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滚”出来的亿方级油田
——渤海南部勘探开发一体化启示录
发布日期:2017-09-11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8月28日获悉,渤中34-1油田顺利通过国家储量核算审查,渤海海域又一个亿方级大油田诞生!

与渤海以往大油田发现最大的不同是,渤中34-1并非“一夜成名”,这是一个已开发10年的在生产油田,初期探明储量4000多万立方米,投产多年后,探明储量突破1亿立方米。这对于我国海上油田来说,尚属首次。

一个千万吨级油田如何挤进亿方级大油田行列?从“中型”变身为“大型”,渤中34-1油田的逆袭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逆袭的背后离不开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的深入贯彻,离不开思路和技术的创新,更离不开科研人员对‘大油田梦’不懈地追寻。”渤海石油研究院院长田立新简短的话,道出制度、科技和人的因素在油田发现过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渤南探区第一个新近系油气田

渤中34-1油田位于渤海南部。这片海域勘探开发近四十年来,油气发现屡有斩获,但有别于辽东湾、渤中等区块的整装油田,一向被称为“地质家考场”的渤南探区,被细碎断块分割得“四分五裂”,油田分布散、规模小,想在此“拼”出亿方级油田,难度极大。

翻开勘探形势图,构造如“摔碎了盘子再踩上一脚”的渤海湾南部18个油田如珍珠般散落。在这些油田中,渤中34-1起初的储量规模算不上最亮眼的,但该区域的多个“第一次”却都是从这个油田开始:渤南浅层勘探第一次试水、新近系发现的第一个油田、滚动勘探理念的第一次落地……渤中34-1从诞生之日起,就带着几分“革命者”和“试验田”的意味。

2003年1月,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钻探的渤中34-1S-1井完钻,在浅层新近系钻遇油层,测试获得商业油流,渤中34-1油田被发现。而此时,距渤中34-1构造第一口探井的钻探已时隔19年。

早在1984年初,渤海勘探对外合作阶段,渤中34-1构造西侧第一口探井渤中34-1-1井开钻,浅层发现零星油气踪迹,综合认定无商业价值而暂时中止评价工作。当时渤海勘探主要目的层还局限在中深层的古近系及潜山,这次钻探与浅层油气田的发现擦肩而过。

随着勘探程度的不断提高,2000年至2002年,渤海油田在渤中34地区重新部署三维地震采集,经过新一轮的处理与解释,又落实了一批构造和圈闭,研究层系开始从中深层向浅层转移。2003年,渤中34-1S-1井完钻,浅层明下段测试获得工业油流,该构造勘探评价攻坚战再次打响。

当时负责评价的项目组人员不足10人,渤南地区浅层勘探还未成气候,可借鉴经验几乎为零。地质工作者憋着一股攻坚啃硬的劲儿,集中兵力搞“会战”,最终在新近系部署钻探8口井,在主体区一举拿下3000万立方米的探明储量。

一个中型油田浮出水面,打开了渤海南部凹陷区浅层油气勘探的新局面,激活了渤南人对浅层勘探尘封已久的信心。

渤南探区第一个新近系油气田的发现,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既是喜讯,也是挑战。以往一直以构造圈闭为目标进行钻探的地质工作者,发现渤中34-1油田新近系明下段储层几乎全部为河流-浅水三角洲相砂岩,横向分布不稳定、油水关系复杂。这种油藏规模和分布受岩性影响很大,评价之路很难一蹴而就。

“纯构造油气藏储量仅占黄河口凹陷明下段已发现储量的13%,而构造-岩性复合型油气藏则占80%以上。因此,渤中34-1可能还有更大的潜力可挖。”原渤南勘探项目队队长牛成民在一次井位汇报中提道。

事实上,勘探家们的“预言”在2006年渤中34-1油田进入开发阶段后终被证实。

攻守之间,油田开发思路转变

有人进行过比喻,勘探阶段像是创业,不断对未知领域进行探寻;而开发则更像是守业,对已发现油田精耕细作,守好“家底”。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在“创业”阶段,勘探人员交出漂亮的成绩单。任务交接后,开发生产人员将“守业”任务完成得同样出色。在他们的努力下,渤中34-1油田至今实现连续7年稳产超100万立方米,连续2年稳产超200万立方米的超强业绩。

但如果10年来开发人员仅仅关注油田产量本身,我们今天不会看到一个亿方级油田的重装上阵。

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以往,开发比较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于产量的关注度往往多于储量。在渤中34-1油田开发项目中,开发生产人员展现了敢于走出‘舒适区’,转守为攻、开拓进取的精神。”渤海石油研究院油藏总师苏彦春说。

