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在新时代航道续写新篇章
——中国海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能源合作、履行央企使命综述
发布日期:2017-05-1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5月1日,印度尼西亚SES油田周边海域风平浪静,潜水作业人员抓紧利用这一难得的窗口期进行海上平台导管架海生物清除作业。2002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从西班牙瑞普索公司购入该油田部分权益,并成为该油田的作业者,这也是我国海洋石油人第一次在海外担当油田作业者。

35年前,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国海油或海油)在王府井大街悄然挂牌,刚刚上任的总经理秦文彩却没有参加揭牌仪式,而是忙于审阅中国海域第一轮油气招标通知书,那时,“引进来”比天还重要。

经过35年的奋斗和积累,中国海油已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国际能源公司,业务广布于“一带一路”。秉承合作、开放、共赢理念的中国海油成了“走出去”战略的“拓荒者”和直接受益者。

走向海外并不是中国海油刻意为之,而是使命如此。石油人半个多世纪以来“白加黑”地干,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依然超过60%,并且有继续上升之势,已威胁到国家能源安全。作为央企,中国海油要履行能源报国和对外开放的使命!

然而,海外寻油之路漫漫。由于起步较晚,“肥而优”的区块已经被国际石油公司抢先占尽,剩下的多为“瘦狗”区块和深水、极地等投资大、开发难的区域。

怎么办?海油人给出的答案是再难也要向外突破。历史与现实总是在不经意间相遇,中国海油海外开拓之路竟与古“丝绸之路”高度吻合。今天,“一带一路”倡议赋予这条通道新的内涵,中国海油热切响应,在新通道上打造新的央企“走出去”样板。

“引进来”与“走出去”并举,海油在“一带一路”沿线打造能源合作共同体

回望征程,在我国海洋石油对外合作进程中,1994年意义非凡。

这一年,我国海洋石油继续迈着“引进来”的快速步伐,中国海油签订第100个对外合作合同,合作区块为中国南海琼东南盆地,合作方是美国阿科公司。就在同一年,两家石油公司又携手创造一项纪录,中国海油从阿科公司手中购买了其在印尼马六甲区块32.58%的权益,我国海洋石油“走出去”跨出了历史第一步。一年后,“丹池”号从该区块运回了首船原油。

海外首秀走得稳稳当当。此后,中国海油迈着稳健的步伐,频频出手,在海外开展能源合作:

继马六甲区块之后,从2002年到2008年,中国海油又陆续在印尼海域签订四项产品分成合同(PSC),这片海域也成为我国海洋石油竞技海外的一大主战场;

2006年,通过与菲律宾国家石油勘探公司签订权益转让协议,中国海油进入巴拉望岛海域进行勘探作业;

2009年,中国海油与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一区块勘探开发分成协议;

2010年,中国海油以技术服务合同形式进入中东富油区伊拉克米桑油田。

上游油气合作一路凯歌,中下游贸易和服务板块也乘势而上。

近年来,天然气需求与日俱增是我国能源消费结构变化的一大特点,为满足国内持续增长的天然气需求,中国海油矢志不渝地推进“天然气战略”,坚持国内自主勘探和进口海外LNG(液化天然气)“两条腿”走路。十年间,中国东部沿海涌现出一座座LNG接收站,串起一条清洁能源“珍珠链”。

2006年,中国海油第一座LNG接收站——广东大鹏LNG项目投运,每年300万吨LNG为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清洁能源支持。随后,由中国海油主导或参股的福建LNG、天津LNG、上海LNG等项目陆续建成投产。从天津到海南,在中国东部沿海最发达的区域,由中国海油运回的清洁能源正在源源不断地满足这些地区的能源需求,并改变着当地的能源消费习惯。

能源报国,使命光荣。十年间,中国海油已累计从海外运回1亿吨LNG,而这十年也助力中国海油成长为全球第三、中国最大的LNG贸易商。

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国海油还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沙特、伊拉克、阿曼、科威特、俄罗斯和印尼等国建立了石油及其衍生品贸易关系;中国海油旗下与能源相关的油田服务板块、海洋工程板块不断打入国际高端市场,在海外刷新中国纪录。

