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 年度海洋人物之海油人 >  > 正文
海上铁人郝振山
——记中海油服南海二号钻井平台经理郝振山

一束橘红色的火焰从钻井平台高耸的燃烧臂中喷射而出,霎时照亮了孟加拉湾漆黑的夜空和蔚蓝的海面。2006年2月22日,缅甸第一口高产气井——马雅1井的重大发现改写了该国油气工业的历史。

而完成此次海上钻井作业的是一艘来自中国的钻井船——中国海油南海二号。坐镇指挥的正是平台经理郝振山。

接下来,南海二号钻探的3口井都获得了高产油气流。“我看南海二号的‘2'应该改成‘1',你们就是孟加拉湾的NO.1!”缅甸能源部长伦西塔视察平台时说。不久之后,南海二号的图片和事迹被收藏进缅甸的国家历史博物馆中。

“越是紧急时刻头脑越冷静,有大将之风”

2006年初,历时21天,郝振山率南海二号抵达孟加拉湾。这是我国半潜式钻井平台在国际油田服务市场的首次亮相。

一天,甲方聘请的作业经理比尔把一份作业方案交给郝振山执行。郝振山看后发现,如果照此作业肯定会出问题。于是,他找到比尔商量调整方案。这位60多岁的加拿大监督看着和自己儿子同龄的郝振山,就说了一个字——“No”。几番沟通,他都拒绝采纳郝振山的建议,坚持按原方案执行。

钻机轰鸣,进行到一半时,果然出现了郝振山所说的问题,作业被迫中断,比尔一下慌了手脚。就在这时,郝振山把早已写好的问题处理方案送到了比尔眼前。比尔接过方案,红着脸说不出话来。按照郝振山的办法,他们迅速将问题解决,把损失降到了最低。“Chinese,good job(中国人,好样的)!”事后,比尔由衷地说。

就在郝振山的技术越来越被甲方认可的时候,一场对心理素质的考验不期而至。

2006年4月28日晚7点,一股强台风迫近孟加拉湾。郝振山坐镇仰光,指挥南海二号上的员工撤离平台。10点左右,材料主管钟文辉冲进郝振山的办公室,神色慌张:“有两个压载舱室发生串水,平台无法正常升船。”压载舱出问题可不是小事儿,郝振山暗自心惊。

对于“漂”在海上打井的半潜式钻井船来说,在海水中的沉浮位置主要依靠船体底部的28个压载舱来调节:注水船沉,抽水船升。同时,为了保证船体平衡,钻井船出厂时就随身“携带”了压载方案,对每个舱室的注水量做了严格的规定。两个舱室间串水无疑打破了这种平衡。

“尽快升船查找具体原因,尽量修复。”郝振山不动声色。指令发出两个多小时后,南海二号传来消息:串水的原因是两个舱室之间的阀门因老化而无法关严,要想修复必须等到船进干坞后才行。

郝振山双眉紧锁,走到窗边。天气格外闷热,仿佛已经可以嗅到台风的味道。如果问题无法解决就意味着:要么有人冒险留下,随时调节压载舱的水量保证船体平衡;要么全员撤离,南海二号很可能在台风的袭击下,倾覆在孟加拉湾。钟文辉急得在屋子里转圈,设备主管魏红球也紧张得手脚冰凉,“脑子里反复出现的只有几个字‘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郝振山眼睛一亮:“把那两个舱都抽干或都灌满,防止串水,再据此调整其他舱室的水位。”话一出口,一旁的钟文辉两眼放光:“对啊!为啥非抱着出厂时的压载方案不放呢!”船上剩下的30多名员工听说后都松了口气。一番计算、调整后,凌晨3点,南海二号顺利升船,完成撤台准备。拂晓,所有人员安全撤离。

事后,一位甲方监督这样评价郝振山:“越是紧急时刻头脑越冷静,有大将之风!”

“到了海外,我们就代表中国”

在缅甸打响第一炮后,郝振山带领团队随即转战印尼。

打了两口井之后,郝振山发现,甲方聘请的那位马来西亚监督一有时间就回到办公室,捧着书本,跟着电脑光盘,咿咿呀呀地学中文。

有一天,郝振山忍不住问:“您觉得我们用英语沟通有问题吗?”

