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油观察

天然气人民币体系畅想
发布日期:2017-08-1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随着全球能源清洁化转型步伐的加快,天然气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地位不断上升,甚至有望比肩石油成为主导性化石能源。作为未来全球天然气消费和贸易的主要大国之一,中国拥有哪些机遇?该如何作为?又将发挥哪些积极作用?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逐渐开始主导周边区域经济治理,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提出设想,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参与全球经济治理需要公共品,天然气人民币正是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经济治理的一个良好公共品。

所谓“天然气人民币”,是与石油美元相对应的一个概念,即通过人民币在天然气投资、生产和贸易中的广泛与大量使用,建立起在全球天然气市场实行以人民币计价与结算的运营体系。简言之,中国从天然气出口国购买天然气,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资源出口国再以人民币向中国购买商品或在中国进行投资等,实现人民币回流,形成一个闭环。

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是否具有可行性?

首先,本质上天然气人民币是防守型战略,不同于石油美元的进攻性战略。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无法做到使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风险转移至国外,而是推动国际外汇储备格局的多元化,不会挑战石油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如果成功构建,未来将是石油美元和天然气人民币并存互补的格局。

其次,一些重要的能源出口国与中日韩的能源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俄罗斯油气出口重心不断东移。美国页岩油气革命,使美国能源独立逐渐成形,美国从油气的净进口国开始向出口国甚至是净出口国转换。在国际市场上,中美两国在能源资源获取上的竞争无疑会全面趋缓。而对于东北亚国家而言,缓解和降低“亚洲溢价”是长期以来的现实需求,这构成了东北亚油气合作的内在基础。

再次,中国经济地位和区位优势明显,具备成立区域性甚至是全球性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条件。中国处于中亚天然气供应和东北天然气消费准枢纽地位,在构建跨国天然气管网方面具有明显的地理优势。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天然气管道和中俄天然气管道完成后,将形成近2000亿立方米的进口输气能力。近年俄罗斯油气出口的重心开始东移。2014年中俄双方商定,俄罗斯对华输气包括西线与东线两种方案,其中西线年供气量约为300亿立方米、东线方向约为380亿立方米。同时,我国在LNG(液化天然气)进口方面也有较好的地理条件和区位优势。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都是新兴的天然气供给大国,与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距离近,便于海上运输。

另外,以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的条件已日趋成熟。近年来,中国央行与其他央行和货币当局,签署了多个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在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均得到了广泛认可,已经开始发挥结算、投融资和储备货币的功能。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选择使用人民币开展贸易,人民币离岸市场也将呈现更加蓬勃的发展势头。

当然,天然气人民币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可忽视。中国提供天然气人民币这种公共品,面临着其他公共品,包括其他国际规则的竞争。一方面,这面临着东亚和周边国家关系和现有利益版图的挑战。但是天然气人民币符合东北亚国家共同的利益,这种内在利益的一致性构成我们协调解决这种挑战的有利因素。另一方面,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可能遭遇现有利益相关方的抵制。此外,天然气人民币体系作为全球经济治理的公共品,必然要考虑成本,涉及在中国切实发生的天然气贸易成本、天然气交付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成本、国内资本市场开放可能带来不利影响的隐性成本,以及国内行业调整所需付出的改革成本等。要建立发达、完善的区域天然气交易中心,无疑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人民币回流机制等方面还有很多艰巨任务。

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为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经济治理发挥哪些作用?

第一,通过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能够降低中国在天然气大宗商品交易当中的汇价风险,降低货币转换成本,以此增加中国与其他国家以人民币计价贸易结算的数额。通过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中国将在更多领域、更大范围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品。

第二,有助于提高对中国文化的认可度,并促进中国所提供的公共品被接受的程度。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带来的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也能够提高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文化认可度,这直接表现为中国所提供的公共品被接受的程度。成功的全球经济治理,需要获得其涉及的利益受体的赞同与合作,而文化的认可正是获得这种赞同的重要驱动因素之一。因此,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极大地促进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活动。

总之,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有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金融安全,并成为中国参与乃至引领全球经济治理的有力抓手。

