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万亿级市场敞开 海油人如何弯道超车?
发布日期:2018-01-1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两极化的大蛋糕

1月3日,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环保部联合印发《“十三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节能环保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一大支柱产业。

同时,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实施,发展循环经济,绿色发展成为核心体系,国民经济发展对节能环保的客观要求,国家对于环保产业的重视,都孕育了极大的市场容量,我国节能环保行业产值2017年已达到6万亿元。

海油发展安全环保公司总经理刘怀增认为,在国家层面,今后环保产业的地位还将空前提升,环保行业有望在政策的持续加码扶植下,延续高景气度。

“实际上,在国内的可再生综合利用行业,已有很多代表性的大型循环经济环保综合型企业。”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刘伟安介绍说。

然而,经过十多年的迅猛发展,国内的节能环保产业呈现出两极分化严重的现象,除了少数龙头企业外,大多数企业规模较小。

据业内人士的不完全统计,从事环保相关产品生产和服务的企业中,固定资产规模小于1000万元的占80%以上,大多数企业技术装备较落后,专业化水平低。

也就是说,国内的环保产业呈现出企业数量不断增加的产业现状,但是总体规模小,集约化、专业化程度低,难以实现规模经济效益。

“与传统行业不同,节能环保行业依靠国家政策拉动和法规标准倒逼,其市场规模因国家节能环保目标而有所变动。”在刘怀增看来,我国的节能环保产业发展一直以来与政府的强力干预密切相关。

随着国家一系列相关政策措施的出台,各级政府对节能、环保的投入也将逐年增加。对于具有“逐利”天性的资本市场来说,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资金融入环保产业,6万亿环保产业市场,还有“蛋糕”越做越大的发展趋势。

一个万亿级的大市场,向节能环保企业伸出了双手。而这些行业的现状和市场变化趋势,为各类节能环保产业公司的未来产业定位和产业发展布局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

危废处理练内功

2017年底,在中国海油某陆地终端处理厂,安全员罗思杰给陆地环保主管发去一封邮件,关于化验室危废处理的问题:一个登记在案一年多的隐患需要陆地协调解决。

化验室废弃化学品,由专业危废处理公司无害化处理,如此简单的问题会成为隐患?

然而,事实上就因为危废处理公司合同原因,拖了近一年也没能解决。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家公司给予的答复,竟是公司工作量大,运输车辆比较紧张,安排不过来。

简单而粗暴的理由,凸显的是危废行业龙头公司的强势地位。而与此相映照的是目前海油系统内的危废收集处理、工业固废处置方面的尴尬地位。

2018年1月5日,该终端厂又提出了另一个固废处理诉求:2015年大修时产生的蓄电池,因合同原因一直未能清运。

“除了产业发展自身受制于危险废物经营许可、废物处理许可,资质等级证书、道路运输许可等法律法规方面的限制,更多的还是我们自身产业定位和修炼内功的问题。”刘伟安一句话指出了问题所在。

而据了解,区域系统内从事节能环保产业的单位,目前都受制于资质条件和自身实力而无法接招,在专业领域、产业服务职能上还做不到见招拆招。

“整个节能环保产业面临着市场巨大机遇与公司资源不足及机制不匹配的矛盾。”在刘怀增看来,其实两件事儿,凸显的是中国海油在节能环保产业需求与实际能力上的不对等。

这也意味着在未来的节能环保领域,中国海油在危废处理、固废处理方面,在实现行业内固废物资的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处置技术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此同时,发现自身不足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海油未来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巨大潜力。

弯道超车抓机遇

“其实,现阶段的中国环保产业还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总体规模小,其产业的边界和内涵仍在不断地丰富和延伸。”刘伟安介绍说。

数据表明,2016年环保产业呈现明显上涨的态势,国家在环保投资额占GDP的比重显著增加,环保产业产值增速提高,增幅超过了20%。

而随着政府层面环保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强,以及循环经济建设的日益推进,节能环保产业正在成为一个新的经济热点:预计到2020年,节能环保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

“十三五”期间,国家经济发展作出新的改革部署,提出绿色发展的新定位,环保产业规模、产业结构、技术水平和市场化程度都会有较大提升。

以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中国经济的重要引擎、世界四大湾区中人口最多的粤港澳大湾区为例,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大湾区绿色发展战略,而要落实和发展大湾区的绿色、宜居、低碳、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整个湾区对清洁油气能源的需求,对节能环保产业的发展需求,是一个被长期看好的大趋势。

事实上,中国海油和粤港澳大湾区“蓝色经济”渊源颇深。中国海油所属的国内第一个深水气田——荔湾3-1气田已经为粤港澳大湾区输送了超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在改善地区能源结构、保障地方能源安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十三五”规划的大背景下,除了绿色发展本身对清洁能源的需求,伴随着国家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上的深刻变革,如何在保障青山绿水的基础上发展经济,也将需要更为专业化、系统化的环保服务产业。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十三五”期间,环保产业的投资将达到17万亿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蛋糕,如果我们不从自身产业定位上重新审视,不从修炼内功上从头做起,必将失去搭上这趟百年难遇历史快车的机会。

“在建设环保产业一体化这个新的、更高的目标上,需要在新的起点上,进一步与地方循环经济和环保综合型龙头企业合作与协同。”刘伟安建议。

经过近十年的高速发展,海油发展安全环保分公司通过产业塑造,已经形成了工程、运营、检测、研发一体化的服务产业链。

“公司产业链条的横向完善,也是对现有产业的纵向创新和深度发展。”刘怀增认为,要实现弯道超车,海油环保产业必须在国家产业机构调整中,在区域政府引进环保产业的过程中迎头赶上。(特约记者 夏雪峰)

延伸阅读

环保产业政策,他们怎么做?

