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合作

首进前列 三年磨剑赴北极
自主创新 中国制造走出去
——中国海油亚马尔项目三年建造场景撷英
发布日期:2017-08-18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2016年5月9日,装有万吨液化天然气核心工艺模块的运输船缓缓驶离码头,目的地是北极圈内的俄罗斯萨贝塔港。

1月25日,春节临近,施工人员向先行装船的模块告别。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些模块已经成为他们最亲密的战友。

8月11日,伴随最后一座模块顺利登船,施工人员立刻投入到模块固定作业之中。一名施工人员正在专注地进行固定拉筋的安装尺寸测量,保证远洋运输安全。

亚马尔项目建造有着严格的工艺质量标准要求。2016年12月12日,在模块工艺管线安装现场,一名施工人员正在进行尺寸测量,确保管线支架安装的精确度。

2015年11月24日,青岛突降大雪,为了保证施工进度,施工人员冒着风雪严寒对优先使用的工字梁进行挑选分类。

2016年2月19日,施工人员正在对即将进行组装的甲板片喷涂防腐材料。防低温飞溅涂层是LNG核心工艺模块特有的涂层系统,目前只有少数国家掌握该涂层技术。

2016年10月20日,在转船制管作业部生产车间,施工人员正在对管材进行下料切割。

2015年5月20日,主结构钢板预制作业。通过技术攻关,中国海油成功突破了-50℃环境下服役钢材的行业焊接难题。 图片由特约记者赵家伍、韩庆拍摄。


编者按

8月16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最后一个模块装船起运,中国首次承揽的LNG核心工艺模块建造项目圆满收官。该项目历时三年,是中国承包商首次进入国际LNG建造第一梯队。在这三年里,中国海油协助国内厂家进行材料研发,积极推进项目国产化,用自身的高端制造助推中国品牌走出去。

一块钢板的旅行

我是一块钢板,来自湖南湘钢。

2016年12月,我和小伙伴们正躺在开往青岛的列车上,准备投身中国海油北极亚马尔LNG项目36个核心模块的建设中。

作为地地道道的国货,能够通过重重关卡入选亚马尔项目,是我的骄傲。这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级项目,又要工作在零下50摄氏度的北极,因此业主指定的材料设备几乎是清一色的“洋货”。为了让“中国制造”打出品牌,海油人做出了巨大努力。

通过检查后,我被送到仓储库房“亚马尔项目钢板区”。第二天,我被装上吊车,送到建造施工场地。一个个巨大的大罐体穿过钢材丛林,精准地“降落”在底座上。亚马尔项目的吊装效率,与项目初期相比已经提升了整整6倍。从空中俯瞰整个建造场地,一层一层的甲板片被吊起来,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设备和管线,像积木一样被拼插在一起。听现场的师傅说,这叫一体化建造,既提高工作效率又减少资源投入,亚马尔项目的一体化建造率已经从20%提升到45%。

我被铆工师傅组装在甲板片上,焊工师傅给我烤火,帮助我焊接固定。虽然被烤得暖洋洋的,但我也有点担心,以后要待在最低温度零下50摄氏度的北极,我会不会变脆骨折啊?

“别担心,咱们的极寒环境焊接工艺非常稳定,是海油技术人员自己研发的,抗脆能力完全可以达到国际标准的3倍以上。”旁边一位小伙伴看出了我的担忧,“我们到时还会穿上一种叫作泡沫玻璃的‘羽绒服’。这种材料的剪切工艺,原来只有国外极少数公司掌握,现在我们的手艺比他们还先进。”

我又经过了一系列工序——检验、打磨、防腐、穿保温服。最后,我所在的模块外面,还包上了蓝色和橘色的舾装板,也是用来御寒的,远远看去漂亮极了。想到马上要背井离乡,难免有些惆怅。夜深人静,大家一起聊天时才发现,原来都是响当当的国货,钢板、风管、百叶窗、电缆……大家来自全国各地的45家不同公司,整个项目的国产化程度达到90%以上,我再不用担心离别之苦了。

马上就要离开祖国了。我深知能够参与这个项目有多么不易,记得我出生时,制作我的老师傅的一句话又在我耳畔响起:“借着中国海油这班快车,我们湘钢也有‘北极名片’啦!”我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努力工作,让“中国制造”屹立在遥远的北极。(特约记者 吴翠萍 通讯员 胡卫震)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首进前列 三年磨剑赴北极
自主创新 中国制造走出去
——中国海油亚马尔项目三年建造场景撷英
发布日期:2017-08-18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2016年5月9日,装有万吨液化天然气核心工艺模块的运输船缓缓驶离码头,目的地是北极圈内的俄罗斯萨贝塔港。

