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寻脉

开着大船去远航
发布日期:2017-08-23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2000多年前,一条以中国徐闻港、合浦港等港口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成就了世界性的贸易网络,丝绸、茶叶、瓷器向西而去,葡萄、石榴、玻璃流入东方百姓家。如今,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劈波斩浪的巨轮,不绝于耳的汽笛声,再次唤醒了沉寂已久的古老商路。

出身水手的我,30多年来一直在家门口海域转悠,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开着大船,远航到波斯湾。

2012年,海油工程沙特KCROP项目让我和“蓝疆”船一起,开启了我的第一次中东之行。波斯湾西北自阿拉伯河河口,东南到霍尔木兹海峡,面积24.1万平方千米,平均水深不足50米。但就是这片港湾,蕴藏着占世界石油总储量一半以上的石油,堪称“石油宝库”。

海水拍打着船舷,热辣辣的海风吹来,熏得眼睛都是辣辣的。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迷人的风景,这片海就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项目施工所在海域,海底管线交错纵横,密如蛛网,抛锚就位犹如在“雷区”行走,稍有不慎就会挂断管线。

更让我们感到煎熬的是,业主和负责项目的两家公司执行的标准不尽相同,文件审批非常艰难,有时,我们10多天都在等待一个审批。

原本计划的工期一拖再拖,完全看不到完工的希望,我们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

30多年的海洋石油工作经历,再难的我都挺过来了。我就不信,对于这些困难“蓝疆”这支“海上铁军”顶不住。

脱离陆地团队长周期的技术、图纸、方案审核,我们的团队就在现场办公,实现了“自给自足”;没有翻译,我们自己学习,逐步学会并熟练运用两国语言,实现项目运作无障碍沟通。

在现场,我们顶着高温,研究了一套全新的抛锚方案,对锚缆浮筒安装平台进行优化设计和改造,抛锚速度达到业主要求速度的4倍,浮筒安装速度也由原先20~30分钟缩短到3~5分钟。随后,我们再接再厉,完成了5个导管架、5座组块和1个栈桥的海上安装……

8个月后,我们终于拿下了这个项目,整个施工团队表现出的专业技艺赢得了来自美国、英国、法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施工方的称赞,好得让业主没话说。

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敲开了中东市场大门。而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成长,从不懂国际“游戏规则”到巧用“游戏规则”,我们的理念逐渐与国际接轨。

2015年,我开着“蓝疆”船再次走出国门,这次是到我们的“老邻居”文莱那里,这也是我国的海洋工程装备首次在文莱“亮相”。

可是,在业内以“难缠”著称的文莱壳牌业主,面对我们这个新的合作伙伴,明显存在着质疑。初入文莱,我们在国内“畅通无阻”的锚头缆就遭遇“水土不服”,不满足文莱壳牌公司通用的ABS规范,需要立即整改。

没有现成设备,我们自己制作工具,顶着40多摄氏度的甲板高温,最终提前完成8根锚头缆16个索节头的灌注工作。在旁指导的外国专家连声赞道:“WELLDONE!WELLDONE!”(干得好!干得好!)

布锚连浮筒作业期间,在1000米半径圈内,我们需要避开平台等水上十余个结构物,以及密密麻麻的海底管线、电缆,为了防止锚缆挂到电缆,我们需要连接的浮筒多达21个,这在“蓝疆”号近15年的作业中仅仅出现过两次。

45摄氏度的高温下,甲板水手的工服被汗浸透,贴在身上,个个脸上被晒得只有安全帽带一道白印儿,许多水手干脆用一块布遮住脸,抵挡太阳的暴晒。

更难的是,船上有来自1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名人员,大家生活习惯、宗教信仰上存在很大差异,稍不注意,就将引发冲突。

我们兼顾各国文化,尊重当地习俗,根据地域不同分配房间,细化到甚至将衣服都分开来洗;我们专门为穆斯林准备祈祷间,铺设祈祷毯;在斋月期间,我们精心准备丰盛美味的斋月食物,并规定禁止白天在穆斯林面前进食、饮水及抽烟。

这些暖心之举,得到大家的好评,也赢得了业主的友谊。

在“多国部队”的共同努力下,最终,我们提前工期18天,业主方向我们颁发了代表他们最高标准的“GOALZERO”(零事故)证书。

更让我意外的是,第二年我们收到了文莱市场回馈的“礼物”:中标了这家公司的文莱恒逸项目。

这五年,伴随着海油的大船,我的出国路其实并不平坦,中间的曲折,许多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是,我觉得,这些国外项目虽然艰难,却也有着别样的意义:干一个项目,树一个品牌,结一段友谊。