闯荡海外,也曾受挫。国际能源市场风云变幻,有时甚至危机四伏,政局动荡、合同“潜规则”不断考验着“新玩家”。中国海油勇敢地抓住每一次机会,快速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国际能源市场参与者。

2005年6月23日,中海油以总价185亿美元向美国优尼科公司发出竞购要约,在中美能源界掀起强烈震动。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变数,这一竞购没有成功。同年8月10日,优尼科公司股东批准了优尼科与美国雪佛龙公司的合并协议。

能源界和经济界对这一事件评价道,国际政治阻力唱了主角,破坏了这场“联姻”,但却大大提升了这家中国石油公司的国际知名度。据当时统计,从6月23日到8月10日,《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世界主流媒体对该事件共发出355篇报道,其中78%的报道对中海油评价正面或中立。

虽然海外开拓的脚步阻滞于美国,但中国海油并未停歇,继续在全球市场寻找优质油气资产,一步步完成海外布局,先后进入尼日利亚OML130项目、美国鹰滩页岩油气项目、加拿大项目等世界知名油气区域。

在收购优尼科失利7年后,2012年7月23日,中海油竞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做出这一决定,中海油看重的是尼克森公司在全球的常规油气、油砂及页岩气资源储量和国际化运营能力。2013年2月26日,在经过尼克森公司股东大会批准,欧盟、加拿大、美国、中国等政府和审批机构的审批后,中海油正式完成收购尼克森。

从“牛刀小试”到优化格局,中国海油海外能源开拓之路走得不容易,碰过壁,吃过亏,尝过蜜,重要的是,中国海油已不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蔚蓝的“CNOOC”也成了国际市场上响当当的能源招牌。

有人说,让使命落地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中国海油志在厚植国际一流能源公司的根基和格局。

海油热切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国际化色彩更加凸显

2013年9月和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即“一带一路”倡议。

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理念的“一带一路”倡议一经提出,一呼百应。古“丝绸之路”沿线数十个国家表态要加入中国“朋友圈”,一些国家主动将本国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中国海油也热切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抓紧布局海外,特别是新一届党组提出建设中国特色国际一流能源公司的奋斗目标,这与“一带一路”发展新方向高度契合。

中国海油需要继续在油气资产储备上与国际一流石油公司接轨,这是海油在“一带一路”上的新使命。

2013年,中海油与巴西国油、壳牌、道达尔、中石油组成的联合投标体成功竞标巴西利布拉油田,战略性地进入了超深水领域,成为角逐世界油气高端市场的参与者。

2015年,中国海油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建成中国海外首个世界级LNG生产基地柯蒂斯项目,这也是我国企业首次参与LNG上、中、下游全产业链。

值得欣喜的是,这一轮开拓海外,中国海油旗下装备制造、工程建设和技术服务等业务在“厚积”多年后“薄发”,异常夺目,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我国海洋石油增光添彩。

油田服务板块——2015年3月,深水利器“海洋石油981”在缅甸安达曼海进行海上钻探作业,钻探目标深度为海平面以下5000米,大国重器“海洋石油981”让世界感知到了中国力量。在此之前,中海油服旗下“先锋”号、“进取”号、“创新”号三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已在挪威深水创造佳绩。去年,“南海八号”和“南海九号”两艘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720”物探船蜚声鄂霍茨克海域和北极巴伦支海。

海洋石油工程建造板块——2014年7月,海油工程中标俄罗斯亚马尔LNG项目36个核心工艺模块、总重约18万吨的工作量,合同额近百亿元。项目位于北极圈内,是全球首例极地天然气勘探开发、液化、运输、销售一体化项目。这也是海油工程近年来揽获的最大金额海外订单。能够有胆担下这一极具挑战的项目,“练家子”海油工程是有实力的。在印尼、缅甸、文莱,海油工程项目总包能力均得到检验和认可。

综合能源服务板块——在乌干达,海油发展承揽溢油应急计划和环境影响调查等4项环保服务合同;在伊拉克,油田酸化压裂服务合同助力海油发展取得较高盈利增长;在俄罗斯,海油发展常州院彩板涂料刷新“中国制造”品牌。为全面开拓海外市场,2014年,海油发展分别在中东、非洲、亚太、北美、南美等5个主要业务区设立区域中心,信息收集、市场开拓、品牌建设、平台共享以及后勤支持等业务全面展开,敞开胸怀拥抱“一带一路”。