复杂断块油田又碰上了复杂河流相储层,这对于勘探和开发人员都是一场大考。2006年,油田进入开发阶段,为指导开发井实施及潜力储量评价,科研人员反复论证后发现,该区地质条件有利于明化镇组的砂体形成较强的地球物理响应,结合波阻抗反演技术,主力砂体的厚度和边界可以得到准确刻画。

经过摸排,开发生产人员惊喜地发现,许多砂体并未钻遇流体界面,油田紧邻渤海油气聚集最活跃的郯庐断裂带,储量存在增长空间。对储层有了清晰把控后,科研人员做出总体评价方案,完成过路井、水源井、领眼井等井型设计。

然而,地下情况总是比想象中复杂。第一批井实施后,效果并不理想。但科研人员并未气馁。经过调整,在第二批井实施后,油田局面被彻底打开。一些探井未钻遇的潜力砂体获得“重生”,储量大幅增长,较油田发现之初增加近2300万立方米,为渤中34-1油田最终“羽化成蝶”加足马力。

勘探开发一体化,油田实现华丽转身

近年来,渤海并不缺少大型油田的勘探发现,但因一些现实因素制约,许多油田目前尚无法开采。大油田不能投产,小油田单独开发经济效益有限。

2010年,渤海油田上产3000万吨,面对稳产压力,渤海人积极寻求突破重围的妙计锦囊。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为破解掣肘带来转机。

2012年,渤中34-1油田完成储量复算,探明储量的增加让勘探人员嗅到该区潜力。“滚动勘探”的理念第一次在渤海南部践行,勘探人员在渤中34-1油田周边进行滚动扩边,新发现渤中34-1-N4井区潜力,结合开发井深入评价,增加储量近800万立方米。

油田周边还能再找到油田!这算是勘探与开发的一次偶然性合作。在各专业的合力攻关下,渤中34-1油田储量规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一体化”意识在科研人心中觉醒。

2014年,渤海石油管理局深化改革,渤海油田打破专业壁垒,推动勘探、开发、生产各技术领域高度融合,践行一体化战略。2015年2月,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利用渤中34-1油田F平台成功实施第一口“一体化”井——F25井,喜获成功,之后又钻探8D井,两口井落实4个探明储量单元。

“新区块快速评价、快速上产,从方案设计到最终投产,仅用了三个月时间。新发现储量500多万立方米,节省完井费用约1500万元,成为渤海油田一体化理念正式提出后的经典案例。”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徐长贵说。

“一井多用”的设计概念和“边开发边勘探”的评价思路解决了油田急需可动用储量的难题,实现了效益最大化。渤中34-1油田不断扩边还带动渤南区域开发体系的启动,促成了渤中28/34油田群的整体联动,基础设施共享,“小区域”统筹为“大群体”,开发成本大大降低,潜在储量被释放。

2017年,渤中34-1油田华丽转身。渤海在生产油田中,超亿方级大油田从六个变为七个。

技术进步是油田发展的根本支撑

“渤中34-1油田群作为复杂河流相油田高效开发的代表,是多专业一体化、各部门联合作战的成果,通过油田周边找油田、油田内部找油田、技术创新找油田,持续增储上产,并实现‘以老带新、以大带小’的双赢模式。”渤南开发室主任张建民说。

从中深层转战浅层,从串联式接力到并联式一体化,从单打独斗到区域开发,在油田发展壮大过程中,科研人员开启一个又一个“脑洞”,为勘探开发注入新的生机与活力。发展离不开思路创新的引领,更离不开技术进步的支撑。

在油田评价初期,科研人员根据构造-岩性储层特点,建立起一套具有针对性的砂体描述技术,为后期渤南浅层油气藏的大规模勘探奠定了技术根基。

2008年以来,科研人员立足已发现油田,开展油田围区滚动评价,建立起全新控藏模式,浅层油气成藏断层和砂体研究向定量化推进。

2015年,渤海石油管理局多部门联动,首次在渤海浅层实施海底电缆高密度二次采集。通过开展专题研究,最终形成针对河流相油田综合调整的开发地震技术体系,仅在气云区和拼接带,新发现储量就超千万立方米。

2014~2016年,渤中28/34油田群综合调整,渤海石油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创新形成基于断裂封闭能力分析的复杂断块油田挖潜、基于沉积约束的储层构型研究及剩余油精细描述等关键技术,指导油田高效开发。

渤中28/34油田群综合调整以来,138口井全部零侧钻,增加储量超过千万立方米,降本增效数亿元,树立海上油田ODP(总体开发方案)实施的新标杆。

“发展就是不断继承与创新。渤中34-1油田是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的有力实践,为其他油田提供了经验。地下情况复杂多样,石油工业技术发展到今天的水平,依然无法做到百分之百了解地下全部信息。我们能做的就是依靠思路创新和技术进步,无限逼近地下真实,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断发掘油田潜能。”田立新说。(特约记 者王富东 通讯员 李扬 李正宇)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滚”出来的亿方级油田
——渤海南部勘探开发一体化启示录
发布日期:2017-09-11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8月28日获悉,渤中34-1油田顺利通过国家储量核算审查,渤海海域又一个亿方级大油田诞生!