“没有啊。”

“那您为什么要学中文呢?”

“我想再多干几年呀!”这位年近六旬的监督笑着说。

他告诉郝振山,他干监督干了30多年,看过很多钻井船,“大多数平台经理都是跟着我的思路走,只有你总能想到我前面。我观察了你们的技术和管理水平,如果能一直保持下去,这支队伍是没有对手的;如果中国其他的钻井平台都像你们一样,将来这片海域的钻完井服务市场可能都是中国的。”

“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郝振山说。从带领南海2号走出国门那天起,他就肩负起了“开拓国际市场”的使命。他常对员工说:“到了海外,我们就代表中国”、“今天的质量就是明天的市场”。

然而,走出国门就意味着单兵作战,不能靠也不能等。

出发前,因无先例可循,他组织船上各部门负责人反复讨论、确定必要的储备物资和数量。由于准备充分,作业期间,南海2号的工作没有因为零件损耗、供给不足而耽误过一天。

每一个合同执行之前,他都要进行实地考察,从员工的倒班路线到其间的吃饭和住宿,他都会亲自体验一遍;每次登船检查,上到平台最高点的天车,下到最低点的泵仓,每个角落他都不放过;对每一次作业方案的反复推敲,对项目关键点的严格把控也使挑灯夜战也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一年半的时间,尽管要在缅甸和印尼两地间辗转,南海2号依然创下了无人员伤亡事故、无人为操作引发的设备事故、无海洋污染投诉、无综合治理问题的“四无”记录。甲方两次为南海2号“涨工资”,船租从每天7万美元增加到15万美元。

说起那时候的郝振山,不少员工不约而同地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酷”。从未当过兵的郝振山有着与生俱来的军人气质,很多员工领教过他的军人作风:“工作要求哪天完成,夜里12点过一分钟都不行。”郝振山说:“我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在外闯市场,没有诚信怎么行?”

然而,一位与他共事多年的甲方作业经理陈伟宁却这样评价他:“外表一块冰,内心一团火。”对于这一点,南海2号上的外籍员工深有感触。

按照合同,南海2号在外作业期间须雇佣了一些当地员工。在印尼,大多数当地员工是穆斯林。郝振山事先认真了解了当地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得知他们每天要做五次祷告。尽管平台上房间非常紧张,但他还是想办法腾出了一个10平方米大小的房间,专门作为他们的祈祷室。

2006年10月,是莫斯林的斋月。此时,南海2号的作业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按照伊斯兰教规,当地雇员在日出至日落期间不能进食。而他们从事的大都是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一天不吃不喝,身体肯定吃不消。

为保证作业安全,郝振山做了周密的安排和细致的思想工作。斋月期间,印尼员工只从事一些相对轻松的辅助性工作,他们的工作岗位全部由中方员工顶替。

“不管员工是黑皮肤还是黄皮肤,只要上了南海2号,都是自家兄弟。”郝振山从来不见外。为了让平台员工感受到家的温馨,他提议每周举办一次员工生日PARTY,并亲手将贺卡送到“寿星”手中。无处不在的关爱温暖着外方员工的心。有时倒班时间还没到,外方员工就要求回平台上班。问及原因,他们操着并不熟练的汉语真诚地说:“这里比家好。”

“你手中的刹把早晚是我的”

不少认识郝振山的人都说,他像极了《亮剑》里那个粗中有细的李云龙。每当这时,郝振山的脸上都会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南海2号的员工都知道:“《亮剑》是他的最爱,‘敢于亮剑'是他的口头禅!”

1989年,郝振山一毕业就进入中国海油,成了南海6号钻井船上的一名甲板工。

干了不到一个月,师傅看他头脑灵光、干活儿不惜力,就想提他当钻工。“我不干。”第一次升职的机会,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原来,南海6号是当时国内最先进的半潜式钻井船,很多重要岗位聘请的是外国专家,“我的基本功还不扎实,不能上钻台去给中国人丢脸。”

一年之后,郝振山上了钻台。钻井的核心工种是司钻。白天,郝振山一干完活儿就跑到司钻室外面,伸着头看外国司钻如何操控刹把。晚上,他抱着外文技术资料,一个词一个词地“啃”。有一天,司钻发现了正在“偷师”的郝振山,面露不悦:“你看什么?”一句话激起了他的倔脾气:“你手中的刹把早晚是我的。”后来,郝振山真就成了南海6号上顶替外方司钻的第一人。

从平台的最低岗位甲板工,到最高岗位平台经理,16年的时间,郝振山一步一个脚印,练就了一手海上钻井的好把式,也无师自通地琢磨出一套管理方法。兄弟平台的负责人说郝振山是带队伍的“智多星”,“管理的招数多得很!”

