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闯关无人平台
发布日期:2018-12-03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夜幕下,东海最大气田群的维修监督刘政元坐在破旧的拉杆箱上,手里端着用温水没泡开的方便面,狼吞虎咽地吃着,他将跟随拖轮驶向下一个无人值守平台……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16年,气田群投产前的准备工作如火如荼。刘政元和团队要完成6个在建平台的4731项问题整改、6752个仪表调试、725个管线打压包,以及高峰期1170人的海上作业协调工作……艰巨的任务压得他有点懵。他告诉自己:“啥都别想,干就是了!”凭着一股子韧劲儿,他摸遍了每一台设备、每一条管线、每一块仪表。

如果说机械完工是摸底考试,那么2016年井口平台无人化项目则成了他的大考。他心里没底儿,在国内乃至国际海洋石油领域,无人化鲜有经验可循。

2017年11月,海上风大浪高,即将第一个实施无人化的井口平台出现异常,中控人员几次对火炬远程点火均以失败告终。接到电话后,刘政元立即穿上棉工服,乘坐了近5个小时拖轮直奔现场。

“中控电脑输出组态添加了吗?切换开关加上了吗?点火功能模块有没有重启过?进气流程都仔细检查没?”

“这些都没问题!”

“不能干等,”思考片刻后,刘政元指挥道,“再检查一下工艺流程,把PCV调到30%,再试!”他边说边拆开高能点火装置,拿着手电筒仔细观察点火情况……

“啪啪啪!”随着一串清脆的点火声,耀眼的火光在60米高的火炬头直冲云霄。

看着腾起的火焰,大家一脸茫然问道:“刘大咖,你刚刚施了什么魔法?”他微微一笑:“咱们搞维修,也得懂工艺啊!打开外罩是为了观察高能点火情况,听声音是默数16秒的点火时间,结束后火炬就会熄灭,当这些都没有问题时,我们就要想是不是因为没有形成有效连续气源,开大气量后是为了保证供气、快速点火……”一谈到维修工作,平时寡言的刘政元就变成了话匣子。

如今有4个平台相继实现无人化远程遥控生产,刘政元为数字化智能化平台的实现作出了有益探索。

工作十载,3600多个日夜,一个拉杆箱,一身换洗工服,一颗永不改变的初心,刘政元钻研着他痴迷的维修工作。

一次,他从吊车司机口中得知吊车运行中有抖动,检查发现气田其他8台吊车也有这个问题。吊车室距离海面有60米,吊机顶部就算只有1度摆幅,在海面吊装船上也会造成1米多的摆动,这让刘政元如坐针毡。

一连十几天他都在吊车上爬上爬下,苦苦思索。最终他从山地车减震器中获得灵感,尝试在吊车的两个部件中间增设一组平衡装置,竟然把厂家也无法解决的“抖病”治好了。这项创新改造推广到其他平台,每年省下检修费用360万元。

每一朵美丽的花,都浸透着奋斗的甘露。在他的带领下,团队的年轻人个个是专业技术能手,维修团队也被评为集团公司红旗班组等荣誉称号。(吴健 顾承涛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闯关无人平台
发布日期:2018-12-03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夜幕下,东海最大气田群的维修监督刘政元坐在破旧的拉杆箱上,手里端着用温水没泡开的方便面,狼吞虎咽地吃着,他将跟随拖轮驶向下一个无人值守平台……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16年,气田群投产前的准备工作如火如荼。刘政元和团队要完成6个在建平台的4731项问题整改、6752个仪表调试、725个管线打压包,以及高峰期1170人的海上作业协调工作……艰巨的任务压得他有点懵。他告诉自己:“啥都别想,干就是了!”凭着一股子韧劲儿,他摸遍了每一台设备、每一条管线、每一块仪表。

如果说机械完工是摸底考试,那么2016年井口平台无人化项目则成了他的大考。他心里没底儿,在国内乃至国际海洋石油领域,无人化鲜有经验可循。

2017年11月,海上风大浪高,即将第一个实施无人化的井口平台出现异常,中控人员几次对火炬远程点火均以失败告终。接到电话后,刘政元立即穿上棉工服,乘坐了近5个小时拖轮直奔现场。

“中控电脑输出组态添加了吗?切换开关加上了吗?点火功能模块有没有重启过?进气流程都仔细检查没?”

“这些都没问题!”

“不能干等,”思考片刻后,刘政元指挥道,“再检查一下工艺流程,把PCV调到30%,再试!”他边说边拆开高能点火装置,拿着手电筒仔细观察点火情况……

“啪啪啪!”随着一串清脆的点火声,耀眼的火光在60米高的火炬头直冲云霄。

看着腾起的火焰,大家一脸茫然问道:“刘大咖,你刚刚施了什么魔法?”他微微一笑:“咱们搞维修,也得懂工艺啊!打开外罩是为了观察高能点火情况,听声音是默数16秒的点火时间,结束后火炬就会熄灭,当这些都没有问题时,我们就要想是不是因为没有形成有效连续气源,开大气量后是为了保证供气、快速点火……”一谈到维修工作,平时寡言的刘政元就变成了话匣子。

如今有4个平台相继实现无人化远程遥控生产,刘政元为数字化智能化平台的实现作出了有益探索。

工作十载,3600多个日夜,一个拉杆箱,一身换洗工服,一颗永不改变的初心,刘政元钻研着他痴迷的维修工作。

一次,他从吊车司机口中得知吊车运行中有抖动,检查发现气田其他8台吊车也有这个问题。吊车室距离海面有60米,吊机顶部就算只有1度摆幅,在海面吊装船上也会造成1米多的摆动,这让刘政元如坐针毡。

一连十几天他都在吊车上爬上爬下,苦苦思索。最终他从山地车减震器中获得灵感,尝试在吊车的两个部件中间增设一组平衡装置,竟然把厂家也无法解决的“抖病”治好了。这项创新改造推广到其他平台,每年省下检修费用360万元。

每一朵美丽的花,都浸透着奋斗的甘露。在他的带领下,团队的年轻人个个是专业技术能手,维修团队也被评为集团公司红旗班组等荣誉称号。(吴健 顾承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