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渤海探井: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发布日期:2017-09-13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午夜12点,漆黑的海面上灯影跃动,渤海某井套铣作业即将开始,而距此数百公里外的渤海石油管理局工程技术作业中心值班室内,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也在酝酿。

这已是该井的第16趟钻。

8月14日,按照既定计划,这口井开始“大满贯”测井,可作业开始不久便仪器遇卡,在多次尝试解卡未果后,作业人员决定对井下“落鱼”进行打捞。

第一趟钻是常规穿心打捞,组合打捞工具、下钻、打捞,看似有条不紊的下钻却因遇阻而无法通过,考虑到井下放射源的安全,只能起钻更换打捞工具。

第二趟钻在下钻过程中,又遭遇电缆意外断裂,这让原本简单的战况变得逐渐复杂起来。

“老探井”徐鲲和经验丰富的高级钻井总监冯占军似乎“嗅”到了一丝火药味,“这口井不寻常,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必须去现场看看!”

第二天一早,直升机呼啸而起,两位沙场老将没有料到,一个生平未遇的劲敌已经磨刀以待。

……

这次套铣是第16次下钻,在此之前,该井已陆续进行了2次穿心打捞、4次打捞电缆、2次通井、3次套铣、3次打捞和1次铅印作业。

这也是临时指挥小组的第22个不眠夜,尽管身心的疲惫像海浪一样涌来,指挥小组的技术骨干们仍旧早早守在了值班室。亲自挂帅的工程技术作业中心副总经理刘小刚瞪着通红的双眼,反复要求大家对指令“千锤百炼”,把套铣深度精确再精确。

值班室变得异常安静,只有自鸣钟滴答的响声格外清晰。

突然,现场总监徐鲲沙哑的声音传来:“报告,当前测试钻具各项参数正常,请指示。”

“稳定参数开始套铣作业!”探井项目经理刘宝生一声令下,打响了决战第一枪。

指挥小组所有人目光如炬,紧紧盯着值班室内的参数屏幕,仿佛一个幅度稍大的深呼吸都能引起数据的异常波动。

“鱼头平稳入‘鞋’。”徐鲲的嗓音中掺杂了一丝喜悦。

“密度源离‘鱼顶’还有51厘米,在套铣通过‘鱼顶’时,尽量快速通过,防止损伤仪器,造成密度源遗落。”刘宝生说。

然而井下的“敌人”并没有轻易缴械,尽管套铣方案已经细之又细,但套铣到密度源顶部时,几次尝试通过还是遭遇了失败。

指挥小组经过反复论证,认为是密度源上方的耐磨块影响了套铣的进行,需要耐心地将耐磨块及整个仪器缓慢引入“铣鞋”。

作业过程缓慢,让人倍感焦灼,人们担心,缓慢的套铣如果对密度源造成哪怕一点伤害,都会让此前所有努力前功尽弃。

激烈争论中,两眼布满血丝的刘宝生斩钉截铁地说:“密度源为放射性物质,我们绝不能将放射源遗落井底,即使再困难,也要坚持!”连续22个日夜,这个年近四十的汉子没有踏进家门一步,没有睡过一个整觉,身后那张旧沙发成了他每天吃饭睡觉的地方。

每小时不足0.5米的套铣进尺考验着所有人的神经。刘小刚看着值班室墙上“发扬优快精神”几个大字若有所思,旋即站了起来,给大家打气道:“耐磨带也就仅仅0.61米,套铣过去了就会好的。”

果然,当套铣进行到3585米时,速度逐渐加快,到3596米时,套铣顺利完成。看到“敌人”的全面溃败,指挥小组吹响了冲锋号角,循环、垫稠浆、起钻,一系列后续作业势如破竹。

旭日东升之际,疲惫的人们没有了往日的压抑,因为这一夜,他们赢得了整个战役中决定性的胜利。

9月10日,在历时近27天、历经19趟钻后,该井密度源如约出井,为后续测井打捞提供了宝贵经验,值班室却又已经投入新的战斗。(特约记者 吴鹏 通讯员 耿立军)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渤海探井: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发布日期:2017-09-13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午夜12点,漆黑的海面上灯影跃动,渤海某井套铣作业即将开始,而距此数百公里外的渤海石油管理局工程技术作业中心值班室内,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也在酝酿。