不仅是“走出去”,中国海油在本土吸引国际投资也可圈可点,为央企打造了“海油样本”。2016年3月22日,在惠州炼化一期项目成功合作的基础之上,中国海油与壳牌宣布达成二期项目协议。54.3亿元,这是二期项目可直接引进的外资;326亿元,这是项目可带动的总投资。对央企而言,这一引资规模在近几年不多见,项目也因此被国家列入“中央企业在重大项目中引进社会资本示范项目”。

“新常态”有新作为,积极融入“一带一路”也持续提升了中国海油的国际化运营能力和国际影响力。

牵手世界,海油的“朋友圈”越来越大,海外之路值得期待

在刚刚过去的4月,第四届加拿大中小企业来华商务推介活动如约而至,这是中海油在收购尼克森公司后连续第四年举办该类活动。“有朋自远方来”,25家加拿大中小油气服务商满怀期待来到中国寻觅商机。加拿大政商界高度评价中海油为中加经贸交流合作所作的努力。

耕耘海外二十多年,至今,海油海外资产遍及亚洲、非洲、北美洲、大洋洲和欧洲等五大洲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海油海外“朋友圈”越织越广,品牌国际知名度越叫越响。

今年4月中旬,“南海八号”半潜式钻井平台再一次踏上北极征程。在国际油田服务市场“寒冬”期,能够拿到这样的服务合同实属不易。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南海八号”之前在鄂霍茨克海域打了一场漂亮仗,在俄罗斯市场结交了过硬的朋友。

朋友多了路好走。今年一季度,海油成品油出口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在香港、菲律宾、越南、泰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地,海油经过长期友好合作与众多客户建立起了稳固的销贸伙伴关系,有力保障了海油炼厂的平稳生产。

所谓“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内涵。海油深知,互动起来,中外伙伴取长补短、互利共赢才能让倡议变成共识。

今年4月12日,中国海上推出22个对外开放区块与外国公司合作,总面积为47000多平方公里。就在招商公告发布的两天前,中国海油与哈斯基石油作业(中国)有限公司就南海一区块签订了产品分成合同,双方将合作勘探开发该区块,并按照协议共享由此带来的收益。

请客进家与走出国门相结合,海油已与壳牌、英国石油、巴西国油等众多世界著名石油公司建立起了上、中、下游合作关系,在海内外续写“伙伴一家亲”新篇。

如今,在巴西最大深海油田有海油的股份;在北极最寒冷的LNG项目有海油的服务商;在“高手”云集的墨西哥湾有海油的深水舰队;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最繁华的解放大道有海油参股的加油站;“世界海油”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根据国务院国资委最新统计,截至目前,央企通过参股、投资、合作等方式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1676个项目建设。在能源合作方面,央企在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60多个能源项目。

走出国门,央企代表着国家形象。在海外开展能源合作,海油一直注重自身社会形象建设,积极参与所在地社会公益事业,为业务发展营造和谐氛围。乌干达公司在当地设立中海油绩优奖学金,并选派优秀大学生赴中国留学深造;伊拉克米桑油田原为两伊战争主战场,油田内的未爆炸战争遗留物经常给周边人畜造成伤害,海油人推动排雷,持续开展安全宣讲,提高周边居民防范意识。

然而,作为一家国际综合能源公司,最大的口碑还是公司的综合实力。受低油价影响,石油公司近三年的成绩单较往年逊色了一些,此时比的就是底气和耐力。根据2016年业绩公告,中海油剔除经济修正的储量替代率依然达到145%,桶油主要成本为34.67美元/桶油当量,同比下降12.9%,抗击低油价能力持续提升;海油炼化板块在改革后首年即实现盈利超百亿元;持续进行的改革创新正在激发人、财、物的潜能……

5月14日、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届时,数十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将出席该论坛。这必将开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经贸合作、人文交流新起点,也将为沿线国家和参与该倡议的企业提供新机遇。