美国主要依靠联邦政府通过执行环境法规,制定国家层次的宏观战略、联邦政府机构的研究与开发活动、与工业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提供财政支持以及为企业提供培训和信息服务等促进环保产业的发展。

首先是环境法规推动了环保产业的增长。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国会通过了20多部涉及水环境、大气污染、废物管理、污染场地清除等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每部法律都对污染者或公共机构应采取的行动提出了严格的法律要求。

同时在环境技术支持方面,美国联邦政府制定发布了国家环境技术战略报告,要求联邦政府各机构和工业界紧密合作,支持环境技术的研究,同时强调联邦政府对工业界提供支持,正是这种支持对美国环境技术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另外,政府还提供财政支持、政策支持,并加速环保产业商业化产业化过程,最终建立政府和工业界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发展先进的环境技术和污染控制技术,增加美国环境技术出口,促进联邦各机构和私人部门的参与,弥补私人投资者的短期利益和国家长远利益之间的空白。

行业上领先的日本的环境政策基本法包括环境污染防治、自然资源管理和生态保护方面的内容,它原则性地规定了国家进行环境保护的基本制度和组织方法,社会各主体在环境保护中的义务和责任。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激励和帮助企业进行污染物回收和处理,建立了一套成功有效的援助机制,并且形成了针对中长期目标的专业正规教育,针对政府官员、企业管理人员、一般市民的社会性教育等环境教育体系。

总体来说,从世界各国环保产业政策来看,环境意识的提高是环保产业发展的基础动力,而政府制定的环境法规是环保产业发展的强制动力,方针政策是环保产业发展的引力与支撑力,最终,环保产业自身开辟多元化社会融资渠道,促使环保产业可持续发展,才是值得环保产业借鉴的关键。(夏雪峰 整理)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万亿级市场敞开 海油人如何弯道超车?
发布日期:2018-01-12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两极化的大蛋糕

1月3日,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环保部联合印发《“十三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节能环保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一大支柱产业。

同时,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实施,发展循环经济,绿色发展成为核心体系,国民经济发展对节能环保的客观要求,国家对于环保产业的重视,都孕育了极大的市场容量,我国节能环保行业产值2017年已达到6万亿元。

海油发展安全环保公司总经理刘怀增认为,在国家层面,今后环保产业的地位还将空前提升,环保行业有望在政策的持续加码扶植下,延续高景气度。

“实际上,在国内的可再生综合利用行业,已有很多代表性的大型循环经济环保综合型企业。”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刘伟安介绍说。

然而,经过十多年的迅猛发展,国内的节能环保产业呈现出两极分化严重的现象,除了少数龙头企业外,大多数企业规模较小。

据业内人士的不完全统计,从事环保相关产品生产和服务的企业中,固定资产规模小于1000万元的占80%以上,大多数企业技术装备较落后,专业化水平低。

也就是说,国内的环保产业呈现出企业数量不断增加的产业现状,但是总体规模小,集约化、专业化程度低,难以实现规模经济效益。

“与传统行业不同,节能环保行业依靠国家政策拉动和法规标准倒逼,其市场规模因国家节能环保目标而有所变动。”在刘怀增看来,我国的节能环保产业发展一直以来与政府的强力干预密切相关。

随着国家一系列相关政策措施的出台,各级政府对节能、环保的投入也将逐年增加。对于具有“逐利”天性的资本市场来说,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资金融入环保产业,6万亿环保产业市场,还有“蛋糕”越做越大的发展趋势。

一个万亿级的大市场,向节能环保企业伸出了双手。而这些行业的现状和市场变化趋势,为各类节能环保产业公司的未来产业定位和产业发展布局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

危废处理练内功

2017年底,在中国海油某陆地终端处理厂,安全员罗思杰给陆地环保主管发去一封邮件,关于化验室危废处理的问题:一个登记在案一年多的隐患需要陆地协调解决。

化验室废弃化学品,由专业危废处理公司无害化处理,如此简单的问题会成为隐患?

