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拓荒米桑
发布日期:2018-06-06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伊拉克公司新貌

沙尘暴中工作人员为工作卡车发放许可证。

图片由伊拉克公司提供

伊拉克是孕育石油的沃土,境内群雄逐鹿,是世界级石油公司的必争之地。战后的伊拉克一片萧条,随时有再次爆发战争的风险。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海油党组审慎决定,要借助新一轮TSC(技术服务合同)招标闯入这片市场。2010年,中国海油与伊拉克石油部签署了合作协议。同年12月,作为公司代表,初燕群和盛建波到伊拉克正式签署了米桑油田技术服务合同。从此,中国海油人开启了拓荒米桑之行。

我们来了:生死不负

没有人知道战后的伊拉克是什么情形,没有人可以想象战争给伊拉克造成的伤害有多么深远。

2011年1月31日,中海油伊拉克公司(下称伊拉克公司)正式成立。当时,伊拉克的战乱十分严重,伊拉克政府停发了各大石油公司的签证。一边是油田建设需要赶进度,一边是没有签证进不去,伊拉克公司似乎寸步难行。

为了破除这一系列壁垒,2011年4月,初燕群、俞进、刘鹏飞、吕儒红作为前战部队来到巴格达,与伊拉克石油部、内政部及各大安保公司会晤,商讨石油合同,协商签证办理、油田通讯及人员安保等措施。作为公司正式进驻前的探路者,此行让他们印象深刻。

萧条荒凉、满目疮痍、空空荡荡,四个中国人及几名荷枪实弹的临时安保人员马不停蹄地在伊拉克政府各部委之间穿梭,路途中陪伴他们的只有林立的持枪岗哨。商场、超市、饭馆悉数停业,他们只好委托安保人员买点儿吃的凑合。

一天下来,人困马乏,终于找到一家歇脚的酒店,号称星级的酒店实际上只是一组相对偏僻的集装箱。空调失灵、淋浴无水、马桶里的水冲不下去,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在炮火声中,他们商讨着次日的拜访行程和员工安保方案。

次日,计划如期进行,接下来就是回米桑油田营地与提前到现场的兄弟们会合。他们一路南下,才发现这里的荒凉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一路荒无人烟,三百多公里、九个小时的行程中,没有一家小卖部,只有中途的一处停车场有几座房子。四个人实在渴急了,想进屋找点儿水喝。屋里没人,只有一口盖着盖子的锅,那情景如同战争影片。他们抓紧时间继续上车赶路,一路上他们唯一的食物就是吕儒红从国内带来的两包方便面,四个人以此充饥。

到了营地已是凌晨,同事们已经睡去。当时的guesthouse(客房)是老旧的办公休息一体的几间土房。房间里只有临时几张床,地上铺着破旧的地毯,大部分同事都睡在地上。地毯下老鼠、蛇经常出没,地毯里蚊虫比比皆是。营地里电话信号很弱,给家里报个平安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此时,大家已疲惫至极,倒头便睡。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浑身是包,痒得出奇。当地医疗条件极差,只有回国后用针逐一挑破才逐渐消肿,至今他们身上依然留着虫咬的伤痕。而自从周武章被老鼠咬伤之后,人们戏称这间房子是“该死的耗子”。

公司领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下定决心要加快营地建设。2个月后,75套营房抵达现场完成了安装。

2011年8月,员工兵分两路整体进入伊拉克。

一路取道巴士拉,大部分员工由这里去米桑营地。他们乘坐的是没有空调的闷罐式防弹车,由于此时伊拉克的空气温度已达到五十摄氏度,他们光着膀子穿着防弹衣对着这片热土高呼:“我们来了!”

一路绕行巴格达,公司领导和IT、法律人员在这里协调油田通讯事宜。回程经过内政部旁边的一个停车场换车休息,他们刚下车,离他们只有5米远的持枪岗哨就对着车轮胎开了三枪。子弹在他们身边穿过,稍微一偏就会有生命危险。大家马上上车,一路狂奔回到营地。

就这样,他们来了。炮火和子弹并没有让他们畏惧和退缩,责任和使命更加坚定了他们拓荒米桑的信念。

我们不走:患难与共

在伊拉克,不仅生活条件恶劣,生产条件更加恶劣。这里雷区密布,初期需当地有经验的人员带路进行考察;高温持续,夏季温度达50多摄氏度,地表温度甚至达到70摄氏度;地质条件复杂,岩膏层厚且广;生产基础资料匮乏,需要一手采集;野外作业环境恶劣,蛇蝎、野狗时常相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选择了坚守。

