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40年,我的海油芳华
发布日期:2018-08-08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1992年张英作为中方派出的技术人员在南海韩国现代HD1000船上。


2008年张英(左)去渤中34-1CEP等平台进行项目回访。 

1978年,按照国家加快唐山灾后重建的要求,我跟随时为国家建委四局建筑工人的父母离开山清水秀的贵阳,来到塘沽,为海油员工修建石油新村,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中国海油将是我付出半生的地方。

从贵阳来到天津,北方寒冷的天气以及灾后的荒芜,对于我们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当时,所有人住的都是临时搭建的帐篷,一个帐篷住两家人,在中间用布帘隔开。由于帐篷老旧,漏风滴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冬天,寒风从帐篷的缝隙中吹进来,直入骨髓。我们来自南方的孩子,不管用多厚的棉衣包裹自己,脸上、手上以及脚上还是会有冻疮。夏天,单层的帆布无法抵挡太阳的炙烤,此时最希望的就是下一场大雨,可是真正到下雨的时候又得到处寻找容器接雨水……这样的帐篷我家一住就是三年,1980年才终于住进了自建的新楼房,从此有了安居之所。

1982年,技校毕业的我被分到当时任务繁重、人手紧缺的中海石油平台制造公司当焊工,成为一名真正的海油人。要强的我仅用三个月就学会了各种高难度焊接。

1983年,我参与了中国海油第一个国际合作项目——埕北油田开发项目的建设,为油田预制导管架和平台组块。当时安全设施不像现在这么完备,经常是一块工字梁搭在两边就成了一座临时栈桥,人走在上面提心吊胆。但当时大家都被大会战的精神鼓舞着,不分白天黑夜地干。以严谨细致著称的日方人员也非常佩服中国工人的干劲和态度,对项目的进展和质量都非常满意。

2016年,我又作为主管施工的项目副经理参与了埕北油田整体升级改造,看着这座自己参与建设并改造的油田感慨不已。

完成埕北油田建设的同一年,也就是1986年3月,本打算结婚的我服从组织安排,随着大队伍开赴阿联酋的一个小岛,开始了海外油田建设。初到国外,由于饮食习惯不同、水土不服等原因,我们经常上吐下泻。当地气温炎热,干活儿的时候经常感到头晕目眩,手脚无力。此外,与国外施工队伍在管理方式和工作习惯上的不同,造成了一些误会,使得外方业主对来自中国的施工队伍并不信任。

我们在国内一贯提倡“四个一样”,不管业主在不在场,工作的时候就拼命干,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但外方业主看到我们休息就会非常不满,因为国外的工人在他们面前总是显得很“忙碌”。因为这件事,外方业主多次向中方表达不满。

鉴于此,我们就独立出来,承包部分施工任务。承包后就有了对比,凡是中方人员承包的任务总是比外方的施工效率高很多,有的甚至要高一到两倍,外方业主终于认可了我们,称赞中国工人“努力而高效”。这段经历也让我们学到了国外的项目管理经验和工作理念,对公司以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89年,我从海外回国后被提拔为领班,带领一班兄弟们焊接了当时中国海油最长、最大的桩腿,目前它仍然屹立在中国的南海。在此期间,我被父母叫回天津,匆匆忙忙办完婚礼后又回到深圳投入到南海油田的建设中。就这样,在一个个项目中,在天南地北的奔波中,我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也得到了最好的历练。

在渤海油田上产3000万吨攻坚战中,作为区域项目经理,我带领维修公司渤南作业区项目组在2009年为公司创造了7395万元的产值。

从1978年至现在,我在海油已经40年。40年里,我从渤海到南海,从国内到国外,踩下了一串坚实的脚印。海油有我热爱的事业,也有我最宝贵的记忆。(张英 撰文 戴天禄 整理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40年,我的海油芳华
发布日期:2018-08-08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1992年张英作为中方派出的技术人员在南海韩国现代HD1000船上。


2008年张英(左)去渤中34-1CEP等平台进行项目回访。 

1978年,按照国家加快唐山灾后重建的要求,我跟随时为国家建委四局建筑工人的父母离开山清水秀的贵阳,来到塘沽,为海油员工修建石油新村,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中国海油将是我付出半生的地方。

从贵阳来到天津,北方寒冷的天气以及灾后的荒芜,对于我们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当时,所有人住的都是临时搭建的帐篷,一个帐篷住两家人,在中间用布帘隔开。由于帐篷老旧,漏风滴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冬天,寒风从帐篷的缝隙中吹进来,直入骨髓。我们来自南方的孩子,不管用多厚的棉衣包裹自己,脸上、手上以及脚上还是会有冻疮。夏天,单层的帆布无法抵挡太阳的炙烤,此时最希望的就是下一场大雨,可是真正到下雨的时候又得到处寻找容器接雨水……这样的帐篷我家一住就是三年,1980年才终于住进了自建的新楼房,从此有了安居之所。

1982年,技校毕业的我被分到当时任务繁重、人手紧缺的中海石油平台制造公司当焊工,成为一名真正的海油人。要强的我仅用三个月就学会了各种高难度焊接。

1983年,我参与了中国海油第一个国际合作项目——埕北油田开发项目的建设,为油田预制导管架和平台组块。当时安全设施不像现在这么完备,经常是一块工字梁搭在两边就成了一座临时栈桥,人走在上面提心吊胆。但当时大家都被大会战的精神鼓舞着,不分白天黑夜地干。以严谨细致著称的日方人员也非常佩服中国工人的干劲和态度,对项目的进展和质量都非常满意。

2016年,我又作为主管施工的项目副经理参与了埕北油田整体升级改造,看着这座自己参与建设并改造的油田感慨不已。

完成埕北油田建设的同一年,也就是1986年3月,本打算结婚的我服从组织安排,随着大队伍开赴阿联酋的一个小岛,开始了海外油田建设。初到国外,由于饮食习惯不同、水土不服等原因,我们经常上吐下泻。当地气温炎热,干活儿的时候经常感到头晕目眩,手脚无力。此外,与国外施工队伍在管理方式和工作习惯上的不同,造成了一些误会,使得外方业主对来自中国的施工队伍并不信任。

我们在国内一贯提倡“四个一样”,不管业主在不在场,工作的时候就拼命干,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但外方业主看到我们休息就会非常不满,因为国外的工人在他们面前总是显得很“忙碌”。因为这件事,外方业主多次向中方表达不满。

鉴于此,我们就独立出来,承包部分施工任务。承包后就有了对比,凡是中方人员承包的任务总是比外方的施工效率高很多,有的甚至要高一到两倍,外方业主终于认可了我们,称赞中国工人“努力而高效”。这段经历也让我们学到了国外的项目管理经验和工作理念,对公司以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89年,我从海外回国后被提拔为领班,带领一班兄弟们焊接了当时中国海油最长、最大的桩腿,目前它仍然屹立在中国的南海。在此期间,我被父母叫回天津,匆匆忙忙办完婚礼后又回到深圳投入到南海油田的建设中。就这样,在一个个项目中,在天南地北的奔波中,我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也得到了最好的历练。

在渤海油田上产3000万吨攻坚战中,作为区域项目经理,我带领维修公司渤南作业区项目组在2009年为公司创造了7395万元的产值。

从1978年至现在,我在海油已经40年。40年里,我从渤海到南海,从国内到国外,踩下了一串坚实的脚印。海油有我热爱的事业,也有我最宝贵的记忆。(张英 撰文 戴天禄 整理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