与渤海以往大油田发现最大的不同是,渤中34-1并非“一夜成名”,这是一个已开发10年的在生产油田,初期探明储量4000多万立方米,投产多年后,探明储量突破1亿立方米。这对于我国海上油田来说,尚属首次。

一个千万吨级油田如何挤进亿方级大油田行列?从“中型”变身为“大型”,渤中34-1油田的逆袭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逆袭的背后离不开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的深入贯彻,离不开思路和技术的创新,更离不开科研人员对‘大油田梦’不懈地追寻。”渤海石油研究院院长田立新简短的话,道出制度、科技和人的因素在油田发现过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渤南探区第一个新近系油气田

渤中34-1油田位于渤海南部。这片海域勘探开发近四十年来,油气发现屡有斩获,但有别于辽东湾、渤中等区块的整装油田,一向被称为“地质家考场”的渤南探区,被细碎断块分割得“四分五裂”,油田分布散、规模小,想在此“拼”出亿方级油田,难度极大。

翻开勘探形势图,构造如“摔碎了盘子再踩上一脚”的渤海湾南部18个油田如珍珠般散落。在这些油田中,渤中34-1起初的储量规模算不上最亮眼的,但该区域的多个“第一次”却都是从这个油田开始:渤南浅层勘探第一次试水、新近系发现的第一个油田、滚动勘探理念的第一次落地……渤中34-1从诞生之日起,就带着几分“革命者”和“试验田”的意味。

2003年1月,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钻探的渤中34-1S-1井完钻,在浅层新近系钻遇油层,测试获得商业油流,渤中34-1油田被发现。而此时,距渤中34-1构造第一口探井的钻探已时隔19年。

早在1984年初,渤海勘探对外合作阶段,渤中34-1构造西侧第一口探井渤中34-1-1井开钻,浅层发现零星油气踪迹,综合认定无商业价值而暂时中止评价工作。当时渤海勘探主要目的层还局限在中深层的古近系及潜山,这次钻探与浅层油气田的发现擦肩而过。

随着勘探程度的不断提高,2000年至2002年,渤海油田在渤中34地区重新部署三维地震采集,经过新一轮的处理与解释,又落实了一批构造和圈闭,研究层系开始从中深层向浅层转移。2003年,渤中34-1S-1井完钻,浅层明下段测试获得工业油流,该构造勘探评价攻坚战再次打响。

当时负责评价的项目组人员不足10人,渤南地区浅层勘探还未成气候,可借鉴经验几乎为零。地质工作者憋着一股攻坚啃硬的劲儿,集中兵力搞“会战”,最终在新近系部署钻探8口井,在主体区一举拿下3000万立方米的探明储量。

一个中型油田浮出水面,打开了渤海南部凹陷区浅层油气勘探的新局面,激活了渤南人对浅层勘探尘封已久的信心。

渤南探区第一个新近系油气田的发现,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既是喜讯,也是挑战。以往一直以构造圈闭为目标进行钻探的地质工作者,发现渤中34-1油田新近系明下段储层几乎全部为河流-浅水三角洲相砂岩,横向分布不稳定、油水关系复杂。这种油藏规模和分布受岩性影响很大,评价之路很难一蹴而就。

“纯构造油气藏储量仅占黄河口凹陷明下段已发现储量的13%,而构造-岩性复合型油气藏则占80%以上。因此,渤中34-1可能还有更大的潜力可挖。”原渤南勘探项目队队长牛成民在一次井位汇报中提道。

事实上,勘探家们的“预言”在2006年渤中34-1油田进入开发阶段后终被证实。

攻守之间,油田开发思路转变

有人进行过比喻,勘探阶段像是创业,不断对未知领域进行探寻;而开发则更像是守业,对已发现油田精耕细作,守好“家底”。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在“创业”阶段,勘探人员交出漂亮的成绩单。任务交接后,开发生产人员将“守业”任务完成得同样出色。在他们的努力下,渤中34-1油田至今实现连续7年稳产超100万立方米,连续2年稳产超200万立方米的超强业绩。

但如果10年来开发人员仅仅关注油田产量本身,我们今天不会看到一个亿方级油田的重装上阵。

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以往,开发比较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于产量的关注度往往多于储量。在渤中34-1油田开发项目中,开发生产人员展现了敢于走出‘舒适区’,转守为攻、开拓进取的精神。”渤海石油研究院油藏总师苏彦春说。