没有人愿意回忆痛苦,但没有人能遏制痛苦的回忆。当员工全身心投入到复产达产保产的兴奋中即将抹平那段艰辛记忆的时候,却又迎来了“生死抉择”。

2014年6月,伊拉克总理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伊拉克时刻存在分裂和战乱的危险。

形势危急,人心惶惶,驻伊各大石油公司纷纷启动安全撤离程序。对于伊拉克公司而言,一边是肩负党组赋予的使命,一边是岌岌可危的安全形势,是去是留?一道艰难的选择题摆在面前。

曾几何时,为了公司利益与伊方通宵达旦谈判;曾几何时,58岁的刘炳俊在伊拉克工地每天10多小时督战;曾几何时,55岁的李嗣贵为了米桑油田第一口钻井,在井场一住就是100天;曾几何时,俞进、胡鹏、袁玮、彭英伟等同事在达产时刻冒着生命危险,深夜抢修管线;曾几何时,付豪为了达产坚守现场,却未见到母亲最后一面……米桑的海油人就是有这样一种精神,在急难险重面前冲锋在前,在海外石油事业面前毅然坚守。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在炮火中继续前行。

刚刚倒休回国的胡鹏,当时正代理联合作业机构中方总经理。面对伊拉克的突发情况,他从高中老师的生日聚会上匆匆离开。“我的岗位在现场,应急应对和保生产的工作我最适合。”胡鹏打电话向公司申请奔赴伊拉克现场。在对家人做了简单的交代之后,他毅然踏上了奔赴伊拉克之路。

国内朋友纷纷劝他。胡鹏却说:“伊拉克危险,全世界都知道,但我清楚特殊时期油田的需要!”机场里,从伊拉克飞往迪拜的航班络绎不绝,机上座无虚席,而去伊拉克的飞机上,乘客屈指可数。在巴士拉至油田的路上,检查站密密麻麻,检查人员全副武装,重型装甲车在路边待命,部队调动的车辆也频频从倒班路上呼啸而过。

面对危机,这群热爱米桑油田事业、热爱伊拉克的海油人选择了与伊拉克人民患难与共、共同坚守。也正是这样的坚守,为米桑项目的涅槃奠定了基础。他们抓实中伊合作,凝心聚力、拓荒米桑,用8年时间令曾经满目疮痍的两伊主战场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我在现场遇到一个一直不接受采访的项目“老”员工高慧君。他说不想谈以前,谈起来他会失眠。而我知道,奋斗在米桑油田的8年中,他有7个春节在伊拉克现场度过,其中2个春节是在高烧中坚守岗位。他对我所有问题的回答只有一句话:“坚守米桑,无怨无悔。”

我们一体: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亲历险,牢记使命踏沙行。一群奔赴海外的海油人,在油价断崖式下跌的环境下,悄悄打响了一场沙漠会战。

合同区内1500平方公里的米桑油田,位于伊朗和伊拉克边境,属于雷区。位于山区的阿布油田更是重雷区,废弃坦克、爆炸物残骸、各式各样的地雷和炮弹随处可见,比之更可怕的是那些极具杀伤力、埋藏地下却不知在何处的地雷等爆炸物。这是摆在油田建设面前的第一个拦路虎。

道路施工、管线建设、井场建设……油田每一项作业前首先进行排雷作业。山坳中,一道道警戒线和漫山全副武装、身着防爆服的排雷队伍特别抢眼。刘国志、肖建业来到雷区进行安全检查和排雷作业监督,以保证排雷进度和精细度满足生产和生活的需要。

在安全的前提下,会战开始了。2016年9月,9个脱气站中的6个面临改造大修。一份部分油井关停14天的脱气站改造方案摆在伊拉克公司总经理俞进面前。一边是上产,一边是停产,俞进的大脑翻江倒海。十多年前参与的“南海奋进”号FPSO(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的LPG回收改造项目闪现在面前,当时在恶劣的海况下,团队面对困难与挑战,成功实现了不停产改造,实现了海洋工程技术的新跨越。在综合分析生产工艺、评定技术难度后,俞进坚定了信心:“国内能干,国外也能干;海上能干,沙漠也能干!要在米桑油田安全地实现油田不停产的脱气站大修改造。”

