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公益

驰援排险
——LPG槽车和LNG槽车相撞后 中国海油积极配合当地政府化危为安
发布日期:2017-08-25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8月18日,气电集团广东管道公司(下称广东管道)收到中山市政府发来的感谢信,对中国海油在中山坦洲高速路段两辆危化品车追尾发生天然气泄漏应急处置过程中给予关键技术支持表示由衷感谢。

8月17日上午9时03分,广东管道安全总监苏明德突然接到中山市安监局紧急电话:“西部沿海高速一辆LPG(液化石油气)槽车和一辆LNG(液化天然气)槽车发生追尾车祸,LPG槽车车头损毁严重,LNG槽车发生泄漏,请海油派出专家支援。”

“好,我们马上支援!”苏明德挂断电话,心里咯噔一下:“LPG槽车撞上了LNG槽车,虽然LNG相对比较安全,但LPG是易燃易爆危化品,关键是发生在车流量大的高速路上!”

与此同时,中山市政府在事故发生时就启动了应急响应预案,消防、公安和安监等相关部门第一时间赶到了事故现场。

苏明德立即向公司总经理周巍作了报告,随即通知QHSE部副经理胡文庆和附近南朗站、南屏站员工,迅速带上可燃气体检测仪、空气呼吸器、防爆对讲机等救援工具奔赴现场。

“苏明德,你们到哪里了,能不能快点,泄漏产生的白雾还一直不散……”路上,苏明德的手机再次响起。现场情况刻不容缓,而公司距事发地约一小时的车程,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场必须立刻进行正确的LNG泄漏应急处置!”苏明德脑子飞速地旋转着,于是一条条应急处置建议指令通过电话传到现场。

“第一要密切注意风向,做好现场天然气检测,排查和杜绝一切火种,车辆必须是熄火状态;要用消防喷水消除静电,但喷水不要对着LNG泄漏口喷水,否则会融化泄漏口冰堵;密切监测罐车压力是否升高……”

时间在一分一秒煎熬中过去,手机不知道响了多少次,一次次沟通。

“总算把你们盼来了!”9时54分,苏明德和同事们抵达事故现场,市安监人员紧紧地握住了苏明德的手。“LPG槽车有没有泄漏?”在得知LPG槽车是空罐时,苏明德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大半。

事故现场,中山市相关部门已经对事故现场采取了隔离措施,疏散了周边居民,10余辆消防车、救援车正严阵以待,但LNG槽车尾部依然被一团白雾笼罩……

海油人迅速开展工作。很快,一条条信息反馈回来:槽车罐体压力约0.1兆帕,未升高处于正常状态;LNG泄漏口已结冰,没有蔓延趋势;白雾区可燃气体浓度虽达到5%,但白雾外1米未检测出可燃气体。

信息汇集后,苏明德心里更有底了。他安排现场继续监测泄漏,并和现场消防员交代注意事项后,便向应急指挥小组汇报:“安全风险可控。”

事故现场控制住了,接下来又一个难题摆在眼前:LNG槽车可是满载着近20吨的LNG啊,一直横亘在高速路上,堵塞的车辆长龙还在不停增加……

“由于泄漏位置位于管道接近罐体端,只有倒罐和排空两种方案才能消除隐患,但不管采取哪种方案都需要槽罐车业主单位尽快赶到,他们有相应的设施和操作流程。另外,我们已经通知了兄弟单位珠海LNG和贸易分公司熟悉LNG槽车的技术人员赶来,他们能提供更专业的卸载LNG操作。”苏明德向应急指挥小组汇报。

然而,因车主现场设备的原因和泄漏造成的加压困难,经历约1小时奋战,现场倒罐失败了,排空方式泄压LNG也不可行。

“密切监视泄漏情况,把事故槽车拉到附近中国海油LNG加注站进行倒灌操作,站里操作也比较安全可靠。”现场应急指挥组迅速做出了决策。

15时30分,中山市应急指挥小组和海油员工共同努力,在消防车的护送下,追尾槽罐车被拖至距事发地1公里外的中国海油坦洲LNG加注站。在站里员工的专业操作下,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奋战,倒罐作业终于在将近晚上23时顺利完成,至此,由两辆槽车追尾引发的安全隐患被彻底排除了。

“出事车辆虽然不是海油的,但是海油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和中山市政府携手合作,共同化解了这场危机,感谢你们啊!”中山市安监部门的人员握着苏明德的手久久不愿松开。(通讯员 丁兰)

科普知识

LPG、LNG安全性能

1.LNG泄漏后容易扩散,LPG反之。天然气的爆炸极限为5%至15%,其下限较液化石油气的1%要高,也就是说,一旦LPG泄漏更容易引起爆炸。另外,LNG在低温下储存,更安全。

2.LPG、LNG运输,我国目前LPG、LNG运输均采用汽车槽车。正常平均行驶速度60km/h。整个运输过程安全、稳定。经跟车实测,运行中LPG、LNG槽车内的压力基本不变,途中安全阀无放散现象,LPG、LNG几乎无损失。