天时地利人和皆备,中国海油海外的明天值得期待。(记者 赵国兵)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在新时代航道续写新篇章
——中国海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能源合作、履行央企使命综述
发布日期:2017-05-12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5月1日,印度尼西亚SES油田周边海域风平浪静,潜水作业人员抓紧利用这一难得的窗口期进行海上平台导管架海生物清除作业。2002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从西班牙瑞普索公司购入该油田部分权益,并成为该油田的作业者,这也是我国海洋石油人第一次在海外担当油田作业者。

35年前,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国海油或海油)在王府井大街悄然挂牌,刚刚上任的总经理秦文彩却没有参加揭牌仪式,而是忙于审阅中国海域第一轮油气招标通知书,那时,“引进来”比天还重要。

经过35年的奋斗和积累,中国海油已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国际能源公司,业务广布于“一带一路”。秉承合作、开放、共赢理念的中国海油成了“走出去”战略的“拓荒者”和直接受益者。

走向海外并不是中国海油刻意为之,而是使命如此。石油人半个多世纪以来“白加黑”地干,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依然超过60%,并且有继续上升之势,已威胁到国家能源安全。作为央企,中国海油要履行能源报国和对外开放的使命!

然而,海外寻油之路漫漫。由于起步较晚,“肥而优”的区块已经被国际石油公司抢先占尽,剩下的多为“瘦狗”区块和深水、极地等投资大、开发难的区域。

怎么办?海油人给出的答案是再难也要向外突破。历史与现实总是在不经意间相遇,中国海油海外开拓之路竟与古“丝绸之路”高度吻合。今天,“一带一路”倡议赋予这条通道新的内涵,中国海油热切响应,在新通道上打造新的央企“走出去”样板。

“引进来”与“走出去”并举,海油在“一带一路”沿线打造能源合作共同体

回望征程,在我国海洋石油对外合作进程中,1994年意义非凡。

这一年,我国海洋石油继续迈着“引进来”的快速步伐,中国海油签订第100个对外合作合同,合作区块为中国南海琼东南盆地,合作方是美国阿科公司。就在同一年,两家石油公司又携手创造一项纪录,中国海油从阿科公司手中购买了其在印尼马六甲区块32.58%的权益,我国海洋石油“走出去”跨出了历史第一步。一年后,“丹池”号从该区块运回了首船原油。

海外首秀走得稳稳当当。此后,中国海油迈着稳健的步伐,频频出手,在海外开展能源合作:

继马六甲区块之后,从2002年到2008年,中国海油又陆续在印尼海域签订四项产品分成合同(PSC),这片海域也成为我国海洋石油竞技海外的一大主战场;

2006年,通过与菲律宾国家石油勘探公司签订权益转让协议,中国海油进入巴拉望岛海域进行勘探作业;

2009年,中国海油与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一区块勘探开发分成协议;

2010年,中国海油以技术服务合同形式进入中东富油区伊拉克米桑油田。

上游油气合作一路凯歌,中下游贸易和服务板块也乘势而上。

近年来,天然气需求与日俱增是我国能源消费结构变化的一大特点,为满足国内持续增长的天然气需求,中国海油矢志不渝地推进“天然气战略”,坚持国内自主勘探和进口海外LNG(液化天然气)“两条腿”走路。十年间,中国东部沿海涌现出一座座LNG接收站,串起一条清洁能源“珍珠链”。

2006年,中国海油第一座LNG接收站——广东大鹏LNG项目投运,每年300万吨LNG为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清洁能源支持。随后,由中国海油主导或参股的福建LNG、天津LNG、上海LNG等项目陆续建成投产。从天津到海南,在中国东部沿海最发达的区域,由中国海油运回的清洁能源正在源源不断地满足这些地区的能源需求,并改变着当地的能源消费习惯。

能源报国,使命光荣。十年间,中国海油已累计从海外运回1亿吨LNG,而这十年也助力中国海油成长为全球第三、中国最大的LNG贸易商。

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国海油还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沙特、伊拉克、阿曼、科威特、俄罗斯和印尼等国建立了石油及其衍生品贸易关系;中国海油旗下与能源相关的油田服务板块、海洋工程板块不断打入国际高端市场,在海外刷新中国纪录。

