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南亚打“虎”记
发布日期:2018-08-2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气老虎藏于陆地、海洋的浅层地貌之下,其踪难觅,一旦现形,见者惊骇、遇者逃遁、触者伤亡。上世纪中叶三十年间,因浅层气井喷造成海洋石油钻井业界自升式以及沉底式钻井装置损失达15起之多,其中60%全损事件中,印度尼西亚爪哇海就发生两起。2002年8月,“渤海四号”自升式钻井船海外钻井作业目的地恰恰就是爪哇海。

1999年7月13日,“渤海四号”在渤海为菲利普斯服务期间,曾遭遇一只气老虎。是日,沉睡中的气老虎被高速旋转的钻头惊扰,液体、气体以及固相物质组成的混合体从百余米深的地层径直窜进隔水导管,挤进舷外放喷管夺路狂奔,冲出管口十余米。

气老虎冲破隔水导管外壁,顺势而上,在风平浪静的海面掀起直径20米、高度16米的巨形水柱。水柱携带的强大力量极有可能掏空“渤海四号”安身立命的地层,造成船体倾覆以及人员伤亡的重特大事故。

在平台老经理冯惠友的指挥下,平台采取了开放喷阀等一切紧急措施,仍然无法降服气老虎,只得拉响弃船警报。

全船人员撤离后,冯惠友率领班、司钻、平台工程师等六人组成突击队,紧急切断动力装置、封闭舱室,坐直升机撤离平台。

五百米高空,冯惠友透过舷窗看到“渤海四号”孤零零矗立在浪暴之眼,任由气老虎肆意妄为、啃咬吞噬,他心如刀绞,失声痛哭。

后来,新任平台经理周炳文不敢掉以轻心,他组织作业团队搜集印尼海域地质资料、分析历史数据、研判各种可能,结合自升式钻井船特点,制订出漂浮钻井作业遇有浅层气立即甩掉钻具、回收悬臂梁、紧急拔桩、拖船牵引的“四步”脱离危险区域的方法,据此形成的方案、流程也得到甲方认可。

“四步”脱离法可形象比喻为“打草惊蛇”,也就是主动将气老虎逼出地层,防止日后钻井船升船压载后被气老虎偷袭得手。专业描述则是:探井条件的地质构造上,“渤海四号”保持进场方向,预备探井井位后方合适位置,三只桩腿点桩入泥,以桩代锚,悬臂梁探出船舷些许,漂浮钻进至300米处。其间,司钻严密监视海水注入量、仪表参数以及钻进速率;船舷四周设置4个观察哨监视海面,如有气老虎喘气的气泡逸出,观察哨立即通报中控室;中控室应急处置中心汇总钻台信息,快速下达指令。中控室一旦确认气老虎行踪并下达指令,司钻紧急上提一柱钻杆,气动绞车强行打开吊卡,将转盘面以下钻具脱手井下。随即,钻台回收悬臂梁,中控室紧急拔桩,20%拖力待命的主拖船快速加力,确保钻井船第一时间逃离气老虎势力范围。

周炳文组织应急小组根据地层、海况及历史资料制订“四步”脱离应急预案并要求全员学习操作流程、熟知岗位职责。每一次拖航、漂浮钻井作业,周炳文均现场指挥,不敢有丝毫懈怠。一次,他高烧39摄氏度,输液瓶挂在中控室天花板上,仍坚持工作。

在印尼海域作业期间,“渤海四号”进行漂浮钻井作业十余次,未发现海床下藏有浅层气。但在探井作业中,还是擒获一只气老虎。

2002年12月29日,“渤海四号”在印尼苏腊巴亚海域钻进作业中,钻至井深1270米处,井下气老虎猛然窜出,顶飞转盘补芯。

司钻立即停泵,关闭上闸板防喷器,发出警报。监督指令压井作业、切断钻台附近电源、启动消防泵……气老虎触动了平台的井喷应急程序。

这气老虎的脾气真不小,关井套压竟达9.65兆帕。“渤海四号”将压井泥浆比重提到1.1g/cm3,颇似武二郎的拳脚,猛一顿好揍,把气老虎揍得只会进气,不能出气。

“渤海四号”是海上石油钻井界的一员“猛将”。“渤海四号”驰骋祖国蓝色海疆四十余年,披星戴月、栉风沐雨,为海油能源事业贡献了价值。“渤海四号”曾经三进三出南海,某年珠江口海域承钻外方三口总包井,创造了北方钻井公司当年一半利润。还曾东渡扶桑,承钻日本油公司北海道一口3700米探井,并在归国途中勇战超强台风,威名赫赫。“渤海四号”独闯印尼海域,七年间先后闯过市场准入、作业安全、员工本地化、无后方支持、赤道酷暑等诸多难关,颇有“过五关斩六将”的气魄,为中海油服在国际钻井市场赢得了良好信誉。(单荣国)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南亚打“虎”记
发布日期:2018-08-2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气老虎藏于陆地、海洋的浅层地貌之下,其踪难觅,一旦现形,见者惊骇、遇者逃遁、触者伤亡。上世纪中叶三十年间,因浅层气井喷造成海洋石油钻井业界自升式以及沉底式钻井装置损失达15起之多,其中60%全损事件中,印度尼西亚爪哇海就发生两起。2002年8月,“渤海四号”自升式钻井船海外钻井作业目的地恰恰就是爪哇海。