3.LPG、LNG城区储罐采用自力降压、压力报警手动放空、安全阀起跳三层保护措施,同时,储罐液相进出口及出站总管设有紧急切断装置,保证了站内安全。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驰援排险
——LPG槽车和LNG槽车相撞后 中国海油积极配合当地政府化危为安
发布日期:2017-08-25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8月18日,气电集团广东管道公司(下称广东管道)收到中山市政府发来的感谢信,对中国海油在中山坦洲高速路段两辆危化品车追尾发生天然气泄漏应急处置过程中给予关键技术支持表示由衷感谢。

8月17日上午9时03分,广东管道安全总监苏明德突然接到中山市安监局紧急电话:“西部沿海高速一辆LPG(液化石油气)槽车和一辆LNG(液化天然气)槽车发生追尾车祸,LPG槽车车头损毁严重,LNG槽车发生泄漏,请海油派出专家支援。”

“好,我们马上支援!”苏明德挂断电话,心里咯噔一下:“LPG槽车撞上了LNG槽车,虽然LNG相对比较安全,但LPG是易燃易爆危化品,关键是发生在车流量大的高速路上!”

与此同时,中山市政府在事故发生时就启动了应急响应预案,消防、公安和安监等相关部门第一时间赶到了事故现场。

苏明德立即向公司总经理周巍作了报告,随即通知QHSE部副经理胡文庆和附近南朗站、南屏站员工,迅速带上可燃气体检测仪、空气呼吸器、防爆对讲机等救援工具奔赴现场。

“苏明德,你们到哪里了,能不能快点,泄漏产生的白雾还一直不散……”路上,苏明德的手机再次响起。现场情况刻不容缓,而公司距事发地约一小时的车程,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场必须立刻进行正确的LNG泄漏应急处置!”苏明德脑子飞速地旋转着,于是一条条应急处置建议指令通过电话传到现场。

“第一要密切注意风向,做好现场天然气检测,排查和杜绝一切火种,车辆必须是熄火状态;要用消防喷水消除静电,但喷水不要对着LNG泄漏口喷水,否则会融化泄漏口冰堵;密切监测罐车压力是否升高……”

时间在一分一秒煎熬中过去,手机不知道响了多少次,一次次沟通。

“总算把你们盼来了!”9时54分,苏明德和同事们抵达事故现场,市安监人员紧紧地握住了苏明德的手。“LPG槽车有没有泄漏?”在得知LPG槽车是空罐时,苏明德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大半。

事故现场,中山市相关部门已经对事故现场采取了隔离措施,疏散了周边居民,10余辆消防车、救援车正严阵以待,但LNG槽车尾部依然被一团白雾笼罩……

海油人迅速开展工作。很快,一条条信息反馈回来:槽车罐体压力约0.1兆帕,未升高处于正常状态;LNG泄漏口已结冰,没有蔓延趋势;白雾区可燃气体浓度虽达到5%,但白雾外1米未检测出可燃气体。

信息汇集后,苏明德心里更有底了。他安排现场继续监测泄漏,并和现场消防员交代注意事项后,便向应急指挥小组汇报:“安全风险可控。”

事故现场控制住了,接下来又一个难题摆在眼前:LNG槽车可是满载着近20吨的LNG啊,一直横亘在高速路上,堵塞的车辆长龙还在不停增加……

“由于泄漏位置位于管道接近罐体端,只有倒罐和排空两种方案才能消除隐患,但不管采取哪种方案都需要槽罐车业主单位尽快赶到,他们有相应的设施和操作流程。另外,我们已经通知了兄弟单位珠海LNG和贸易分公司熟悉LNG槽车的技术人员赶来,他们能提供更专业的卸载LNG操作。”苏明德向应急指挥小组汇报。

然而,因车主现场设备的原因和泄漏造成的加压困难,经历约1小时奋战,现场倒罐失败了,排空方式泄压LNG也不可行。

“密切监视泄漏情况,把事故槽车拉到附近中国海油LNG加注站进行倒灌操作,站里操作也比较安全可靠。”现场应急指挥组迅速做出了决策。

15时30分,中山市应急指挥小组和海油员工共同努力,在消防车的护送下,追尾槽罐车被拖至距事发地1公里外的中国海油坦洲LNG加注站。在站里员工的专业操作下,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奋战,倒罐作业终于在将近晚上23时顺利完成,至此,由两辆槽车追尾引发的安全隐患被彻底排除了。

“出事车辆虽然不是海油的,但是海油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和中山市政府携手合作,共同化解了这场危机,感谢你们啊!”中山市安监部门的人员握着苏明德的手久久不愿松开。(通讯员 丁兰)

科普知识

LPG、LNG安全性能

1.LNG泄漏后容易扩散,LPG反之。天然气的爆炸极限为5%至15%,其下限较液化石油气的1%要高,也就是说,一旦LPG泄漏更容易引起爆炸。另外,LNG在低温下储存,更安全。

2.LPG、LNG运输,我国目前LPG、LNG运输均采用汽车槽车。正常平均行驶速度60km/h。整个运输过程安全、稳定。经跟车实测,运行中LPG、LNG槽车内的压力基本不变,途中安全阀无放散现象,LPG、LNG几乎无损失。

3.LPG、LNG城区储罐采用自力降压、压力报警手动放空、安全阀起跳三层保护措施,同时,储罐液相进出口及出站总管设有紧急切断装置,保证了站内安全。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