项目组经理彭绪武和作业区经理立即召集相关人员实地勘察,提出加入消泡剂的一套新方案。这项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需要大量设施设备、技术和人力资源的支撑。作业区、项目组、HSE、消防队整个大团队通宵达旦鏖战三天,旁通流程实现顺利切换。脱气站呈现出热火朝天的多点交叉作业不停产改造的场面。

这是“大干100天,上产16万”会战的一个细节,而全油田轰轰烈烈上产大战的背后正是区域协调一体化的力量。中东海油党组织成立尖刀工作组,集中多专业力量和多公司合力,把中海油服、海油发展、炼化英派尔的骨干纳入到工作组中来,全员动员、奋力鏖战,向油田要产量。这一战克服了老井年递减率高达21.3%且新井预算削减一半的不利形势,成功实现了2016年12月底上产16.5万桶/天目标,年产突破5000万桶大关。

2017年,伊拉克公司顺势求变,坚持增产措施与高峰产量谈判并举,一方面克服新井滞后、自然递减率高等制约,通过优快钻井及多项增产措施的高效实施,创造了米桑油田MISHRIF水平井的最快钻井纪录;另一方面通过艰苦谈判,推动增产方案得到伊拉克PCLD(石油合同和许可局)认可,得到正式回函。公司开展“跨越米桑”行动,实施沙漠会战,成功实现原油毛产量、净产量双双再创米桑油田历史新高,成功达产19万桶/天,年累计生产油气6086万桶,全面完成国际公司下达的全年生产任务,年提油量、净现金流、利润等指标均达历史最好水平。

2018年,现场开启了构建米桑油田命运共同体、决胜2年大会战行动,向新的产量目标发起冲击……

我们共享:建设绿洲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可能不会相信这就是我曾经奋斗过的地方;如果不是亲身感受,我可能体会不到那份自豪和震撼。

2018年1月,我又来到了米桑油田现场。营地门口,安保队伍整齐划一地进行车辆安全检查。进入营地,绕过带有联合机构标识的屏风,背靠“太阳山”、面向“月牙湖”、周边绿植环绕的办公大楼出现在眼前。

我又专程去了曾经入住的临时营地,那里已经改造成负责工程等工作的现场人员办公的地方。进门处的空地已改造成一个小花园,有燕子来筑巢,在园中飞翔,这里俨然已成为生态的绿洲。

更令人震撼的是,一座千万吨级的油气水处理厂在旧厂上拔地而起。那里高峰时曾经有5000多人同时施工,先后建成了1700万吨/年的原油处理厂、15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处理厂、千万吨级的水处理厂、120兆瓦的大型电厂,为当地的清洁能源及水电供给提供了充足的保障。

对居住在米桑的居民而言,水、电、道路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同一般。为了保障水的来源,2014年9月米桑油田启动外围水系统项目,两年多的时间里,项目全体参建人员一刻不曾停歇。底格里斯河畔一座现代化的取水泵站拔地而起,清澈的底格里斯河水源源不断地涌向58公里外的米桑油田。这些生命之水不仅满足了油田生产、生活、绿化的需要,也为当地居民提供了水源。公司电网实现了对伊拉克国家电网的反哺,油田道路建设成果丰硕,极大地方便了当地居民。

几年来,米桑油田开展伊拉克籍员工的招聘工作,为伊拉克当地创造了约4500个就业岗位。公司大力开展培训工作,培育米桑油田国际化人才队伍。同时,每年拿出500万美元预算配合伊拉克石油部开展当地社会发展项目和民生工程。目前,伊拉克公司社会贡献项目总投入已达到2300万美元,累计新修道路97公里,为当地民众修建学校、道路、桥梁、电网、供水和排污设施等,树立了中资企业在伊拉克协同发展的良好形象。

通过多年努力,中伊共同建成沙漠绿洲。今天,米桑油田已旧貌换新颜,无论是油田营地还是油气水电一体化处理中心都已成为伊拉克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海油人经过8年的努力,在伊拉克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建成了作为作业者项目的千万吨级大型油气田,探索了一条中国海油自己的TSC合同管理模式,树立了一个海外一体化项目建设的典范。

奋斗在米桑的人们,在沙漠上持续接力,他们在这里践行着使命,他们在这里获得了新生。(孙为征)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拓荒米桑
发布日期:2018-06-06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伊拉克公司新貌

