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设

在俄罗斯撑起“中国制造”
发布日期:2017-09-08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8月16日,亚马尔项目最后两个模块缓缓驶离海油工程青岛场地码头,奔赴遥远的俄罗斯。

青岛场地7号楼是亚马尔项目办公楼。如今,曾经热闹繁忙的各楼层,已经稍显冷清。曾经的高管办公室406房间里只有一个长条桌,海油工程青岛公司总经理吕屹和副总经理韩少宁坚守了三年。

青岛公司投入最强大的管理队伍,公司领导班子亲自坐镇指挥,使该项目部成为所有项目中级别最高、投入队伍最庞大的项目组织机构。把一个项目当作一个公司来管理,这在海油工程还是第一次。

舾装保温通风作业部副经理崔峰瑞最津津乐道的是一台泡沫玻璃切割机的故事。

亚马尔项目存在大量深冷保温管线。由于深冷保温的预制和施工被国外公司垄断,项目开工之初举步维艰。其中,在泡沫玻璃的切割上,任何一个中国海油工程场地都不敢轻易触碰。面对国外公司的技术封锁,青岛公司成立专项课题组,六七个人不分黑天白夜反复研究,终于诞生世界上第一台半自动泡沫玻璃切割机。

亚马尔项目极寒的气候条件对于油漆施工质量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该项目总涂装面积达157万平方米,其中仅防火涂层面积就达25万平方米。这对习惯了传统喷涂的海油工程来说压力非常大。过去,最大一个项目喷涂面积也不过3万平方米。更何况,还有2万平方米防低温飞溅涂层。

防低温飞溅涂层(简称CSP)是LNG和FLNG核心工艺模块特有的涂层系统,主要功能是防止-196℃的液化天然气飞溅到钢结构上,引发钢结构脆性断裂,带来人员和财产损失。该涂层施工工艺复杂,施工难度极高。目前,世界上只有韩国等少数国家掌握该涂层的施工技术。

舾装保温通风作业部经理韩路磊相信,韩国人可以做到的,姓韩的中国人同样也可以做到。项目还未开工时,他就组织公司技术骨干,对CSP的每道施工工序反复进行推敲,实验、失败、再实验是韩路磊和他的团队每天都要经历的工作。短短半年时间内,他们先后攻克了CSP涂层超低温施工、CSP机械化喷涂等10多项关键技术,累计节约成本1400万元人民币,就连一向对中方持怀疑态度的国外业主,也为韩路磊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同样的故事,对极寒焊接技术研发负责人温志刚同样意味深长。焊接工程师虽身处气候宜人的青岛场地,却依旧能感受到北极阵地那种特殊的“冷”——技术难度高,要求适应低至-50℃环境设计要求。

“以往摸着石头就能过河,这次没石头可摸!-50℃对于不少碳钢材料而言是一个门槛,低温下钢铁变成‘纸老虎’,摸不准它的脾气。起初有些无从下手。”然而焊接人身上那股子执拗劲儿让温志刚发下狠心:豁出去也要降服这个“拦路虎”。

经过反复实验,焊接团队从全球上千种焊材中遴选出十几种材料并进行了反复试验,最终成功解决焊缝-50℃低温冲击韧性难题,具备-196℃不锈钢焊接施工能力,18万吨钢材成功拼接起来,带着“中国制造”的烙印陆续挺进北极。(郝艳军 李超 刘光雅 仝明磊)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在俄罗斯撑起“中国制造”
发布日期:2017-09-08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8月16日,亚马尔项目最后两个模块缓缓驶离海油工程青岛场地码头,奔赴遥远的俄罗斯。

青岛场地7号楼是亚马尔项目办公楼。如今,曾经热闹繁忙的各楼层,已经稍显冷清。曾经的高管办公室406房间里只有一个长条桌,海油工程青岛公司总经理吕屹和副总经理韩少宁坚守了三年。

青岛公司投入最强大的管理队伍,公司领导班子亲自坐镇指挥,使该项目部成为所有项目中级别最高、投入队伍最庞大的项目组织机构。把一个项目当作一个公司来管理,这在海油工程还是第一次。

舾装保温通风作业部副经理崔峰瑞最津津乐道的是一台泡沫玻璃切割机的故事。

亚马尔项目存在大量深冷保温管线。由于深冷保温的预制和施工被国外公司垄断,项目开工之初举步维艰。其中,在泡沫玻璃的切割上,任何一个中国海油工程场地都不敢轻易触碰。面对国外公司的技术封锁,青岛公司成立专项课题组,六七个人不分黑天白夜反复研究,终于诞生世界上第一台半自动泡沫玻璃切割机。

亚马尔项目极寒的气候条件对于油漆施工质量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该项目总涂装面积达157万平方米,其中仅防火涂层面积就达25万平方米。这对习惯了传统喷涂的海油工程来说压力非常大。过去,最大一个项目喷涂面积也不过3万平方米。更何况,还有2万平方米防低温飞溅涂层。

防低温飞溅涂层(简称CSP)是LNG和FLNG核心工艺模块特有的涂层系统,主要功能是防止-196℃的液化天然气飞溅到钢结构上,引发钢结构脆性断裂,带来人员和财产损失。该涂层施工工艺复杂,施工难度极高。目前,世界上只有韩国等少数国家掌握该涂层的施工技术。

舾装保温通风作业部经理韩路磊相信,韩国人可以做到的,姓韩的中国人同样也可以做到。项目还未开工时,他就组织公司技术骨干,对CSP的每道施工工序反复进行推敲,实验、失败、再实验是韩路磊和他的团队每天都要经历的工作。短短半年时间内,他们先后攻克了CSP涂层超低温施工、CSP机械化喷涂等10多项关键技术,累计节约成本1400万元人民币,就连一向对中方持怀疑态度的国外业主,也为韩路磊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同样的故事,对极寒焊接技术研发负责人温志刚同样意味深长。焊接工程师虽身处气候宜人的青岛场地,却依旧能感受到北极阵地那种特殊的“冷”——技术难度高,要求适应低至-50℃环境设计要求。

“以往摸着石头就能过河,这次没石头可摸!-50℃对于不少碳钢材料而言是一个门槛,低温下钢铁变成‘纸老虎’,摸不准它的脾气。起初有些无从下手。”然而焊接人身上那股子执拗劲儿让温志刚发下狠心:豁出去也要降服这个“拦路虎”。

经过反复实验,焊接团队从全球上千种焊材中遴选出十几种材料并进行了反复试验,最终成功解决焊缝-50℃低温冲击韧性难题,具备-196℃不锈钢焊接施工能力,18万吨钢材成功拼接起来,带着“中国制造”的烙印陆续挺进北极。(郝艳军 李超 刘光雅 仝明磊)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