闯荡海外,也曾受挫。国际能源市场风云变幻,有时甚至危机四伏,政局动荡、合同“潜规则”不断考验着“新玩家”。中国海油勇敢地抓住每一次机会,快速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国际能源市场参与者。

2005年6月23日,中海油以总价185亿美元向美国优尼科公司发出竞购要约,在中美能源界掀起强烈震动。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变数,这一竞购没有成功。同年8月10日,优尼科公司股东批准了优尼科与美国雪佛龙公司的合并协议。

能源界和经济界对这一事件评价道,国际政治阻力唱了主角,破坏了这场“联姻”,但却大大提升了这家中国石油公司的国际知名度。据当时统计,从6月23日到8月10日,《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世界主流媒体对该事件共发出355篇报道,其中78%的报道对中海油评价正面或中立。

虽然海外开拓的脚步阻滞于美国,但中国海油并未停歇,继续在全球市场寻找优质油气资产,一步步完成海外布局,先后进入尼日利亚OML130项目、美国鹰滩页岩油气项目、加拿大项目等世界知名油气区域。

在收购优尼科失利7年后,2012年7月23日,中海油竞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做出这一决定,中海油看重的是尼克森公司在全球的常规油气、油砂及页岩气资源储量和国际化运营能力。2013年2月26日,在经过尼克森公司股东大会批准,欧盟、加拿大、美国、中国等政府和审批机构的审批后,中海油正式完成收购尼克森。

从“牛刀小试”到优化格局,中国海油海外能源开拓之路走得不容易,碰过壁,吃过亏,尝过蜜,重要的是,中国海油已不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蔚蓝的“CNOOC”也成了国际市场上响当当的能源招牌。

有人说,让使命落地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中国海油志在厚植国际一流能源公司的根基和格局。

海油热切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国际化色彩更加凸显

2013年9月和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即“一带一路”倡议。

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理念的“一带一路”倡议一经提出,一呼百应。古“丝绸之路”沿线数十个国家表态要加入中国“朋友圈”,一些国家主动将本国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中国海油也热切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抓紧布局海外,特别是新一届党组提出建设中国特色国际一流能源公司的奋斗目标,这与“一带一路”发展新方向高度契合。

中国海油需要继续在油气资产储备上与国际一流石油公司接轨,这是海油在“一带一路”上的新使命。

2013年,中海油与巴西国油、壳牌、道达尔、中石油组成的联合投标体成功竞标巴西利布拉油田,战略性地进入了超深水领域,成为角逐世界油气高端市场的参与者。

2015年,中国海油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建成中国海外首个世界级LNG生产基地柯蒂斯项目,这也是我国企业首次参与LNG上、中、下游全产业链。

值得欣喜的是,这一轮开拓海外,中国海油旗下装备制造、工程建设和技术服务等业务在“厚积”多年后“薄发”,异常夺目,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我国海洋石油增光添彩。

油田服务板块——2015年3月,深水利器“海洋石油981”在缅甸安达曼海进行海上钻探作业,钻探目标深度为海平面以下5000米,大国重器“海洋石油981”让世界感知到了中国力量。在此之前,中海油服旗下“先锋”号、“进取”号、“创新”号三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已在挪威深水创造佳绩。去年,“南海八号”和“南海九号”两艘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720”物探船蜚声鄂霍茨克海域和北极巴伦支海。

海洋石油工程建造板块——2014年7月,海油工程中标俄罗斯亚马尔LNG项目36个核心工艺模块、总重约18万吨的工作量,合同额近百亿元。项目位于北极圈内,是全球首例极地天然气勘探开发、液化、运输、销售一体化项目。这也是海油工程近年来揽获的最大金额海外订单。能够有胆担下这一极具挑战的项目,“练家子”海油工程是有实力的。在印尼、缅甸、文莱,海油工程项目总包能力均得到检验和认可。

综合能源服务板块——在乌干达,海油发展承揽溢油应急计划和环境影响调查等4项环保服务合同;在伊拉克,油田酸化压裂服务合同助力海油发展取得较高盈利增长;在俄罗斯,海油发展常州院彩板涂料刷新“中国制造”品牌。为全面开拓海外市场,2014年,海油发展分别在中东、非洲、亚太、北美、南美等5个主要业务区设立区域中心,信息收集、市场开拓、品牌建设、平台共享以及后勤支持等业务全面展开,敞开胸怀拥抱“一带一路”。