沙尘暴中工作人员为工作卡车发放许可证。

图片由伊拉克公司提供

伊拉克是孕育石油的沃土,境内群雄逐鹿,是世界级石油公司的必争之地。战后的伊拉克一片萧条,随时有再次爆发战争的风险。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海油党组审慎决定,要借助新一轮TSC(技术服务合同)招标闯入这片市场。2010年,中国海油与伊拉克石油部签署了合作协议。同年12月,作为公司代表,初燕群和盛建波到伊拉克正式签署了米桑油田技术服务合同。从此,中国海油人开启了拓荒米桑之行。

我们来了:生死不负

没有人知道战后的伊拉克是什么情形,没有人可以想象战争给伊拉克造成的伤害有多么深远。

2011年1月31日,中海油伊拉克公司(下称伊拉克公司)正式成立。当时,伊拉克的战乱十分严重,伊拉克政府停发了各大石油公司的签证。一边是油田建设需要赶进度,一边是没有签证进不去,伊拉克公司似乎寸步难行。

为了破除这一系列壁垒,2011年4月,初燕群、俞进、刘鹏飞、吕儒红作为前战部队来到巴格达,与伊拉克石油部、内政部及各大安保公司会晤,商讨石油合同,协商签证办理、油田通讯及人员安保等措施。作为公司正式进驻前的探路者,此行让他们印象深刻。

萧条荒凉、满目疮痍、空空荡荡,四个中国人及几名荷枪实弹的临时安保人员马不停蹄地在伊拉克政府各部委之间穿梭,路途中陪伴他们的只有林立的持枪岗哨。商场、超市、饭馆悉数停业,他们只好委托安保人员买点儿吃的凑合。

一天下来,人困马乏,终于找到一家歇脚的酒店,号称星级的酒店实际上只是一组相对偏僻的集装箱。空调失灵、淋浴无水、马桶里的水冲不下去,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在炮火声中,他们商讨着次日的拜访行程和员工安保方案。

次日,计划如期进行,接下来就是回米桑油田营地与提前到现场的兄弟们会合。他们一路南下,才发现这里的荒凉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一路荒无人烟,三百多公里、九个小时的行程中,没有一家小卖部,只有中途的一处停车场有几座房子。四个人实在渴急了,想进屋找点儿水喝。屋里没人,只有一口盖着盖子的锅,那情景如同战争影片。他们抓紧时间继续上车赶路,一路上他们唯一的食物就是吕儒红从国内带来的两包方便面,四个人以此充饥。

到了营地已是凌晨,同事们已经睡去。当时的guesthouse(客房)是老旧的办公休息一体的几间土房。房间里只有临时几张床,地上铺着破旧的地毯,大部分同事都睡在地上。地毯下老鼠、蛇经常出没,地毯里蚊虫比比皆是。营地里电话信号很弱,给家里报个平安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此时,大家已疲惫至极,倒头便睡。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浑身是包,痒得出奇。当地医疗条件极差,只有回国后用针逐一挑破才逐渐消肿,至今他们身上依然留着虫咬的伤痕。而自从周武章被老鼠咬伤之后,人们戏称这间房子是“该死的耗子”。

公司领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下定决心要加快营地建设。2个月后,75套营房抵达现场完成了安装。

2011年8月,员工兵分两路整体进入伊拉克。

一路取道巴士拉,大部分员工由这里去米桑营地。他们乘坐的是没有空调的闷罐式防弹车,由于此时伊拉克的空气温度已达到五十摄氏度,他们光着膀子穿着防弹衣对着这片热土高呼:“我们来了!”

一路绕行巴格达,公司领导和IT、法律人员在这里协调油田通讯事宜。回程经过内政部旁边的一个停车场换车休息,他们刚下车,离他们只有5米远的持枪岗哨就对着车轮胎开了三枪。子弹在他们身边穿过,稍微一偏就会有生命危险。大家马上上车,一路狂奔回到营地。

就这样,他们来了。炮火和子弹并没有让他们畏惧和退缩,责任和使命更加坚定了他们拓荒米桑的信念。

我们不走:患难与共

在伊拉克,不仅生活条件恶劣,生产条件更加恶劣。这里雷区密布,初期需当地有经验的人员带路进行考察;高温持续,夏季温度达50多摄氏度,地表温度甚至达到70摄氏度;地质条件复杂,岩膏层厚且广;生产基础资料匮乏,需要一手采集;野外作业环境恶劣,蛇蝎、野狗时常相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选择了坚守。

