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 探索具有海油特色创新之路 > 关注创新 > 正文
冲破思维藩篱 吹响创新号角
发布时间:2017-05-02
——总公司首届创新大会侧记

“创新事关国家和企业的前途命运,希望此次创新大会能够切实吹响海油创新的‘号角’,充分调动广大干部员工创新创造潜能,真正实现用创新发展新技术、培育新业态、打造新动能,为建设中国特色国际一流能源公司作出新的更大贡献!”923日,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杨华在总公司首届创新大会上掷地有声地说。话音一落,会议大厅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20146月以来,国际原油价格断崖式下跌,至今仍在低位徘徊。今年上半年,全球石油公司上游业务几乎全部亏损。眼下,中国海油也面临着严峻的生存考验,全公司正同心提质增效,志在打赢“求生存、谋发展”的攻坚战。

运用常规手段挖潜降本之外,创新是一条不二之路:用管理创新激发组织活力,用科技创新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用商业模式创新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管理创新为创新松绑!

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在会上说:“禁锢我们思维的藩篱是习惯的管理经验。要想有所创新,首先要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

真正的创新,需要管理者先谋变,改变思维模式和管理方法。

小组讨论时,不少代表向束缚创新的管理体制“开炮”。“每个人都有创新力,但因为我们的体制机制不科学,人的创造力被束缚了,所以创新一定要从改革体制机制做起。”总公司党组纪检组副组长、监察部总经理陈益民说。

总公司党组秘书、办公厅主任朱烈斌也有类似体会,他说,人各有所长,管理者要思考怎样把人的长处用到极致。尽管我们强调团队至上和集体主义,但也不能因此消磨了员工的个性。

“现有的一系列晋升制度和评价制度在某种程度上激励了年轻人,但往往也成为他们的枷锁。大家在做一件事情前,首先要想能不能写成论文,能不能积分,创新的活力因此大打折扣,”总公司总经理助理、总法律顾问陈伟坦言,“彻底抛弃这些制度不现实,但总公司能做的是尽最大可能去鼓励创新,尊重科研人员、尊重科研成果,给予他们更多的自由,少一些权力介入,少一些官僚气息。”

创新大会这一天,陈伟新官上任,党组任命他为总公司创新办公室主任的文件刚刚下发。他知道,这个担子很重。发言结束,他不忘呼吁参会代表“多多支持创新工作,多多支持创新办公室。”

关于陈伟提到的评价制度的问题,另一小组的海油工程总裁周学仲差不多同时讲了一个故事。公司有一名退休工人曹建军,专业本领很强,用电话连线就能在陆上指导海上电路维修,但因发表论文的数量不够,老曹到退休都没有评上高级工程师。

条条框框的评价机制是激励人的通道还是束缚人的枷锁?创新管理需要怎样的制度设计去引导,又需要留下多大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制度空间?

进出口公司财务总监侯晓说,创新来自于扎实的基础工作,要夯实创新的基础,加大基础管理的厚度和强度。

海油发展总经理、党委书记霍健认为,创新的顶层设计要和基层呼应,形成上下互动的模式。他提出三个关键词——引导、长效和均衡。如果制度上不引导,创新没有焦点,容易泛化;创新不搞一阵风运动,在政策和投入上要长期坚持;要注重均衡,鼓励创新的同时,不能忽视了那些安分守己、兢兢业业的员工。

科技创新贵在宽容,难在坚持!

创新大会的开场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高旭东教授的主旨演讲。他与大家分享了一个有关创新的小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IBM一位年轻的经理,他花费公司1000多万美元研发一项新技术,结果以失败告终。年轻人面露难色,对IBM的总裁沃森说:“沃森先生,我想,您希望我辞职。”没想到沃森的回答竟然是:“不要开玩笑,我们不过是花1000万美元使你受教育。”士为知己者死,想必这位年轻人从此痛下决心,立志为公司的创新事业“上刀山、下火海”。

曾在科技一路担任管理者多年的陈伟想,如果沃森的回答是一顿臭骂,那么恐怕公司的年轻人日后都不敢再越创新的雷池一步了。高旭东教授分享的这个故事触动了许多代表的心。“要宽容年轻人的创新失败,建立容错机制为他们撑腰。”南海西部石油研究院开发总师张辉说出了基层科研人员的心声。