1999年7月13日,“渤海四号”在渤海为菲利普斯服务期间,曾遭遇一只气老虎。是日,沉睡中的气老虎被高速旋转的钻头惊扰,液体、气体以及固相物质组成的混合体从百余米深的地层径直窜进隔水导管,挤进舷外放喷管夺路狂奔,冲出管口十余米。

气老虎冲破隔水导管外壁,顺势而上,在风平浪静的海面掀起直径20米、高度16米的巨形水柱。水柱携带的强大力量极有可能掏空“渤海四号”安身立命的地层,造成船体倾覆以及人员伤亡的重特大事故。

在平台老经理冯惠友的指挥下,平台采取了开放喷阀等一切紧急措施,仍然无法降服气老虎,只得拉响弃船警报。

全船人员撤离后,冯惠友率领班、司钻、平台工程师等六人组成突击队,紧急切断动力装置、封闭舱室,坐直升机撤离平台。

五百米高空,冯惠友透过舷窗看到“渤海四号”孤零零矗立在浪暴之眼,任由气老虎肆意妄为、啃咬吞噬,他心如刀绞,失声痛哭。

后来,新任平台经理周炳文不敢掉以轻心,他组织作业团队搜集印尼海域地质资料、分析历史数据、研判各种可能,结合自升式钻井船特点,制订出漂浮钻井作业遇有浅层气立即甩掉钻具、回收悬臂梁、紧急拔桩、拖船牵引的“四步”脱离危险区域的方法,据此形成的方案、流程也得到甲方认可。

“四步”脱离法可形象比喻为“打草惊蛇”,也就是主动将气老虎逼出地层,防止日后钻井船升船压载后被气老虎偷袭得手。专业描述则是:探井条件的地质构造上,“渤海四号”保持进场方向,预备探井井位后方合适位置,三只桩腿点桩入泥,以桩代锚,悬臂梁探出船舷些许,漂浮钻进至300米处。其间,司钻严密监视海水注入量、仪表参数以及钻进速率;船舷四周设置4个观察哨监视海面,如有气老虎喘气的气泡逸出,观察哨立即通报中控室;中控室应急处置中心汇总钻台信息,快速下达指令。中控室一旦确认气老虎行踪并下达指令,司钻紧急上提一柱钻杆,气动绞车强行打开吊卡,将转盘面以下钻具脱手井下。随即,钻台回收悬臂梁,中控室紧急拔桩,20%拖力待命的主拖船快速加力,确保钻井船第一时间逃离气老虎势力范围。

周炳文组织应急小组根据地层、海况及历史资料制订“四步”脱离应急预案并要求全员学习操作流程、熟知岗位职责。每一次拖航、漂浮钻井作业,周炳文均现场指挥,不敢有丝毫懈怠。一次,他高烧39摄氏度,输液瓶挂在中控室天花板上,仍坚持工作。

在印尼海域作业期间,“渤海四号”进行漂浮钻井作业十余次,未发现海床下藏有浅层气。但在探井作业中,还是擒获一只气老虎。

2002年12月29日,“渤海四号”在印尼苏腊巴亚海域钻进作业中,钻至井深1270米处,井下气老虎猛然窜出,顶飞转盘补芯。

司钻立即停泵,关闭上闸板防喷器,发出警报。监督指令压井作业、切断钻台附近电源、启动消防泵……气老虎触动了平台的井喷应急程序。

这气老虎的脾气真不小,关井套压竟达9.65兆帕。“渤海四号”将压井泥浆比重提到1.1g/cm3,颇似武二郎的拳脚,猛一顿好揍,把气老虎揍得只会进气,不能出气。

“渤海四号”是海上石油钻井界的一员“猛将”。“渤海四号”驰骋祖国蓝色海疆四十余年,披星戴月、栉风沐雨,为海油能源事业贡献了价值。“渤海四号”曾经三进三出南海,某年珠江口海域承钻外方三口总包井,创造了北方钻井公司当年一半利润。还曾东渡扶桑,承钻日本油公司北海道一口3700米探井,并在归国途中勇战超强台风,威名赫赫。“渤海四号”独闯印尼海域,七年间先后闯过市场准入、作业安全、员工本地化、无后方支持、赤道酷暑等诸多难关,颇有“过五关斩六将”的气魄,为中海油服在国际钻井市场赢得了良好信誉。(单荣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