没有人愿意回忆痛苦,但没有人能遏制痛苦的回忆。当员工全身心投入到复产达产保产的兴奋中即将抹平那段艰辛记忆的时候,却又迎来了“生死抉择”。

2014年6月,伊拉克总理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伊拉克时刻存在分裂和战乱的危险。

形势危急,人心惶惶,驻伊各大石油公司纷纷启动安全撤离程序。对于伊拉克公司而言,一边是肩负党组赋予的使命,一边是岌岌可危的安全形势,是去是留?一道艰难的选择题摆在面前。

曾几何时,为了公司利益与伊方通宵达旦谈判;曾几何时,58岁的刘炳俊在伊拉克工地每天10多小时督战;曾几何时,55岁的李嗣贵为了米桑油田第一口钻井,在井场一住就是100天;曾几何时,俞进、胡鹏、袁玮、彭英伟等同事在达产时刻冒着生命危险,深夜抢修管线;曾几何时,付豪为了达产坚守现场,却未见到母亲最后一面……米桑的海油人就是有这样一种精神,在急难险重面前冲锋在前,在海外石油事业面前毅然坚守。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在炮火中继续前行。

刚刚倒休回国的胡鹏,当时正代理联合作业机构中方总经理。面对伊拉克的突发情况,他从高中老师的生日聚会上匆匆离开。“我的岗位在现场,应急应对和保生产的工作我最适合。”胡鹏打电话向公司申请奔赴伊拉克现场。在对家人做了简单的交代之后,他毅然踏上了奔赴伊拉克之路。

国内朋友纷纷劝他。胡鹏却说:“伊拉克危险,全世界都知道,但我清楚特殊时期油田的需要!”机场里,从伊拉克飞往迪拜的航班络绎不绝,机上座无虚席,而去伊拉克的飞机上,乘客屈指可数。在巴士拉至油田的路上,检查站密密麻麻,检查人员全副武装,重型装甲车在路边待命,部队调动的车辆也频频从倒班路上呼啸而过。

面对危机,这群热爱米桑油田事业、热爱伊拉克的海油人选择了与伊拉克人民患难与共、共同坚守。也正是这样的坚守,为米桑项目的涅槃奠定了基础。他们抓实中伊合作,凝心聚力、拓荒米桑,用8年时间令曾经满目疮痍的两伊主战场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我在现场遇到一个一直不接受采访的项目“老”员工高慧君。他说不想谈以前,谈起来他会失眠。而我知道,奋斗在米桑油田的8年中,他有7个春节在伊拉克现场度过,其中2个春节是在高烧中坚守岗位。他对我所有问题的回答只有一句话:“坚守米桑,无怨无悔。”

我们一体: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亲历险,牢记使命踏沙行。一群奔赴海外的海油人,在油价断崖式下跌的环境下,悄悄打响了一场沙漠会战。

合同区内1500平方公里的米桑油田,位于伊朗和伊拉克边境,属于雷区。位于山区的阿布油田更是重雷区,废弃坦克、爆炸物残骸、各式各样的地雷和炮弹随处可见,比之更可怕的是那些极具杀伤力、埋藏地下却不知在何处的地雷等爆炸物。这是摆在油田建设面前的第一个拦路虎。

道路施工、管线建设、井场建设……油田每一项作业前首先进行排雷作业。山坳中,一道道警戒线和漫山全副武装、身着防爆服的排雷队伍特别抢眼。刘国志、肖建业来到雷区进行安全检查和排雷作业监督,以保证排雷进度和精细度满足生产和生活的需要。

在安全的前提下,会战开始了。2016年9月,9个脱气站中的6个面临改造大修。一份部分油井关停14天的脱气站改造方案摆在伊拉克公司总经理俞进面前。一边是上产,一边是停产,俞进的大脑翻江倒海。十多年前参与的“南海奋进”号FPSO(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的LPG回收改造项目闪现在面前,当时在恶劣的海况下,团队面对困难与挑战,成功实现了不停产改造,实现了海洋工程技术的新跨越。在综合分析生产工艺、评定技术难度后,俞进坚定了信心:“国内能干,国外也能干;海上能干,沙漠也能干!要在米桑油田安全地实现油田不停产的脱气站大修改造。”

