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刘正礼:南海深水钻井领航者
发布日期:2018-04-16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刘正礼现为南海东部石油管理局深水工程技术中心常务副总经理。1995年,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就来到中国海油工作,一干就是23年。

入职初期,刘正礼从钻工做起,在摸爬滚打中百炼成钢。钻工、工程师、总监、项目经理,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着,不断向南海深水钻井技术前沿靠拢。

深水钻完井作业好比在茫茫大海上探寻数千米海底下的秘密,其难度丝毫不亚于航天员上天。“十二五”之前,我国自主钻井深度一直局限于500米水深。深水钻完井技术的发展面临着高温、井深、地层可钻性差以及钻机装备能力受限等挑战,加之国内该领域积累不到位、经验短缺、装备和人员缺乏,深水钻井技术发展举步维艰。

没有标准,就从建立标准开始着手;缺少关键技术,就潜心寻找打开技术之门的金钥匙。明确研究目标与攻关方向后,刘正礼带领南海深水钻完井团队从零起步,在国内首次建立起一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安全高效的深水钻井技术体系与标准规范体系。

想要在短短几年内走完国外同行数十年经过的路,其中的困难和挑战可想而知。然而,刘正礼明白,要实现我国海上钻井技术从浅水到深水的突破,就必须下定决心,努力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和行业封锁。从前期钻井设计到中期装备试验,再到后期作业检验,刘正礼带领团队钻成了30口深水和超深水井,作业水深从457米到2451.4米。

2010年,海外赤几深水项目启动,刘正礼一头扎进了酷热的非洲深海。3口深水井钻井工程设计,2口深水井现场作业,工程质量全优,提前7天结束工期,节省资金达4000万美元……刘正礼带领团队克服了钻机能力低下、深井可钻性差和盐岩地层技术复杂的难题,成功完成了我国首次海外深水作业。

走出国门的第一场漂亮仗,赢得了国际同行的认可。2011年,刚果深水项目启动。该项目是我国海外深水第一次测试作业,面临着国内外3个深水作业点同时开工、装备和人员资源紧张等一系列挑战。最终,这一首次在动力定位钻井船上开展的稠油测试,以工程质量100%合格的工作成果完美收官。

2012年,我国南海自营深水钻井作业正式开始。面对挑战,刘正礼和同事们基于严谨的理论研究和精准的试验数据,圆满完成荔湾、流花、白云深水区块的22口深水井和超深水井作业,首创的中国深水高效钻井工艺不断刷新着深水井平均建井的周期纪录,大大降低深水井投资与技术门槛的同时,也开启了我国深水自主高速钻探模式。

科研无止境。在这一信念的鞭策下,刘正礼在掌握深水钻井设计要素和作业方法的同时,从未停止对降低深水勘探经济门槛的探索。近几年,他相继推出12部企业标准、5部专著、3部技术指南以及60余项核心设计技术,持续以南海深水领航者的姿态,填补着国内深水钻完井领域的技术空白。

“从500米到3000米,再到更深处,持续增强我国深水油气勘探的国际竞争力,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刘正礼说。(作者 夏雪峰 单位 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刘正礼:南海深水钻井领航者
发布日期:2018-04-16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刘正礼现为南海东部石油管理局深水工程技术中心常务副总经理。1995年,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就来到中国海油工作,一干就是23年。

入职初期,刘正礼从钻工做起,在摸爬滚打中百炼成钢。钻工、工程师、总监、项目经理,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着,不断向南海深水钻井技术前沿靠拢。

深水钻完井作业好比在茫茫大海上探寻数千米海底下的秘密,其难度丝毫不亚于航天员上天。“十二五”之前,我国自主钻井深度一直局限于500米水深。深水钻完井技术的发展面临着高温、井深、地层可钻性差以及钻机装备能力受限等挑战,加之国内该领域积累不到位、经验短缺、装备和人员缺乏,深水钻井技术发展举步维艰。

没有标准,就从建立标准开始着手;缺少关键技术,就潜心寻找打开技术之门的金钥匙。明确研究目标与攻关方向后,刘正礼带领南海深水钻完井团队从零起步,在国内首次建立起一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安全高效的深水钻井技术体系与标准规范体系。

想要在短短几年内走完国外同行数十年经过的路,其中的困难和挑战可想而知。然而,刘正礼明白,要实现我国海上钻井技术从浅水到深水的突破,就必须下定决心,努力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和行业封锁。从前期钻井设计到中期装备试验,再到后期作业检验,刘正礼带领团队钻成了30口深水和超深水井,作业水深从457米到2451.4米。

2010年,海外赤几深水项目启动,刘正礼一头扎进了酷热的非洲深海。3口深水井钻井工程设计,2口深水井现场作业,工程质量全优,提前7天结束工期,节省资金达4000万美元……刘正礼带领团队克服了钻机能力低下、深井可钻性差和盐岩地层技术复杂的难题,成功完成了我国首次海外深水作业。

走出国门的第一场漂亮仗,赢得了国际同行的认可。2011年,刚果深水项目启动。该项目是我国海外深水第一次测试作业,面临着国内外3个深水作业点同时开工、装备和人员资源紧张等一系列挑战。最终,这一首次在动力定位钻井船上开展的稠油测试,以工程质量100%合格的工作成果完美收官。

2012年,我国南海自营深水钻井作业正式开始。面对挑战,刘正礼和同事们基于严谨的理论研究和精准的试验数据,圆满完成荔湾、流花、白云深水区块的22口深水井和超深水井作业,首创的中国深水高效钻井工艺不断刷新着深水井平均建井的周期纪录,大大降低深水井投资与技术门槛的同时,也开启了我国深水自主高速钻探模式。

科研无止境。在这一信念的鞭策下,刘正礼在掌握深水钻井设计要素和作业方法的同时,从未停止对降低深水勘探经济门槛的探索。近几年,他相继推出12部企业标准、5部专著、3部技术指南以及60余项核心设计技术,持续以南海深水领航者的姿态,填补着国内深水钻完井领域的技术空白。

“从500米到3000米,再到更深处,持续增强我国深水油气勘探的国际竞争力,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刘正礼说。(作者 夏雪峰 单位 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