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动态

针尖上的舞蹈
——国内海上首次实现超浅层大位移裸眼砾石充填作业
发布日期:2017-09-2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9月11日,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乐东22-1气田调整井项目乐东22-1-A20H井成功放喷高产气流,标志着中国海油完成国内海上首个超浅层大位移水平井裸眼砾石充填钻完井项目。这意味着中国海油钻完井技术在全球同行业内的技术实力处于领先水平。

挑战超浅层的构想,先后被四家行业领先的公司拒绝,在外方的质疑声中,中国海油人用国产工具创造了可能,打开了超浅层油气资源的大门。

外方质疑“最多撑到半程,必漏”

“按这个压力充填,泵压最多撑到半程,必漏!”这已经是被全球第四家行业领先的公司拒绝了。

面对外方专家的质疑,项目经理刘和兴不服气,但必须正视的是,要在垂直深度500米左右的海底地层打出1300米以上的水平井,这种超浅层大位移水平井的技术难度堪比深水,疏松、易漏,且类似的作业充填成功率极低。

超浅层钻完井技术是打开莺歌海盆地,乃至全海域超浅层油气资源大门的钥匙。随着海上油气田开发进入中后期,超浅层资源的开发能力显得尤为迫切。

路还得一步一步走。目标储层埋藏浅,乐东22-1圈闭处于莺歌海盆地中央底辟背斜构造带,泥质含量高、粒径小、出砂风险极高。在国际上,海上超浅层大位移水平井裸眼砾石充填作业已属罕见,在国内根本没有先例。更何况这批井的目的层位厚度最薄处只有0.3米,可供砾石充填作业的压力操作窗口极小,充填操控难度大。

找准根源,精细管理。“既然泵压高,就想办法降低泵压。”完井项目经理孟文波说,这就考验钻完井的材料和工艺选择。因此,在设计阶段及作业期间,项目组成员一方面多次与国内外专业公司交流充填技术方案,另一方面进行砾石充填适应性专题实验,并根据实钻情况优化充填参数及施工工艺,还创新性地在超轻质陶粒填充液中加入了减阻剂。

国产工具让不可能成可能

“从地面设备到井下工具,除了超轻质陶粒,都是国产化的。”刘和兴自豪地说,这批井证明了国产化工具在超浅层水平井钻完井技术上的能力。

“你们要是用国产化工具打成这批井,我们以后就不用在这个行业混了!”曾经刺痛整个项目组的这句话,海油人用实际行动驳回。

项目组首次采用非常规的2度大弯角马达,应对连续造斜动力不足,最大造斜率达7.3度/30米。“乐东22-1区块垂深600米前地层非常松软,造斜困难。”钻井总监程朋介绍,A17H、A19H两口井的初始造斜点为泥面深度以下70~80米处,连续造斜压力大,引入大弯角马达,最终实现入泥447米造斜至90度。

为降低井筒循环压力,项目组首次引入中海油服自主研发的储保EZFLO钻井液体系,打破南海西部近20年来通过高黏稠储保的思路,使钻井液达到“海水”流动性能,有效降低了井筒循环压力。

开动脑筋,在现有条件下,创造可能。多数工具都是在现有工具基础上进行多轮改造而来。钻完井与气田生产联合作业,安全生产压力大,项目组将井控抢险设备进行改进,首次将冷切割技术应用在钻完井作业中,实现无明火作业,比传统电焊切割省时0.75小时至1.5小时。

科研携手现场获佳绩

“这批调整井要实现在最薄厚度只有0.3米‘甜点’气层穿梭。”孟文波解释,角度每调整0.1度,在垂向上将会产生近5厘米的路径,加上21.5厘米的钻头,要在最薄处仅有0.3米气层穿梭,可谓“针尖上的舞蹈”。

井斜调整范围要精确到0.1度,前期油藏研究设计与现场的紧密配合,成为项目成功的关键一环。

“泥底辟上拱后,顶部塌陷,地震模糊,无法判断砂体展布和储层厚度。”周伟作为研究院颇有经验的研究人员,心里也没了底。

看着电脑上各色的线条,着实令人目眩。记者看到研究院交给现场的设计图,与模糊的地震图相比,判若两图,“甜点”储层延伸轨迹清晰可见。这背后是近三年的科研攻关。

从随钻开始,湛江地宫楼111室电话连接着现场,每前行一步都需要决策同步跟进,仅600米的水平段调整决策就进行了20多次。最终,钻头在分布不均、垂深不断变化、上下浮动的储层中的钻遇率达100%。

