离去的修理工提着一个工具箱上船,打开箱子取出防护服和防护头盔穿戴上,然后请我们的大管轮离开。大管轮带着迷惑的表情来到餐厅告诉大家这个奇闻,大家纷纷到船舱后门隔着玻璃舷窗观望。只见三名美国修理员身着白色防护服,头戴防护头盔,小心翼翼地拆卸排烟管铁皮。他们每拆卸一块就立刻把石棉材料装到塑料袋里。

当时我们在国内装卸排烟管的时候,顶多就是修理人员戴上口罩而已。我们自己日常维护保养也用过不少石棉材料,从没想过要防护,外国人的安全防护措施真是比我们到位。

还有一次,我们找美国工人修理被刮坏的雨棚。修理工程已进入尾声,只见几名美国工人用手持砂轮机先打坡口,然后电焊,焊完一段后,再停下来仔细打磨焊缝,打防锈油漆,好像不是焊接钢板而是在绣花。他们的工作进度极其缓慢,更换一块不到三平方米的钢板用了整整七天。大家看着他们,有的着急,有的感慨。在我们追求速度、追求短时效益的年代,对质量和安全确实不够重视。

我们南下大西洋,大家晚饭后有散步的习惯,每每看到在美国换的那块钢板崭新如初,踏在脚下特别扎实,我们也慢慢悟出了质量和安全的重要性。

奔赴南美

1999年9月,我们向南美进发,途中还要为美国安然石油公司作业1000公里。我们的设想是边航行边进行测试,主要测试新空压机的性能。没想到,新空压机在大容量的情况下正常工作20多分钟就自动停机,显示机舱温度超标。怎么办?是带着毛病前往巴西还是后撤?

当时,我们在离开休斯敦之前就与巴西一家公司签订了合同。如果不按时到达,将会被罚款。我们向巴西方面说明了情况,要求宽限几天,他们最终给了十天时间,否则将是每天两万美元的罚款。为了赶上进度,我们决定通过代理找一家修理公司尽快解决机舱温度问题。问题解决后,我们立即开往特立尼达为安然石油公司作业,作业十分顺利,平均日完成工作量都在100公里以上,原计划一个月的工作量十几天就完工了,为巴西作业抢回了时间。

巴西海域是多用户船作业,雇主是美国地球物理公司TGS,它专门采集世界各地尚未勘探的沉积盆地地球物理资料,然后卖给不同的公司。因为买家不限于一家,所以称为多用户作业,价格上也会优惠。这次在巴西海域有好几条船同时作业,他们船大避让困难,我们只好主动避让。虽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我们的设备一直处于最佳状态,空压机工作十分给力,一点儿故障也没有,至2000年元月初已完成测线7000多公里。

巴西作业未完,我们又接到了西非作业任务。经过短时间的休整补给,于2000年4月11日开往西非。

吃在西非

2000年4月11日,我们从巴西横渡大西洋开往非洲加蓬,26日到达加蓬利伯维尔锚地,历时16天。25日8点25分,我们经过了经度、纬度都是0的地球原点,全体船员都感到非常自豪。

到达加蓬后,由于等待作业任务和安装设备,我们在海上等待了一段时间。眼看食品尤其是新鲜蔬菜快吃完了,我们决定上岸采购。非洲人不怎么种菜,想买新鲜蔬菜简直难上加难。后来我们通过代理购买了食品,没想到非洲的食品非常昂贵,而且大多是速冻食品,一磅速冻菠菜就要3美金,简直不敢吃。

我们离开巴西时驻船加拿大作业监督说非洲的水不能喝,于是我们在巴西买了消毒水。但是补给后我们发现,加蓬的水非常清亮,换班的操作员带了点儿水到天津化验,结论是“比塘沽的水质要好得多”。

我们于2000年9月11日到达利比里亚海域作业,直到2001年1月28日,是利比亚的二维多用户作业,雇主还是TGS公司。在139天的时间里,我们安全高效地完成了二维物探采集作业。

南海502船连续多年在大海上奋战,看上去已经成了一艘锈迹斑斑的“渔船”。2001年3月24日,我们从塞拉里昂Freetown开赴直布罗陀(Gibraltar),公司要求在直布罗陀Came-lar船厂大修。

船进坞那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在船坞里的水快放干的时候,各种鱼虾在干坞里活蹦乱跳。一些船员见此情景两眼放光,纷纷赤脚下坞捉鱼,坞上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下午,经理召集全体船员开会。会上,平日温和的船长用严肃的语气将“坞底捉鱼”的事进行了批评,强调公司有“海上七不准”规定,虽然是捉鱼,一样违规,属不安全行为,一定要杜绝!