项目组经理彭绪武和作业区经理立即召集相关人员实地勘察,提出加入消泡剂的一套新方案。这项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需要大量设施设备、技术和人力资源的支撑。作业区、项目组、HSE、消防队整个大团队通宵达旦鏖战三天,旁通流程实现顺利切换。脱气站呈现出热火朝天的多点交叉作业不停产改造的场面。

这是“大干100天,上产16万”会战的一个细节,而全油田轰轰烈烈上产大战的背后正是区域协调一体化的力量。中东海油党组织成立尖刀工作组,集中多专业力量和多公司合力,把中海油服、海油发展、炼化英派尔的骨干纳入到工作组中来,全员动员、奋力鏖战,向油田要产量。这一战克服了老井年递减率高达21.3%且新井预算削减一半的不利形势,成功实现了2016年12月底上产16.5万桶/天目标,年产突破5000万桶大关。

2017年,伊拉克公司顺势求变,坚持增产措施与高峰产量谈判并举,一方面克服新井滞后、自然递减率高等制约,通过优快钻井及多项增产措施的高效实施,创造了米桑油田MISHRIF水平井的最快钻井纪录;另一方面通过艰苦谈判,推动增产方案得到伊拉克PCLD(石油合同和许可局)认可,得到正式回函。公司开展“跨越米桑”行动,实施沙漠会战,成功实现原油毛产量、净产量双双再创米桑油田历史新高,成功达产19万桶/天,年累计生产油气6086万桶,全面完成国际公司下达的全年生产任务,年提油量、净现金流、利润等指标均达历史最好水平。

2018年,现场开启了构建米桑油田命运共同体、决胜2年大会战行动,向新的产量目标发起冲击……

我们共享:建设绿洲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可能不会相信这就是我曾经奋斗过的地方;如果不是亲身感受,我可能体会不到那份自豪和震撼。

2018年1月,我又来到了米桑油田现场。营地门口,安保队伍整齐划一地进行车辆安全检查。进入营地,绕过带有联合机构标识的屏风,背靠“太阳山”、面向“月牙湖”、周边绿植环绕的办公大楼出现在眼前。

我又专程去了曾经入住的临时营地,那里已经改造成负责工程等工作的现场人员办公的地方。进门处的空地已改造成一个小花园,有燕子来筑巢,在园中飞翔,这里俨然已成为生态的绿洲。

更令人震撼的是,一座千万吨级的油气水处理厂在旧厂上拔地而起。那里高峰时曾经有5000多人同时施工,先后建成了1700万吨/年的原油处理厂、15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处理厂、千万吨级的水处理厂、120兆瓦的大型电厂,为当地的清洁能源及水电供给提供了充足的保障。

对居住在米桑的居民而言,水、电、道路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同一般。为了保障水的来源,2014年9月米桑油田启动外围水系统项目,两年多的时间里,项目全体参建人员一刻不曾停歇。底格里斯河畔一座现代化的取水泵站拔地而起,清澈的底格里斯河水源源不断地涌向58公里外的米桑油田。这些生命之水不仅满足了油田生产、生活、绿化的需要,也为当地居民提供了水源。公司电网实现了对伊拉克国家电网的反哺,油田道路建设成果丰硕,极大地方便了当地居民。

几年来,米桑油田开展伊拉克籍员工的招聘工作,为伊拉克当地创造了约4500个就业岗位。公司大力开展培训工作,培育米桑油田国际化人才队伍。同时,每年拿出500万美元预算配合伊拉克石油部开展当地社会发展项目和民生工程。目前,伊拉克公司社会贡献项目总投入已达到2300万美元,累计新修道路97公里,为当地民众修建学校、道路、桥梁、电网、供水和排污设施等,树立了中资企业在伊拉克协同发展的良好形象。

通过多年努力,中伊共同建成沙漠绿洲。今天,米桑油田已旧貌换新颜,无论是油田营地还是油气水电一体化处理中心都已成为伊拉克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海油人经过8年的努力,在伊拉克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建成了作为作业者项目的千万吨级大型油气田,探索了一条中国海油自己的TSC合同管理模式,树立了一个海外一体化项目建设的典范。

奋斗在米桑的人们,在沙漠上持续接力,他们在这里践行着使命,他们在这里获得了新生。(孙为征)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