最近,我们又忙碌了起来,“蓝疆”船将要再次启程前往沙特,而我,也有机会再去见见那些老朋友。(口述 刘锦森 整理 通讯员 乔旭)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开着大船去远航
发布日期:2017-08-23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2000多年前,一条以中国徐闻港、合浦港等港口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成就了世界性的贸易网络,丝绸、茶叶、瓷器向西而去,葡萄、石榴、玻璃流入东方百姓家。如今,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劈波斩浪的巨轮,不绝于耳的汽笛声,再次唤醒了沉寂已久的古老商路。

出身水手的我,30多年来一直在家门口海域转悠,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开着大船,远航到波斯湾。

2012年,海油工程沙特KCROP项目让我和“蓝疆”船一起,开启了我的第一次中东之行。波斯湾西北自阿拉伯河河口,东南到霍尔木兹海峡,面积24.1万平方千米,平均水深不足50米。但就是这片港湾,蕴藏着占世界石油总储量一半以上的石油,堪称“石油宝库”。

海水拍打着船舷,热辣辣的海风吹来,熏得眼睛都是辣辣的。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迷人的风景,这片海就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项目施工所在海域,海底管线交错纵横,密如蛛网,抛锚就位犹如在“雷区”行走,稍有不慎就会挂断管线。

更让我们感到煎熬的是,业主和负责项目的两家公司执行的标准不尽相同,文件审批非常艰难,有时,我们10多天都在等待一个审批。

原本计划的工期一拖再拖,完全看不到完工的希望,我们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

30多年的海洋石油工作经历,再难的我都挺过来了。我就不信,对于这些困难“蓝疆”这支“海上铁军”顶不住。

脱离陆地团队长周期的技术、图纸、方案审核,我们的团队就在现场办公,实现了“自给自足”;没有翻译,我们自己学习,逐步学会并熟练运用两国语言,实现项目运作无障碍沟通。

在现场,我们顶着高温,研究了一套全新的抛锚方案,对锚缆浮筒安装平台进行优化设计和改造,抛锚速度达到业主要求速度的4倍,浮筒安装速度也由原先20~30分钟缩短到3~5分钟。随后,我们再接再厉,完成了5个导管架、5座组块和1个栈桥的海上安装……

8个月后,我们终于拿下了这个项目,整个施工团队表现出的专业技艺赢得了来自美国、英国、法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施工方的称赞,好得让业主没话说。

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敲开了中东市场大门。而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成长,从不懂国际“游戏规则”到巧用“游戏规则”,我们的理念逐渐与国际接轨。

2015年,我开着“蓝疆”船再次走出国门,这次是到我们的“老邻居”文莱那里,这也是我国的海洋工程装备首次在文莱“亮相”。

可是,在业内以“难缠”著称的文莱壳牌业主,面对我们这个新的合作伙伴,明显存在着质疑。初入文莱,我们在国内“畅通无阻”的锚头缆就遭遇“水土不服”,不满足文莱壳牌公司通用的ABS规范,需要立即整改。

没有现成设备,我们自己制作工具,顶着40多摄氏度的甲板高温,最终提前完成8根锚头缆16个索节头的灌注工作。在旁指导的外国专家连声赞道:“WELLDONE!WELLDONE!”(干得好!干得好!)

布锚连浮筒作业期间,在1000米半径圈内,我们需要避开平台等水上十余个结构物,以及密密麻麻的海底管线、电缆,为了防止锚缆挂到电缆,我们需要连接的浮筒多达21个,这在“蓝疆”号近15年的作业中仅仅出现过两次。

45摄氏度的高温下,甲板水手的工服被汗浸透,贴在身上,个个脸上被晒得只有安全帽带一道白印儿,许多水手干脆用一块布遮住脸,抵挡太阳的暴晒。

更难的是,船上有来自1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名人员,大家生活习惯、宗教信仰上存在很大差异,稍不注意,就将引发冲突。

我们兼顾各国文化,尊重当地习俗,根据地域不同分配房间,细化到甚至将衣服都分开来洗;我们专门为穆斯林准备祈祷间,铺设祈祷毯;在斋月期间,我们精心准备丰盛美味的斋月食物,并规定禁止白天在穆斯林面前进食、饮水及抽烟。

这些暖心之举,得到大家的好评,也赢得了业主的友谊。

在“多国部队”的共同努力下,最终,我们提前工期18天,业主方向我们颁发了代表他们最高标准的“GOALZERO”(零事故)证书。

更让我意外的是,第二年我们收到了文莱市场回馈的“礼物”:中标了这家公司的文莱恒逸项目。

这五年,伴随着海油的大船,我的出国路其实并不平坦,中间的曲折,许多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是,我觉得,这些国外项目虽然艰难,却也有着别样的意义:干一个项目,树一个品牌,结一段友谊。

最近,我们又忙碌了起来,“蓝疆”船将要再次启程前往沙特,而我,也有机会再去见见那些老朋友。(口述 刘锦森 整理 通讯员 乔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