杨华在大会上的总结讲话回应了代表们的关切,明确提出,要探索建立容错机制。公司下一步要研究出台关于考核免责机制的意见,制定规范的免责制度、工作程序和免责标准。

“耐得住寂寞”“坚持”是不少过来人进行科技创新的心得。总公司副总地质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邓运华说:“创新需要坚持。油服的随钻测井和旋转导向是海油科技创新的典范,这是在很多年苦心研究的基础上才做出来的。”中海油服党委书记董伟良说,科技创新的难度很大,首先需要坚忍和长期坚持。

小组代表各抒己见后,董事长杨华在讲话中也重申了坚持的重要性:“科研人员要克服功利心,耐得住寂寞,抵挡得了诱惑,扎扎实实做出科研成果。”同时,他指出,要解决创新的动力问题,做到物质激励和精神激励相结合。

科技创新离不开宽容的氛围,离不开长期的坚持,但也不能失准,要聚焦公司的核心问题。“科技创新要有方向,要紧贴海油实际,集中力量去解决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的核心问题。”渤海石油管理局总地质师薛永安说。

研究总院工程研究设计院院长周晓红提议要鼓励基层创新,“在低油价‘寒冬’下,很多研究人员解决了生产中的某一个小问题,虽然他们的研发并不很‘高大上’,但这样的一群人也应该受到重视。”

基层创新如星星之火,并不炫目,但那股生生不息的力量绝对不可忽视。荔湾3-1平台总监王飞说,平台上的一线操作人员正逐渐将创新由外部压力转换为内生动力。南海东部石油管理局推行的“海油好点子”为基层创新提供了平台,只要持之以恒去做,三五年就会见到效果。

创新商业模式重塑竞争力!

参加小组讨论时,总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武广齐语重心长地说,大家是否留意到董事长报告中的一句话——公司发展正陷入平庸化的陷阱。武广齐透露,公司党组在审议报告时曾犹豫要不要用“平庸化”这个词,反复思索之后,最终决定让它出现在报告中,以警醒员工,让公司上下认清现实。

对中国海油来说,“平庸化”实在难以接受。过去30年来,中国海油实现跨越式发展,海油人曾经骄傲,公司是创新的产物,对外合作的理念创新、海上油气田勘探开发的技术创新、专业化分离和分拆上市的管理创新成就了独一无二的中国海油。但是现在,前一阶段的改革红利在消失,再加上行业不景气,公司正一步步走向平庸……公司需要重塑竞争力。

商业模式创新能否给公司的传统业务注入活力,能否为公司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平庸化”,海油人不答应。

会上,总公司信息化部总经理尤钊瑛作了题为“利用互联网思维创新业务发展模式”的报告。中国海油开始拥抱“互联网+”,试图用最新的技术改造公司的生产链和销售链,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电商和传统的油气生产擦出火花,内外融合的“互联网+”商业生态圈在海油雏形已现。气电集团正在完善电商平台,网上交易LNG已成为现实。

如何创新商业模式,不同业务板块的领头人在努力想办法。

“气电业务是总公司商业模式上的一次重大创新。我国的能源消费趋向低碳化和清洁化,天然气是最现实的替代能源。公司要把这块业务发展好、维护好。”气电集团副总经理邱健勇说。

有限公司原油与天然气销售部总经理郑保国关心天然气的销售问题。他说,制度改革和体制改革是商业模式创新的源头动力。我们的天然气销售模式存在瓶颈,一定要通过模式创新取得突破。

谈到商业模式创新问题,总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袁光宇说,集团内部上下游一体化是有道理的,这是石油行业的需要。但甲乙方一体化从概念上讲是有道理的,实际效果还有待检验。

山东海化是中国海油的“困难户”,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方勇期望通过创新商业模式扭转困局。“在掌握企业特点的基础上,调查、研究、总结、反思,学习行业先进的经营模式,拿出盐田实验,模拟市场化,承包给员工,争取用两到三年时间夺回盐化工领域的龙头地位。”他说。

新思路孕育新变化,新模式释放新潜力。创新的巨轮已经起航,曙光就在不远的前方。(记者 张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