复杂断块油田又碰上了复杂河流相储层,这对于勘探和开发人员都是一场大考。2006年,油田进入开发阶段,为指导开发井实施及潜力储量评价,科研人员反复论证后发现,该区地质条件有利于明化镇组的砂体形成较强的地球物理响应,结合波阻抗反演技术,主力砂体的厚度和边界可以得到准确刻画。

经过摸排,开发生产人员惊喜地发现,许多砂体并未钻遇流体界面,油田紧邻渤海油气聚集最活跃的郯庐断裂带,储量存在增长空间。对储层有了清晰把控后,科研人员做出总体评价方案,完成过路井、水源井、领眼井等井型设计。

然而,地下情况总是比想象中复杂。第一批井实施后,效果并不理想。但科研人员并未气馁。经过调整,在第二批井实施后,油田局面被彻底打开。一些探井未钻遇的潜力砂体获得“重生”,储量大幅增长,较油田发现之初增加近2300万立方米,为渤中34-1油田最终“羽化成蝶”加足马力。

勘探开发一体化,油田实现华丽转身

近年来,渤海并不缺少大型油田的勘探发现,但因一些现实因素制约,许多油田目前尚无法开采。大油田不能投产,小油田单独开发经济效益有限。

2010年,渤海油田上产3000万吨,面对稳产压力,渤海人积极寻求突破重围的妙计锦囊。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为破解掣肘带来转机。

2012年,渤中34-1油田完成储量复算,探明储量的增加让勘探人员嗅到该区潜力。“滚动勘探”的理念第一次在渤海南部践行,勘探人员在渤中34-1油田周边进行滚动扩边,新发现渤中34-1-N4井区潜力,结合开发井深入评价,增加储量近800万立方米。

油田周边还能再找到油田!这算是勘探与开发的一次偶然性合作。在各专业的合力攻关下,渤中34-1油田储量规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一体化”意识在科研人心中觉醒。

2014年,渤海石油管理局深化改革,渤海油田打破专业壁垒,推动勘探、开发、生产各技术领域高度融合,践行一体化战略。2015年2月,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利用渤中34-1油田F平台成功实施第一口“一体化”井——F25井,喜获成功,之后又钻探8D井,两口井落实4个探明储量单元。

“新区块快速评价、快速上产,从方案设计到最终投产,仅用了三个月时间。新发现储量500多万立方米,节省完井费用约1500万元,成为渤海油田一体化理念正式提出后的经典案例。”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徐长贵说。

“一井多用”的设计概念和“边开发边勘探”的评价思路解决了油田急需可动用储量的难题,实现了效益最大化。渤中34-1油田不断扩边还带动渤南区域开发体系的启动,促成了渤中28/34油田群的整体联动,基础设施共享,“小区域”统筹为“大群体”,开发成本大大降低,潜在储量被释放。

2017年,渤中34-1油田华丽转身。渤海在生产油田中,超亿方级大油田从六个变为七个。

技术进步是油田发展的根本支撑

“渤中34-1油田群作为复杂河流相油田高效开发的代表,是多专业一体化、各部门联合作战的成果,通过油田周边找油田、油田内部找油田、技术创新找油田,持续增储上产,并实现‘以老带新、以大带小’的双赢模式。”渤南开发室主任张建民说。

从中深层转战浅层,从串联式接力到并联式一体化,从单打独斗到区域开发,在油田发展壮大过程中,科研人员开启一个又一个“脑洞”,为勘探开发注入新的生机与活力。发展离不开思路创新的引领,更离不开技术进步的支撑。

在油田评价初期,科研人员根据构造-岩性储层特点,建立起一套具有针对性的砂体描述技术,为后期渤南浅层油气藏的大规模勘探奠定了技术根基。

2008年以来,科研人员立足已发现油田,开展油田围区滚动评价,建立起全新控藏模式,浅层油气成藏断层和砂体研究向定量化推进。

2015年,渤海石油管理局多部门联动,首次在渤海浅层实施海底电缆高密度二次采集。通过开展专题研究,最终形成针对河流相油田综合调整的开发地震技术体系,仅在气云区和拼接带,新发现储量就超千万立方米。

2014~2016年,渤中28/34油田群综合调整,渤海石油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创新形成基于断裂封闭能力分析的复杂断块油田挖潜、基于沉积约束的储层构型研究及剩余油精细描述等关键技术,指导油田高效开发。

渤中28/34油田群综合调整以来,138口井全部零侧钻,增加储量超过千万立方米,降本增效数亿元,树立海上油田ODP(总体开发方案)实施的新标杆。

“发展就是不断继承与创新。渤中34-1油田是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的有力实践,为其他油田提供了经验。地下情况复杂多样,石油工业技术发展到今天的水平,依然无法做到百分之百了解地下全部信息。我们能做的就是依靠思路创新和技术进步,无限逼近地下真实,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断发掘油田潜能。”田立新说。(特约记 者王富东 通讯员 李扬 李正宇)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