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初心不老
发布日期:2018-09-1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在研究中心的一次技术讨论会上,陈孝格(左二)与同事在讨论问题。

1960年毕业后,陈孝格被分配到银川石油勘探局。初到工作地,陈孝格在野外打井、打垒,一干就是几个月。在那个粮食紧张的年代,一碗黄米饭、一碗菜汤就是一顿饭。食物少,活儿又重,工友看见他却说:“你好像长胖了。”去当地卫生所一检查,才知道他是因为营养跟不上出现了浮肿。卫生所给他开了米糠和糖做的丸子补充营养和体力。当时的陈孝格没想过苦不苦,只想着能在这里锻炼自己,作出应有的贡献。

1963年,陈孝格被派往银川仪器修理站参加51型地震仪大修工作,主要负责测定元器件的参数和挑选元器件。这项工作听起来容易,但背后的艰苦难以想象。为了保证地震道的一致性,他需要从500个同类型的电子管中挑选出26个性能最接近的。电阻电容也是这样的标准。凭借着细心和坚持,陈孝格顺利完成测定和挑选任务。

上世纪80年代初,陈孝格转到物探局南海油气资源评价所(海洋石油勘探开发中心前身)工作。从现场到科研,他的钻研精神不曾改变。想起早些年看到的一篇论文油印件,他对里面关于地震记录的精确逆解部分很感兴趣,于是提出了“地震波直流理论”并开始研究。研究结果引起了物探局的关注。石油部将他的文章印发给国内10位地球物理专家,有6位专家回信,其中3位支持,3位反对。“他们3比3打平了。”陈孝格打趣地说。因为一直沉心自己的研究,他还拒绝了一次去英国BP公司学习的机会。“我的英语应付不了这种场面,不如专心做我擅长的事情。”他告诉领导。

1986年,陈孝格一家搬进了高碑店海油大院。在大院工作的10年里,办公楼主楼5层的物探室就是陈孝格的一方小天地。直到退休,他一心钻研的习惯也没有改变。关注海洋石油行业的动态,四处收集资料,有新的想法就去地震实验室做实验,与相关领域专家交流沟通,去海洋石油勘探研究院作报告,陈孝格努力将自己的理论传递给更多的研究人员,与他们进行探讨。

说起自己的父亲,女儿陈缨的形容就一个词——执拗。“我爸他这个人太执拗,认准了一件事就不放弃。”在陈缨眼里,父亲退休了还坚持研究就是一种“执拗”。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院里的人走一批又来了一批,一直不变的就是院门口那棵挺拔的大松树和陈孝格的“老研究”。每次回到家里,陈缨总能看见父亲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做着他的研究,就像中学时在院里打完排球,回到家也总是看见正在工作的父亲一样。

在生活中,陈孝格也“执拗”。外出坚决不让儿女接送,最多只让他们送到高碑店火车站,不管行李多重,他提上就走。老伴儿的眼睛不好,在家一直是陈孝格做饭,儿女来了他也不肯离开灶台,坚持自己做饭。

不知不觉到了放学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孩子们嬉笑的声音。陈孝格抬头看着窗外的主楼说:“我已经太老了,但我们的下一代风华正茂。希望他们能够认真钻研,给海洋石油行业作出更大贡献。”

在高碑店基地离退休职工活动中心,陈孝格拿着前些天刚刚整理好的研究材料起身,准备回家给老伴儿做晚饭。走到楼梯口又转身指着窗外的主楼对记者说:“看,那就是我工作的地方。褚靖瑜 撰文 注:陈老退休前为海洋石油勘探研究院勘探部高级工程师。)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初心不老
发布日期:2018-09-1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在研究中心的一次技术讨论会上,陈孝格(左二)与同事在讨论问题。

1960年毕业后,陈孝格被分配到银川石油勘探局。初到工作地,陈孝格在野外打井、打垒,一干就是几个月。在那个粮食紧张的年代,一碗黄米饭、一碗菜汤就是一顿饭。食物少,活儿又重,工友看见他却说:“你好像长胖了。”去当地卫生所一检查,才知道他是因为营养跟不上出现了浮肿。卫生所给他开了米糠和糖做的丸子补充营养和体力。当时的陈孝格没想过苦不苦,只想着能在这里锻炼自己,作出应有的贡献。

1963年,陈孝格被派往银川仪器修理站参加51型地震仪大修工作,主要负责测定元器件的参数和挑选元器件。这项工作听起来容易,但背后的艰苦难以想象。为了保证地震道的一致性,他需要从500个同类型的电子管中挑选出26个性能最接近的。电阻电容也是这样的标准。凭借着细心和坚持,陈孝格顺利完成测定和挑选任务。

上世纪80年代初,陈孝格转到物探局南海油气资源评价所(海洋石油勘探开发中心前身)工作。从现场到科研,他的钻研精神不曾改变。想起早些年看到的一篇论文油印件,他对里面关于地震记录的精确逆解部分很感兴趣,于是提出了“地震波直流理论”并开始研究。研究结果引起了物探局的关注。石油部将他的文章印发给国内10位地球物理专家,有6位专家回信,其中3位支持,3位反对。“他们3比3打平了。”陈孝格打趣地说。因为一直沉心自己的研究,他还拒绝了一次去英国BP公司学习的机会。“我的英语应付不了这种场面,不如专心做我擅长的事情。”他告诉领导。

1986年,陈孝格一家搬进了高碑店海油大院。在大院工作的10年里,办公楼主楼5层的物探室就是陈孝格的一方小天地。直到退休,他一心钻研的习惯也没有改变。关注海洋石油行业的动态,四处收集资料,有新的想法就去地震实验室做实验,与相关领域专家交流沟通,去海洋石油勘探研究院作报告,陈孝格努力将自己的理论传递给更多的研究人员,与他们进行探讨。

说起自己的父亲,女儿陈缨的形容就一个词——执拗。“我爸他这个人太执拗,认准了一件事就不放弃。”在陈缨眼里,父亲退休了还坚持研究就是一种“执拗”。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院里的人走一批又来了一批,一直不变的就是院门口那棵挺拔的大松树和陈孝格的“老研究”。每次回到家里,陈缨总能看见父亲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做着他的研究,就像中学时在院里打完排球,回到家也总是看见正在工作的父亲一样。

在生活中,陈孝格也“执拗”。外出坚决不让儿女接送,最多只让他们送到高碑店火车站,不管行李多重,他提上就走。老伴儿的眼睛不好,在家一直是陈孝格做饭,儿女来了他也不肯离开灶台,坚持自己做饭。

不知不觉到了放学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孩子们嬉笑的声音。陈孝格抬头看着窗外的主楼说:“我已经太老了,但我们的下一代风华正茂。希望他们能够认真钻研,给海洋石油行业作出更大贡献。”

在高碑店基地离退休职工活动中心,陈孝格拿着前些天刚刚整理好的研究材料起身,准备回家给老伴儿做晚饭。走到楼梯口又转身指着窗外的主楼对记者说:“看,那就是我工作的地方。褚靖瑜 撰文 注:陈老退休前为海洋石油勘探研究院勘探部高级工程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