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作业

张迎朝:智耕南海的探路者
发布日期:2017-06-05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勤奋执著,踏石留印。”说到南海西部石油研究院副院长张迎朝,同事们都这么评价。

在勤耕南海的20年里,张迎朝坚持着敢为人先、大胆探索的信念,从一个普通的研究人员逐渐成长为中国海油进军南海深水先锋队中的一员领军人物。

2001年,当张迎朝刚刚成长为一名项目经理时,便遇到了珠江口西部、北部湾盆地这块“烫手的山芋”。由于油气优势运移方向不明、陆相储层横向变化快,珠江口西部、北部湾盆地的勘探工作进入“瓶颈期”。

当时,很多科研人员对这两大盆地的勘探前景持悲观态度,认为很难再有大中型油气田发现。而张迎朝通过对两大盆地的钻井、地震、基础地质资料一遍又一遍的复查,对烃源、储层、圈闭等基本成藏反复琢磨,惊喜地发现两大盆地巨大的勘探潜力。从那以后,张迎朝心中暗暗立志:“一定要让两大盆地的勘探‘解冻’。”

接下来的数年里,张迎朝一头钻进基础理论和油气成藏基本要素的研究中,经常加班至深夜。终于,他发现前人对该区构造应力场响应的认识局限,引入了“走滑叠加应变”新认识,并进一步拓展形成一套基于“伸展-走滑”构造变形理论的成藏、储层预测技术。该技术体系对文昌19-1南、文昌19-6、文昌8-3东、涠洲11-1东等油田的钻探发现和评价作出了突出贡献,从而验证了其理论的合理性,也让久旱的盆地迎来一场期盼已久的“甘露”。

张迎朝不仅善于擒拿“油龙”,更善于降伏“气虎”。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南海天然气勘探步入低谷,但张迎朝对它的研究却不离不弃。他认为,天然气先充注、储层后致密、后超压型等成藏模式是莺-琼盆地深部高温高压领域最有利的天然气成藏模式。

沿着这一勘探思路,他与同事们进行无数次的攻关,终于攻破成藏模式上的世界级难题,莺歌海盆地的勘探前景也明亮起来,东方13-1/2高温超压大气田的勘探捷报传出。

张迎朝并不满足于浅水海域的勘探成果,还将勘探目光瞄向我国广阔的南海深海。

为此,张迎朝组建了一支勘探攻关团队。经过数年的技术积累,终于打破了常规勘探思路,提出了莺-琼盆地新近系限制型、非限制型“砂质块体搬运沉积”岩性圈闭领域的勘探新思路,创建了“砂质块体搬运沉积深水储集体类型识别、沉积构型”预测技术。

2014年,中国海油在南海北部深水区陵水17-2-1井测试获得高产油气流,发现我国自营深水第一个高产大气田,储量超过千亿立方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深水领域又获得陵水25-1气田发现。

随后,张迎朝带领团队扛起“进军深海”的大旗,研究提出了深水区晚中新世—上新世发育幕式限制型砂质块体搬运沉积的新认识。在超深水领域,中国海油再次斩获了陵水18-1/2上新统勘探新发现,为我国海洋石油工业进军深海再筑新丰碑。

二十年如一日,张迎朝作为一名勤耕南海的“探路者”,带领技术团队始终走在南海勘探的前沿,填补了我国在深水超深水等勘探领域的技术空白。(通讯员 裴兵兵 宋智聪)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张迎朝:智耕南海的探路者
发布日期:2017-06-05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勤奋执著,踏石留印。”说到南海西部石油研究院副院长张迎朝,同事们都这么评价。

在勤耕南海的20年里,张迎朝坚持着敢为人先、大胆探索的信念,从一个普通的研究人员逐渐成长为中国海油进军南海深水先锋队中的一员领军人物。

2001年,当张迎朝刚刚成长为一名项目经理时,便遇到了珠江口西部、北部湾盆地这块“烫手的山芋”。由于油气优势运移方向不明、陆相储层横向变化快,珠江口西部、北部湾盆地的勘探工作进入“瓶颈期”。

当时,很多科研人员对这两大盆地的勘探前景持悲观态度,认为很难再有大中型油气田发现。而张迎朝通过对两大盆地的钻井、地震、基础地质资料一遍又一遍的复查,对烃源、储层、圈闭等基本成藏反复琢磨,惊喜地发现两大盆地巨大的勘探潜力。从那以后,张迎朝心中暗暗立志:“一定要让两大盆地的勘探‘解冻’。”

接下来的数年里,张迎朝一头钻进基础理论和油气成藏基本要素的研究中,经常加班至深夜。终于,他发现前人对该区构造应力场响应的认识局限,引入了“走滑叠加应变”新认识,并进一步拓展形成一套基于“伸展-走滑”构造变形理论的成藏、储层预测技术。该技术体系对文昌19-1南、文昌19-6、文昌8-3东、涠洲11-1东等油田的钻探发现和评价作出了突出贡献,从而验证了其理论的合理性,也让久旱的盆地迎来一场期盼已久的“甘露”。

张迎朝不仅善于擒拿“油龙”,更善于降伏“气虎”。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南海天然气勘探步入低谷,但张迎朝对它的研究却不离不弃。他认为,天然气先充注、储层后致密、后超压型等成藏模式是莺-琼盆地深部高温高压领域最有利的天然气成藏模式。

沿着这一勘探思路,他与同事们进行无数次的攻关,终于攻破成藏模式上的世界级难题,莺歌海盆地的勘探前景也明亮起来,东方13-1/2高温超压大气田的勘探捷报传出。

张迎朝并不满足于浅水海域的勘探成果,还将勘探目光瞄向我国广阔的南海深海。

为此,张迎朝组建了一支勘探攻关团队。经过数年的技术积累,终于打破了常规勘探思路,提出了莺-琼盆地新近系限制型、非限制型“砂质块体搬运沉积”岩性圈闭领域的勘探新思路,创建了“砂质块体搬运沉积深水储集体类型识别、沉积构型”预测技术。

2014年,中国海油在南海北部深水区陵水17-2-1井测试获得高产油气流,发现我国自营深水第一个高产大气田,储量超过千亿立方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深水领域又获得陵水25-1气田发现。

随后,张迎朝带领团队扛起“进军深海”的大旗,研究提出了深水区晚中新世—上新世发育幕式限制型砂质块体搬运沉积的新认识。在超深水领域,中国海油再次斩获了陵水18-1/2上新统勘探新发现,为我国海洋石油工业进军深海再筑新丰碑。

二十年如一日,张迎朝作为一名勤耕南海的“探路者”,带领技术团队始终走在南海勘探的前沿,填补了我国在深水超深水等勘探领域的技术空白。(通讯员 裴兵兵 宋智聪)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