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戈壁滩上迎朝阳
发布日期:2018-01-01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新疆新年的日出时间,比天津晚了两个多小时。但47岁的王国强,照例在天津的日出时间“点亮”帐篷。

帐篷里的小火炉早就熄灭了。他是被冻醒的。在不施工的情况下,大马力发电机会停止发电。夜里给他带来光明的,除了火炉、手机,就只有一个手电筒。

摸出手电筒后,他又从枕头下面拽出一张不知翻看了多少遍的报纸。又不知翻看了多少遍后,天亮了。

阳光顺着帐篷的缝隙钻了进来。王国强嚼了几口方便面,便爬了出去。外面,天空是碧蓝的,一丝云彩也没有;高低起伏的沙漠,像被水洗过一样干净;风是沙漠的雕塑师,温柔的沙丘上入目即是被风吹出的条纹。

他无心观看风景,吆喝了一声后,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王国强是中海油服物探事业部的一名员工。他的工作地点本在天津,但由于新疆基地人少活儿多,便被抽调过来打个“短工”。谁知,这“短工”打着打着就成了“长工”——17个月过去了,他只在天津的家待了20多天。这份工作的前缀是“物探”,实际上他相当于一个“建筑工”——负责每口井的钻前工程。

钻前工程是为钻井作业提供满足钻井要求所需井场的先期工程,简单来说,就是综合考察井场后,为即将就位的钻机挖个大坑、浇注水泥、焊个圆井、下个8米长的中心导管。看似简单,却是钻井作业的基础工程,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稍有差池,就会导致钻井施工无法正常进行。

这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一个钻前工程下来,他至少要在足球场大的一块地方,来回走上30多公里。

对这员老将来说,累点不算什么,技术上也是驾轻就熟,至今令他皱眉的就是这沙漠——晚上睡着睡着,沙尘暴就来了,嘴里、被窝里全是沙子;施工设备也不堪其扰,水都进不去的地方,细沙子却能钻进去,不及时处理根本没法用……同样难受的是,在新疆,来自中海油服一口井的开路先锋,往往只有他一员。

就在王国强一行人奋战在井场时,中海油服固井人员肖扬已随队向戈壁滩进发。肖扬本是中海油服一名海上员工,即将去国外施工的他,被派到新疆接受“历练”。

在历练的两个月时间里,他去过4次戈壁滩、1次天山。每次听说去戈壁滩,他都会“小确幸”一番。因为,天山实在太冷了,去过一次后,他感冒发烧了好几天。

在令肖扬后怕的天山深处,常磊所在的那支队伍已将下油套管作业进行了三天。当阳光照进天山时,常磊正在钻台的狭小空间

里靠做俯卧撑取暖。

新年到了,常磊许了一个心愿:回到中海油服新疆作业支持基地后,一定要给8岁的女儿补过一次生日。就在昨天夜里,他才发现,微信里有女儿发来的过生日的视频。他曾答应陪女儿过生日,然而,忙着、忙着却错过了。(郝艳军 李佑坤 王晓蕾 杨永杰)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戈壁滩上迎朝阳
发布日期:2018-01-01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新疆新年的日出时间,比天津晚了两个多小时。但47岁的王国强,照例在天津的日出时间“点亮”帐篷。

帐篷里的小火炉早就熄灭了。他是被冻醒的。在不施工的情况下,大马力发电机会停止发电。夜里给他带来光明的,除了火炉、手机,就只有一个手电筒。

摸出手电筒后,他又从枕头下面拽出一张不知翻看了多少遍的报纸。又不知翻看了多少遍后,天亮了。

阳光顺着帐篷的缝隙钻了进来。王国强嚼了几口方便面,便爬了出去。外面,天空是碧蓝的,一丝云彩也没有;高低起伏的沙漠,像被水洗过一样干净;风是沙漠的雕塑师,温柔的沙丘上入目即是被风吹出的条纹。

他无心观看风景,吆喝了一声后,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王国强是中海油服物探事业部的一名员工。他的工作地点本在天津,但由于新疆基地人少活儿多,便被抽调过来打个“短工”。谁知,这“短工”打着打着就成了“长工”——17个月过去了,他只在天津的家待了20多天。这份工作的前缀是“物探”,实际上他相当于一个“建筑工”——负责每口井的钻前工程。

钻前工程是为钻井作业提供满足钻井要求所需井场的先期工程,简单来说,就是综合考察井场后,为即将就位的钻机挖个大坑、浇注水泥、焊个圆井、下个8米长的中心导管。看似简单,却是钻井作业的基础工程,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稍有差池,就会导致钻井施工无法正常进行。

这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一个钻前工程下来,他至少要在足球场大的一块地方,来回走上30多公里。

对这员老将来说,累点不算什么,技术上也是驾轻就熟,至今令他皱眉的就是这沙漠——晚上睡着睡着,沙尘暴就来了,嘴里、被窝里全是沙子;施工设备也不堪其扰,水都进不去的地方,细沙子却能钻进去,不及时处理根本没法用……同样难受的是,在新疆,来自中海油服一口井的开路先锋,往往只有他一员。

就在王国强一行人奋战在井场时,中海油服固井人员肖扬已随队向戈壁滩进发。肖扬本是中海油服一名海上员工,即将去国外施工的他,被派到新疆接受“历练”。

在历练的两个月时间里,他去过4次戈壁滩、1次天山。每次听说去戈壁滩,他都会“小确幸”一番。因为,天山实在太冷了,去过一次后,他感冒发烧了好几天。

在令肖扬后怕的天山深处,常磊所在的那支队伍已将下油套管作业进行了三天。当阳光照进天山时,常磊正在钻台的狭小空间

里靠做俯卧撑取暖。

新年到了,常磊许了一个心愿:回到中海油服新疆作业支持基地后,一定要给8岁的女儿补过一次生日。就在昨天夜里,他才发现,微信里有女儿发来的过生日的视频。他曾答应陪女儿过生日,然而,忙着、忙着却错过了。(郝艳军 李佑坤 王晓蕾 杨永杰)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