然而,事实上就因为危废处理公司合同原因,拖了近一年也没能解决。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家公司给予的答复,竟是公司工作量大,运输车辆比较紧张,安排不过来。

简单而粗暴的理由,凸显的是危废行业龙头公司的强势地位。而与此相映照的是目前海油系统内的危废收集处理、工业固废处置方面的尴尬地位。

2018年1月5日,该终端厂又提出了另一个固废处理诉求:2015年大修时产生的蓄电池,因合同原因一直未能清运。

“除了产业发展自身受制于危险废物经营许可、废物处理许可,资质等级证书、道路运输许可等法律法规方面的限制,更多的还是我们自身产业定位和修炼内功的问题。”刘伟安一句话指出了问题所在。

而据了解,区域系统内从事节能环保产业的单位,目前都受制于资质条件和自身实力而无法接招,在专业领域、产业服务职能上还做不到见招拆招。

“整个节能环保产业面临着市场巨大机遇与公司资源不足及机制不匹配的矛盾。”在刘怀增看来,其实两件事儿,凸显的是中国海油在节能环保产业需求与实际能力上的不对等。

这也意味着在未来的节能环保领域,中国海油在危废处理、固废处理方面,在实现行业内固废物资的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处置技术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此同时,发现自身不足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海油未来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巨大潜力。

弯道超车抓机遇

“其实,现阶段的中国环保产业还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总体规模小,其产业的边界和内涵仍在不断地丰富和延伸。”刘伟安介绍说。

数据表明,2016年环保产业呈现明显上涨的态势,国家在环保投资额占GDP的比重显著增加,环保产业产值增速提高,增幅超过了20%。

而随着政府层面环保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强,以及循环经济建设的日益推进,节能环保产业正在成为一个新的经济热点:预计到2020年,节能环保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

“十三五”期间,国家经济发展作出新的改革部署,提出绿色发展的新定位,环保产业规模、产业结构、技术水平和市场化程度都会有较大提升。

以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中国经济的重要引擎、世界四大湾区中人口最多的粤港澳大湾区为例,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大湾区绿色发展战略,而要落实和发展大湾区的绿色、宜居、低碳、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整个湾区对清洁油气能源的需求,对节能环保产业的发展需求,是一个被长期看好的大趋势。

事实上,中国海油和粤港澳大湾区“蓝色经济”渊源颇深。中国海油所属的国内第一个深水气田——荔湾3-1气田已经为粤港澳大湾区输送了超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在改善地区能源结构、保障地方能源安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十三五”规划的大背景下,除了绿色发展本身对清洁能源的需求,伴随着国家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上的深刻变革,如何在保障青山绿水的基础上发展经济,也将需要更为专业化、系统化的环保服务产业。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十三五”期间,环保产业的投资将达到17万亿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蛋糕,如果我们不从自身产业定位上重新审视,不从修炼内功上从头做起,必将失去搭上这趟百年难遇历史快车的机会。

“在建设环保产业一体化这个新的、更高的目标上,需要在新的起点上,进一步与地方循环经济和环保综合型龙头企业合作与协同。”刘伟安建议。

经过近十年的高速发展,海油发展安全环保分公司通过产业塑造,已经形成了工程、运营、检测、研发一体化的服务产业链。

“公司产业链条的横向完善,也是对现有产业的纵向创新和深度发展。”刘怀增认为,要实现弯道超车,海油环保产业必须在国家产业机构调整中,在区域政府引进环保产业的过程中迎头赶上。(特约记者 夏雪峰)

延伸阅读

环保产业政策,他们怎么做?

美国主要依靠联邦政府通过执行环境法规,制定国家层次的宏观战略、联邦政府机构的研究与开发活动、与工业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提供财政支持以及为企业提供培训和信息服务等促进环保产业的发展。

首先是环境法规推动了环保产业的增长。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国会通过了20多部涉及水环境、大气污染、废物管理、污染场地清除等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每部法律都对污染者或公共机构应采取的行动提出了严格的法律要求。

同时在环境技术支持方面,美国联邦政府制定发布了国家环境技术战略报告,要求联邦政府各机构和工业界紧密合作,支持环境技术的研究,同时强调联邦政府对工业界提供支持,正是这种支持对美国环境技术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另外,政府还提供财政支持、政策支持,并加速环保产业商业化产业化过程,最终建立政府和工业界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发展先进的环境技术和污染控制技术,增加美国环境技术出口,促进联邦各机构和私人部门的参与,弥补私人投资者的短期利益和国家长远利益之间的空白。

行业上领先的日本的环境政策基本法包括环境污染防治、自然资源管理和生态保护方面的内容,它原则性地规定了国家进行环境保护的基本制度和组织方法,社会各主体在环境保护中的义务和责任。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激励和帮助企业进行污染物回收和处理,建立了一套成功有效的援助机制,并且形成了针对中长期目标的专业正规教育,针对政府官员、企业管理人员、一般市民的社会性教育等环境教育体系。

总体来说,从世界各国环保产业政策来看,环境意识的提高是环保产业发展的基础动力,而政府制定的环境法规是环保产业发展的强制动力,方针政策是环保产业发展的引力与支撑力,最终,环保产业自身开辟多元化社会融资渠道,促使环保产业可持续发展,才是值得环保产业借鉴的关键。(夏雪峰 整理)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