他到南海2号之前,每次公司进行综合考核,南海2号总是排名中下游。2005年7月,郝振山被调至南海2号任平台经理。走马上任前,三位领导给他打电话,让他从原来的平台上带走一两个得力干将,协助他改变南海2号的面貌。结果,他一个人都没带,只带了个目标来:半年内,让南海2号进入综合考核前三名。

一上任,他就开始推行目标管理。“进入考核前三名”的目标被分解到平台的各个部门。

紧接着,为了调动员工积极性,郝振山连续出招。先是设立了“流动红旗”,每周评选一次。随后,他根据平台上老中青三代操作工人的不同特点,实施了激励计划。他设立“优秀师傅奖”,鼓励年纪稍长的操作人员带好徒弟;设立“科技创新奖”,鼓励中青年操作人员钻研业务,进行技术革新;设立“集体荣誉奖”,鼓励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写报道、写论文,展示自身才华。所有获奖者的照片和简介都会被张贴在平台的“光荣榜”上。

此后不到半年,南海2号果真在公司的综合考核中跃升至前三甲。

2007年,公司要推荐郝振山参评中国海油总公司劳动模范。“我不干。”郝振山找领导商量,“工作都是大家做的,推荐南海2号这个集体行不行?”最终,南海2号凭借出色的业绩顺利当选总公司先进集体。

事后,有人说郝振山“犯傻”。他却呵呵一笑:“我才不傻呢!集体有了荣誉,其中的个人就会有荣誉感,工作起来才能更有动力。”

几年的功夫,南海2号上涌现出多位中国海油金牌司钻、央企青年岗位能手、技能标兵等高级技能人才,仅2009年一年就向兄弟平台输送了19名工程师以上的成品人才。

“海洋石油人责任重于泰山”

首次出国作业的17个月间,郝振山带领这支110人左右的队伍实现年产值3.6亿元,利润2.3亿元,刷新了我国钻井平台日费率和年收入等多项纪录。

2007年3月,南海2号凯旋。久别重逢的女儿一见郝振山却吃了一惊:爸爸原本黑亮的头发竟白了一半!那年,郝振山刚满38岁。

关于作业期间的经历,他有讲不完的故事,最后总要加上一句:“怎么样,咱们的队伍厉害吧?”随即放声大笑。而孟加拉湾的风暴,浪挲海域的烈日,他却轻描淡写,一带而过,“海洋石油人责任重于泰山。再多的苦和累,与责任相比都不值一提。”

问起家人,他一脸愧疚。他说,在海上,听到年过七旬的父母生病时最揪心;回家后,看到女儿小时候陌生的眼神最难受。

也正因为如此,他更能体谅弟兄们的感情。每年春节,他都尽量让其他员工回家,自己选择留守。妻子钟双梅已经记不清他有多少个春节没有在家过了,“平时即使休假回到家,只要作业没结束,他的心就还在船上。”

钟双梅有个愿望,那就是亲眼去看看南海2号,“每次船靠岸,我们都不忍心去,怕打扰他工作。”“为什么想去看呢?”钟双梅沉默了一会儿说:“因为,他跟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

2008年,南海2号凭借首次海外作业的出色表现,为公司赢得了第一个海外一体化服务合同。这回,中国海油派出的是一支包括钻井、固井、测井、录井等工种的整装队伍,敲开了国际油田整体化服务市场的大门。目的地还是缅甸,而此时的南海2号已经有了一个别名,那就是“中国的海上钻井铁军”。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版权所有
策划:马群 贾红涛  编辑:贾红涛  审核:王志良 赵丹梅
基于博卡先锋SiteEnglie 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