(作者 黄晓勇 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记者李然整理)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天然气人民币体系畅想
发布日期:2017-08-12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随着全球能源清洁化转型步伐的加快,天然气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地位不断上升,甚至有望比肩石油成为主导性化石能源。作为未来全球天然气消费和贸易的主要大国之一,中国拥有哪些机遇?该如何作为?又将发挥哪些积极作用?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逐渐开始主导周边区域经济治理,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提出设想,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参与全球经济治理需要公共品,天然气人民币正是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经济治理的一个良好公共品。

所谓“天然气人民币”,是与石油美元相对应的一个概念,即通过人民币在天然气投资、生产和贸易中的广泛与大量使用,建立起在全球天然气市场实行以人民币计价与结算的运营体系。简言之,中国从天然气出口国购买天然气,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资源出口国再以人民币向中国购买商品或在中国进行投资等,实现人民币回流,形成一个闭环。

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是否具有可行性?

首先,本质上天然气人民币是防守型战略,不同于石油美元的进攻性战略。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无法做到使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风险转移至国外,而是推动国际外汇储备格局的多元化,不会挑战石油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如果成功构建,未来将是石油美元和天然气人民币并存互补的格局。

其次,一些重要的能源出口国与中日韩的能源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俄罗斯油气出口重心不断东移。美国页岩油气革命,使美国能源独立逐渐成形,美国从油气的净进口国开始向出口国甚至是净出口国转换。在国际市场上,中美两国在能源资源获取上的竞争无疑会全面趋缓。而对于东北亚国家而言,缓解和降低“亚洲溢价”是长期以来的现实需求,这构成了东北亚油气合作的内在基础。

再次,中国经济地位和区位优势明显,具备成立区域性甚至是全球性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条件。中国处于中亚天然气供应和东北天然气消费准枢纽地位,在构建跨国天然气管网方面具有明显的地理优势。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天然气管道和中俄天然气管道完成后,将形成近2000亿立方米的进口输气能力。近年俄罗斯油气出口的重心开始东移。2014年中俄双方商定,俄罗斯对华输气包括西线与东线两种方案,其中西线年供气量约为300亿立方米、东线方向约为380亿立方米。同时,我国在LNG(液化天然气)进口方面也有较好的地理条件和区位优势。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都是新兴的天然气供给大国,与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距离近,便于海上运输。

另外,以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的条件已日趋成熟。近年来,中国央行与其他央行和货币当局,签署了多个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在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均得到了广泛认可,已经开始发挥结算、投融资和储备货币的功能。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选择使用人民币开展贸易,人民币离岸市场也将呈现更加蓬勃的发展势头。

当然,天然气人民币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可忽视。中国提供天然气人民币这种公共品,面临着其他公共品,包括其他国际规则的竞争。一方面,这面临着东亚和周边国家关系和现有利益版图的挑战。但是天然气人民币符合东北亚国家共同的利益,这种内在利益的一致性构成我们协调解决这种挑战的有利因素。另一方面,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可能遭遇现有利益相关方的抵制。此外,天然气人民币体系作为全球经济治理的公共品,必然要考虑成本,涉及在中国切实发生的天然气贸易成本、天然气交付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成本、国内资本市场开放可能带来不利影响的隐性成本,以及国内行业调整所需付出的改革成本等。要建立发达、完善的区域天然气交易中心,无疑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人民币回流机制等方面还有很多艰巨任务。

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为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经济治理发挥哪些作用?

第一,通过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能够降低中国在天然气大宗商品交易当中的汇价风险,降低货币转换成本,以此增加中国与其他国家以人民币计价贸易结算的数额。通过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中国将在更多领域、更大范围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品。

第二,有助于提高对中国文化的认可度,并促进中国所提供的公共品被接受的程度。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带来的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也能够提高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文化认可度,这直接表现为中国所提供的公共品被接受的程度。成功的全球经济治理,需要获得其涉及的利益受体的赞同与合作,而文化的认可正是获得这种赞同的重要驱动因素之一。因此,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极大地促进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活动。

总之,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有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金融安全,并成为中国参与乃至引领全球经济治理的有力抓手。

(作者 黄晓勇 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记者李然整理)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