1月25日,春节临近,施工人员向先行装船的模块告别。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些模块已经成为他们最亲密的战友。

8月11日,伴随最后一座模块顺利登船,施工人员立刻投入到模块固定作业之中。一名施工人员正在专注地进行固定拉筋的安装尺寸测量,保证远洋运输安全。

亚马尔项目建造有着严格的工艺质量标准要求。2016年12月12日,在模块工艺管线安装现场,一名施工人员正在进行尺寸测量,确保管线支架安装的精确度。

2015年11月24日,青岛突降大雪,为了保证施工进度,施工人员冒着风雪严寒对优先使用的工字梁进行挑选分类。

2016年2月19日,施工人员正在对即将进行组装的甲板片喷涂防腐材料。防低温飞溅涂层是LNG核心工艺模块特有的涂层系统,目前只有少数国家掌握该涂层技术。

2016年10月20日,在转船制管作业部生产车间,施工人员正在对管材进行下料切割。

2015年5月20日,主结构钢板预制作业。通过技术攻关,中国海油成功突破了-50℃环境下服役钢材的行业焊接难题。 图片由特约记者赵家伍、韩庆拍摄。


编者按

8月16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最后一个模块装船起运,中国首次承揽的LNG核心工艺模块建造项目圆满收官。该项目历时三年,是中国承包商首次进入国际LNG建造第一梯队。在这三年里,中国海油协助国内厂家进行材料研发,积极推进项目国产化,用自身的高端制造助推中国品牌走出去。

一块钢板的旅行

我是一块钢板,来自湖南湘钢。

2016年12月,我和小伙伴们正躺在开往青岛的列车上,准备投身中国海油北极亚马尔LNG项目36个核心模块的建设中。

作为地地道道的国货,能够通过重重关卡入选亚马尔项目,是我的骄傲。这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级项目,又要工作在零下50摄氏度的北极,因此业主指定的材料设备几乎是清一色的“洋货”。为了让“中国制造”打出品牌,海油人做出了巨大努力。

通过检查后,我被送到仓储库房“亚马尔项目钢板区”。第二天,我被装上吊车,送到建造施工场地。一个个巨大的大罐体穿过钢材丛林,精准地“降落”在底座上。亚马尔项目的吊装效率,与项目初期相比已经提升了整整6倍。从空中俯瞰整个建造场地,一层一层的甲板片被吊起来,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设备和管线,像积木一样被拼插在一起。听现场的师傅说,这叫一体化建造,既提高工作效率又减少资源投入,亚马尔项目的一体化建造率已经从20%提升到45%。

我被铆工师傅组装在甲板片上,焊工师傅给我烤火,帮助我焊接固定。虽然被烤得暖洋洋的,但我也有点担心,以后要待在最低温度零下50摄氏度的北极,我会不会变脆骨折啊?

“别担心,咱们的极寒环境焊接工艺非常稳定,是海油技术人员自己研发的,抗脆能力完全可以达到国际标准的3倍以上。”旁边一位小伙伴看出了我的担忧,“我们到时还会穿上一种叫作泡沫玻璃的‘羽绒服’。这种材料的剪切工艺,原来只有国外极少数公司掌握,现在我们的手艺比他们还先进。”

我又经过了一系列工序——检验、打磨、防腐、穿保温服。最后,我所在的模块外面,还包上了蓝色和橘色的舾装板,也是用来御寒的,远远看去漂亮极了。想到马上要背井离乡,难免有些惆怅。夜深人静,大家一起聊天时才发现,原来都是响当当的国货,钢板、风管、百叶窗、电缆……大家来自全国各地的45家不同公司,整个项目的国产化程度达到90%以上,我再不用担心离别之苦了。

马上就要离开祖国了。我深知能够参与这个项目有多么不易,记得我出生时,制作我的老师傅的一句话又在我耳畔响起:“借着中国海油这班快车,我们湘钢也有‘北极名片’啦!”我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努力工作,让“中国制造”屹立在遥远的北极。(特约记者 吴翠萍 通讯员 胡卫震)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