这已是该井的第16趟钻。

8月14日,按照既定计划,这口井开始“大满贯”测井,可作业开始不久便仪器遇卡,在多次尝试解卡未果后,作业人员决定对井下“落鱼”进行打捞。

第一趟钻是常规穿心打捞,组合打捞工具、下钻、打捞,看似有条不紊的下钻却因遇阻而无法通过,考虑到井下放射源的安全,只能起钻更换打捞工具。

第二趟钻在下钻过程中,又遭遇电缆意外断裂,这让原本简单的战况变得逐渐复杂起来。

“老探井”徐鲲和经验丰富的高级钻井总监冯占军似乎“嗅”到了一丝火药味,“这口井不寻常,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必须去现场看看!”

第二天一早,直升机呼啸而起,两位沙场老将没有料到,一个生平未遇的劲敌已经磨刀以待。

……

这次套铣是第16次下钻,在此之前,该井已陆续进行了2次穿心打捞、4次打捞电缆、2次通井、3次套铣、3次打捞和1次铅印作业。

这也是临时指挥小组的第22个不眠夜,尽管身心的疲惫像海浪一样涌来,指挥小组的技术骨干们仍旧早早守在了值班室。亲自挂帅的工程技术作业中心副总经理刘小刚瞪着通红的双眼,反复要求大家对指令“千锤百炼”,把套铣深度精确再精确。

值班室变得异常安静,只有自鸣钟滴答的响声格外清晰。

突然,现场总监徐鲲沙哑的声音传来:“报告,当前测试钻具各项参数正常,请指示。”

“稳定参数开始套铣作业!”探井项目经理刘宝生一声令下,打响了决战第一枪。

指挥小组所有人目光如炬,紧紧盯着值班室内的参数屏幕,仿佛一个幅度稍大的深呼吸都能引起数据的异常波动。

“鱼头平稳入‘鞋’。”徐鲲的嗓音中掺杂了一丝喜悦。

“密度源离‘鱼顶’还有51厘米,在套铣通过‘鱼顶’时,尽量快速通过,防止损伤仪器,造成密度源遗落。”刘宝生说。

然而井下的“敌人”并没有轻易缴械,尽管套铣方案已经细之又细,但套铣到密度源顶部时,几次尝试通过还是遭遇了失败。

指挥小组经过反复论证,认为是密度源上方的耐磨块影响了套铣的进行,需要耐心地将耐磨块及整个仪器缓慢引入“铣鞋”。

作业过程缓慢,让人倍感焦灼,人们担心,缓慢的套铣如果对密度源造成哪怕一点伤害,都会让此前所有努力前功尽弃。

激烈争论中,两眼布满血丝的刘宝生斩钉截铁地说:“密度源为放射性物质,我们绝不能将放射源遗落井底,即使再困难,也要坚持!”连续22个日夜,这个年近四十的汉子没有踏进家门一步,没有睡过一个整觉,身后那张旧沙发成了他每天吃饭睡觉的地方。

每小时不足0.5米的套铣进尺考验着所有人的神经。刘小刚看着值班室墙上“发扬优快精神”几个大字若有所思,旋即站了起来,给大家打气道:“耐磨带也就仅仅0.61米,套铣过去了就会好的。”

果然,当套铣进行到3585米时,速度逐渐加快,到3596米时,套铣顺利完成。看到“敌人”的全面溃败,指挥小组吹响了冲锋号角,循环、垫稠浆、起钻,一系列后续作业势如破竹。

旭日东升之际,疲惫的人们没有了往日的压抑,因为这一夜,他们赢得了整个战役中决定性的胜利。

9月10日,在历时近27天、历经19趟钻后,该井密度源如约出井,为后续测井打捞提供了宝贵经验,值班室却又已经投入新的战斗。(特约记者 吴鹏 通讯员 耿立军)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