画鸡过年

“Doctor,myheartnogood.”这句中国腔英语在南海502船成了广为人知的“典故”,意思是“医生,我的心脏不好。”

2000年8月,南海502船在塞拉利昂作业,一位姓李的船员心律不齐。当时船上没有医生,只有换班时从国内带过来的药品,他服用了两天仍不见好转。到达特马港后,岸基人员立刻带他到医院看病,英语顶呱呱的岸基人员试图用专业用语介绍病情,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交流了半天,医生还是听不懂。病人看着着急,拉开岸基人员,直接对医生说:“Doc-tor,myheartnogood.Bang!Bang!stop!”医生笑着说:“Isee,Isee.”并立刻开好药方。

后来,这个故事在南海502船广为流传,激励着大家在异国他乡独闯江湖、勇敢开口。不管是买菜购物还是换班进出关,大家都渐渐敢于用简单的英语单词交流,在异国他乡的作业生活变得更加顺利。

2001年大年初一,旭日东升,晨光透过舷窗照进舱室。作业的炮声有规律地隆隆作响,经理听着却总觉得有点儿异样。“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是物探作业中人尽皆知的口头禅,往常伴随着正常作业的隆隆炮声,船上会弥漫着一种兴奋和活跃的气氛,可是今天却格外寂静。

经理走进餐厅,里面没人,电视上播放着不知是哪一年的央视春晚录像。面对只有馒头、白稀饭和腌制洋葱的伙食,经理苦笑着摇摇头:“船上快要‘断顿儿’了,这可是大年初一啊!”他拿起一个馒头走到餐桌前坐下,刚咬了一口,抬头就看见黑板上画着风格各异的鸡、鸭、鱼、饺子,还有“春节快乐”四个大红粉笔字。看样子不止是一个人的手笔,原来大家都惦记着过年呢。想起昨晚的“年夜饭”除了南瓜就是土豆,还有几片洋葱,经理的眼睛变得模糊起来……

经理哽咽地将这些情况汇报给总部,总部指示每位员工可用海事卫星电话与家人通话5分钟。卫星电话一分钟2.5美元,38名员工每人5分钟,在公司经营艰难时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事后经理查阅了通话记录,不管是老员工还是新职工,没有一个超过5分钟的。多好的弟兄,多好的团队啊!

还有三天左右就能完成整个作业,在非洲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我们克服补给港远、食品短缺等困难,还欠下大家一顿必不可少的年夜饭。经理想,等到了加纳特马港一定给弟兄们补办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把黑板上画的鸡、鱼、饺子变成香喷喷的佳肴。

黑板上的粉笔画终究会被抹掉,抹不去的是南海502船员回忆中的“画鸡过年”。

经过5年多的海外漂泊,南海502船已经步入暮年,需要休整了。2004年3月,我们离开非洲加纳的特马港回国,经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红海,沿古丝绸之路经斯里兰卡、马六甲海峡,穿过印度洋回国,回到祖国怀抱。

2004年5月2日清晨,我们迎来了驶入中国领海的第一缕朝阳,全体船员怀着激动的心情集合在甲板主桅杆下,由船长主持举行了庄严的升国旗仪式。6点20分,旭日东升,在一名共产党员的护旗下,南海502船党支部书记、经理在全体船员同声高唱的国歌声中,将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出国五年多来,这主桅杆上无数次升起不同国家的旗帜,今天这面五星红旗倍受全体船员的注目,大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在过去的五年多时间里,我们进行地震作业数万公里,环绕地球整整一圈,这是改革开放后海上物探的一次成功尝试。回国后,南海502船修修补补,又继续工作了十二年,直到2016年才拆船,为中国的海洋石油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作者 吴金保 桂兴灵 卢华聪 ,吴金保为原中海物探南方公司总经理,桂兴灵为原南海502船经理,卢华聪为原南海502船船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