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国土 绿色油田

志攻热采牵油龙
发布日期:2018-08-13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在中国海油稠油热采领域,有一位基层科研尖兵不能不被提起。他常常在试验室奋战到深夜,即使在周末,也常在办公室优化技术方案,分析试验数据。他说:“搞技术就要脚踏实地,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容不得半点马虎。”正是这样的认真与负责,他带领团队十多年如一日,为海上稠油热采扫清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障碍。他就是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工程技术分公司的热采工程师刘志龙。

在海上进行作业时,井口注汽温度达到330℃~350℃,井底油层位置的温度高达350℃~368℃,这对井筒安全控制系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2009年,刘志龙带领团队启动高温安全阀研究。他们发现国内外没有先例可供借鉴,所有样机总是在开关两三次后就无法正常工作,一直达不到预期设计指标。2011年,他们与一家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然而,3年之后,因为无法取得研究突破,这家公司无奈选择了放弃。

“既然别人不做,那我们就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2014年,不服输的刘志龙带领技术团队承担了这一难题。经过对图纸反复研究、对过去试验问题细致分析,他们认为造成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原动密封设计结构存在缺陷。刘志龙提出由内承压变为外承压的设计思路,改进后的高温安全阀动密封通过室温、370℃高温以及高低温往复交变试验。

接下来,团队面临严苛的动密封疲劳寿命测试,这是决定高温安全阀能否长时间在井下工作的一项重要检验。由于没有自动化的疲劳试验设备,他们只能通过人工手压泵打压、泄压。

深夜,港区试验现场静悄悄,4人共进行三组动密封测试。三组动密封每次往复需要手压泵打压近50次,累计6万次打压,每个人的腰和臂膀都酸痛不已。最终,通过测试,他们得出每组动密封平均疲劳寿命300次的结果,这是改进前的100倍。大家激动地欢呼雀跃,笑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高温井下测试、井筒腐蚀防护、井口抬升、锅炉结垢……渤海油田稠油热采遇到的技术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做技术就得沉下心来、擅于创新、敢于挑战、敢于担当”,刘志龙不畏艰难,一个一个地去解决问题,一步一步地完善整套技术体系。

整套热采井高温安全控制系统攻关历时9年,完全为自主研发。其间,这个团队累计出图500余张,进行了两次大的结构调整、五次细节优化、上百次试验。2017年底,这个团队在海上油田成功进行了设备下井试验,为海上油田热采井筒安全控制安装了一道“安全门”。“只要坚持与努力,没有攻克不了的难题。”刘志龙说。

目前,渤海油田已经开展蒸汽吞吐先导试验6井次,热采累计产油6万多立方米,累计增油3万多立方米。基于海上油田热采技术的积累与沉淀,规模化稠油热采试验平台也提上了日程。(张娅)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志攻热采牵油龙
发布日期:2018-08-13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在中国海油稠油热采领域,有一位基层科研尖兵不能不被提起。他常常在试验室奋战到深夜,即使在周末,也常在办公室优化技术方案,分析试验数据。他说:“搞技术就要脚踏实地,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容不得半点马虎。”正是这样的认真与负责,他带领团队十多年如一日,为海上稠油热采扫清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障碍。他就是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工程技术分公司的热采工程师刘志龙。

在海上进行作业时,井口注汽温度达到330℃~350℃,井底油层位置的温度高达350℃~368℃,这对井筒安全控制系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2009年,刘志龙带领团队启动高温安全阀研究。他们发现国内外没有先例可供借鉴,所有样机总是在开关两三次后就无法正常工作,一直达不到预期设计指标。2011年,他们与一家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然而,3年之后,因为无法取得研究突破,这家公司无奈选择了放弃。

“既然别人不做,那我们就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2014年,不服输的刘志龙带领技术团队承担了这一难题。经过对图纸反复研究、对过去试验问题细致分析,他们认为造成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原动密封设计结构存在缺陷。刘志龙提出由内承压变为外承压的设计思路,改进后的高温安全阀动密封通过室温、370℃高温以及高低温往复交变试验。

接下来,团队面临严苛的动密封疲劳寿命测试,这是决定高温安全阀能否长时间在井下工作的一项重要检验。由于没有自动化的疲劳试验设备,他们只能通过人工手压泵打压、泄压。

深夜,港区试验现场静悄悄,4人共进行三组动密封测试。三组动密封每次往复需要手压泵打压近50次,累计6万次打压,每个人的腰和臂膀都酸痛不已。最终,通过测试,他们得出每组动密封平均疲劳寿命300次的结果,这是改进前的100倍。大家激动地欢呼雀跃,笑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高温井下测试、井筒腐蚀防护、井口抬升、锅炉结垢……渤海油田稠油热采遇到的技术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做技术就得沉下心来、擅于创新、敢于挑战、敢于担当”,刘志龙不畏艰难,一个一个地去解决问题,一步一步地完善整套技术体系。

整套热采井高温安全控制系统攻关历时9年,完全为自主研发。其间,这个团队累计出图500余张,进行了两次大的结构调整、五次细节优化、上百次试验。2017年底,这个团队在海上油田成功进行了设备下井试验,为海上油田热采井筒安全控制安装了一道“安全门”。“只要坚持与努力,没有攻克不了的难题。”刘志龙说。

目前,渤海油田已经开展蒸汽吞吐先导试验6井次,热采累计产油6万多立方米,累计增油3万多立方米。基于海上油田热采技术的积累与沉淀,规模化稠油热采试验平台也提上了日程。(张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