配产达到设计110%,四口井平均水平位移1415米,最大水垂比高达2.2,平均裸眼段长度650米……这些业绩的背后,是中国海油人凝聚力量向着超浅层油气资源开发迈出的坚实步伐。(记者 张毅 通讯员 张健 冯燕娴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针尖上的舞蹈
——国内海上首次实现超浅层大位移裸眼砾石充填作业
发布日期:2017-09-2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9月11日,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乐东22-1气田调整井项目乐东22-1-A20H井成功放喷高产气流,标志着中国海油完成国内海上首个超浅层大位移水平井裸眼砾石充填钻完井项目。这意味着中国海油钻完井技术在全球同行业内的技术实力处于领先水平。

挑战超浅层的构想,先后被四家行业领先的公司拒绝,在外方的质疑声中,中国海油人用国产工具创造了可能,打开了超浅层油气资源的大门。

外方质疑“最多撑到半程,必漏”

“按这个压力充填,泵压最多撑到半程,必漏!”这已经是被全球第四家行业领先的公司拒绝了。

面对外方专家的质疑,项目经理刘和兴不服气,但必须正视的是,要在垂直深度500米左右的海底地层打出1300米以上的水平井,这种超浅层大位移水平井的技术难度堪比深水,疏松、易漏,且类似的作业充填成功率极低。

超浅层钻完井技术是打开莺歌海盆地,乃至全海域超浅层油气资源大门的钥匙。随着海上油气田开发进入中后期,超浅层资源的开发能力显得尤为迫切。

路还得一步一步走。目标储层埋藏浅,乐东22-1圈闭处于莺歌海盆地中央底辟背斜构造带,泥质含量高、粒径小、出砂风险极高。在国际上,海上超浅层大位移水平井裸眼砾石充填作业已属罕见,在国内根本没有先例。更何况这批井的目的层位厚度最薄处只有0.3米,可供砾石充填作业的压力操作窗口极小,充填操控难度大。

找准根源,精细管理。“既然泵压高,就想办法降低泵压。”完井项目经理孟文波说,这就考验钻完井的材料和工艺选择。因此,在设计阶段及作业期间,项目组成员一方面多次与国内外专业公司交流充填技术方案,另一方面进行砾石充填适应性专题实验,并根据实钻情况优化充填参数及施工工艺,还创新性地在超轻质陶粒填充液中加入了减阻剂。

国产工具让不可能成可能

“从地面设备到井下工具,除了超轻质陶粒,都是国产化的。”刘和兴自豪地说,这批井证明了国产化工具在超浅层水平井钻完井技术上的能力。

“你们要是用国产化工具打成这批井,我们以后就不用在这个行业混了!”曾经刺痛整个项目组的这句话,海油人用实际行动驳回。

项目组首次采用非常规的2度大弯角马达,应对连续造斜动力不足,最大造斜率达7.3度/30米。“乐东22-1区块垂深600米前地层非常松软,造斜困难。”钻井总监程朋介绍,A17H、A19H两口井的初始造斜点为泥面深度以下70~80米处,连续造斜压力大,引入大弯角马达,最终实现入泥447米造斜至90度。

为降低井筒循环压力,项目组首次引入中海油服自主研发的储保EZFLO钻井液体系,打破南海西部近20年来通过高黏稠储保的思路,使钻井液达到“海水”流动性能,有效降低了井筒循环压力。

开动脑筋,在现有条件下,创造可能。多数工具都是在现有工具基础上进行多轮改造而来。钻完井与气田生产联合作业,安全生产压力大,项目组将井控抢险设备进行改进,首次将冷切割技术应用在钻完井作业中,实现无明火作业,比传统电焊切割省时0.75小时至1.5小时。

科研携手现场获佳绩

“这批调整井要实现在最薄厚度只有0.3米‘甜点’气层穿梭。”孟文波解释,角度每调整0.1度,在垂向上将会产生近5厘米的路径,加上21.5厘米的钻头,要在最薄处仅有0.3米气层穿梭,可谓“针尖上的舞蹈”。

井斜调整范围要精确到0.1度,前期油藏研究设计与现场的紧密配合,成为项目成功的关键一环。

“泥底辟上拱后,顶部塌陷,地震模糊,无法判断砂体展布和储层厚度。”周伟作为研究院颇有经验的研究人员,心里也没了底。

看着电脑上各色的线条,着实令人目眩。记者看到研究院交给现场的设计图,与模糊的地震图相比,判若两图,“甜点”储层延伸轨迹清晰可见。这背后是近三年的科研攻关。

从随钻开始,湛江地宫楼111室电话连接着现场,每前行一步都需要决策同步跟进,仅600米的水平段调整决策就进行了20多次。最终,钻头在分布不均、垂深不断变化、上下浮动的储层中的钻遇率达100%。

配产达到设计110%,四口井平均水平位移1415米,最大水垂比高达2.2,平均裸眼段长度650米……这些业绩的背后,是中国海油人凝聚力量向着超浅层油气资源开发迈出的坚实步伐。(记者 张毅 通讯员 张健 冯燕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