不仅是“走出去”,中国海油在本土吸引国际投资也可圈可点,为央企打造了“海油样本”。2016年3月22日,在惠州炼化一期项目成功合作的基础之上,中国海油与壳牌宣布达成二期项目协议。54.3亿元,这是二期项目可直接引进的外资;326亿元,这是项目可带动的总投资。对央企而言,这一引资规模在近几年不多见,项目也因此被国家列入“中央企业在重大项目中引进社会资本示范项目”。

“新常态”有新作为,积极融入“一带一路”也持续提升了中国海油的国际化运营能力和国际影响力。

牵手世界,海油的“朋友圈”越来越大,海外之路值得期待

在刚刚过去的4月,第四届加拿大中小企业来华商务推介活动如约而至,这是中海油在收购尼克森公司后连续第四年举办该类活动。“有朋自远方来”,25家加拿大中小油气服务商满怀期待来到中国寻觅商机。加拿大政商界高度评价中海油为中加经贸交流合作所作的努力。

耕耘海外二十多年,至今,海油海外资产遍及亚洲、非洲、北美洲、大洋洲和欧洲等五大洲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海油海外“朋友圈”越织越广,品牌国际知名度越叫越响。

今年4月中旬,“南海八号”半潜式钻井平台再一次踏上北极征程。在国际油田服务市场“寒冬”期,能够拿到这样的服务合同实属不易。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南海八号”之前在鄂霍茨克海域打了一场漂亮仗,在俄罗斯市场结交了过硬的朋友。

朋友多了路好走。今年一季度,海油成品油出口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在香港、菲律宾、越南、泰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地,海油经过长期友好合作与众多客户建立起了稳固的销贸伙伴关系,有力保障了海油炼厂的平稳生产。

所谓“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内涵。海油深知,互动起来,中外伙伴取长补短、互利共赢才能让倡议变成共识。

今年4月12日,中国海上推出22个对外开放区块与外国公司合作,总面积为47000多平方公里。就在招商公告发布的两天前,中国海油与哈斯基石油作业(中国)有限公司就南海一区块签订了产品分成合同,双方将合作勘探开发该区块,并按照协议共享由此带来的收益。

请客进家与走出国门相结合,海油已与壳牌、英国石油、巴西国油等众多世界著名石油公司建立起了上、中、下游合作关系,在海内外续写“伙伴一家亲”新篇。

如今,在巴西最大深海油田有海油的股份;在北极最寒冷的LNG项目有海油的服务商;在“高手”云集的墨西哥湾有海油的深水舰队;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最繁华的解放大道有海油参股的加油站;“世界海油”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根据国务院国资委最新统计,截至目前,央企通过参股、投资、合作等方式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1676个项目建设。在能源合作方面,央企在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60多个能源项目。

走出国门,央企代表着国家形象。在海外开展能源合作,海油一直注重自身社会形象建设,积极参与所在地社会公益事业,为业务发展营造和谐氛围。乌干达公司在当地设立中海油绩优奖学金,并选派优秀大学生赴中国留学深造;伊拉克米桑油田原为两伊战争主战场,油田内的未爆炸战争遗留物经常给周边人畜造成伤害,海油人推动排雷,持续开展安全宣讲,提高周边居民防范意识。

然而,作为一家国际综合能源公司,最大的口碑还是公司的综合实力。受低油价影响,石油公司近三年的成绩单较往年逊色了一些,此时比的就是底气和耐力。根据2016年业绩公告,中海油剔除经济修正的储量替代率依然达到145%,桶油主要成本为34.67美元/桶油当量,同比下降12.9%,抗击低油价能力持续提升;海油炼化板块在改革后首年即实现盈利超百亿元;持续进行的改革创新正在激发人、财、物的潜能……

5月14日、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届时,数十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将出席该论坛。这必将开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经贸合作、人文交流新起点,也将为沿线国家和参与该倡议的企业提供新机遇。

天时地利人和皆备,中国海油海外的明天值得期待。(记者 赵国兵)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