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肥资讯

“大化肥”向何处去
发布日期:2017-04-21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化肥装卸作业有条不紊地进行。

海南省农科院土肥所所长谢良商推荐富岛果树专用肥。

码头上,工人正在紧张装卸尿素。


寒冬刃过“大化肥”

2013年,海南省东方市还是一派“阳光,沙滩,摩的,大化肥,还有一片老坟场”的景象。

四年后,记者故地重访,当初“老坟场”式的荒凉和破败不见了,一座繁华的现代化小城展现世间。似乎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就是人们口中的那个“大化肥”,甚至它走得有些慢了。

但业务员曲均峰他们这些拼在一线的人依然在“变与不变”中坚守内心。他们和以往一样,满脑子想的都是,在即将到来的荔枝现场观摩会上,能多推销出一些化肥。

站在他身后的中海化学海南基地,此时已度过“最糟糕的一年”,仿佛正穿越长空后土,在人间四月天,焕发出原有的荣光。

作为中国海油“上岸”的第一个下游企业,中海化学于2000年在海南省斗笠形的红土地上建起了属于中国海油自己的“大化肥”项目。

多年来,中海化学从海南基地出发,一路北上,通过整合并购等举措,相继拥有在内蒙古、湖北、鹤岗等地的生产基地,不断完善中国海油从蓝色油田迈向绿色农田的“根据地”建设。

但就在2016年,企业发展挑战不断。海南基地这一中海化学的脊梁,同样遇到空前危机:前八个月,由于化肥和甲醇的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一向在“微利”中表现突出的海南基地,史无前例陷入几近亏损状态。

放眼整个中国化肥行业,2016年无疑是比钢铁业还要惨淡的“最糟糕的一年”。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氮肥全行业亏损222.8亿元,较2015年增亏193.9亿元,行业亏损面50.7%。磷肥全行业利润6.4亿元,大幅下降71.7%,行业亏损面26.9%。钾肥全行业利润大幅下降40.7%,行业亏损面34.2%……

愁云惨淡为哪般?海南基地主打化肥、甲醇两种产品,后者具有能源属性,价格与油价是挂钩的,而前者进入“最难一年”同样具有必然性。

2016年,全国氮肥产能约为8200万吨,而工农业总需求约5700万吨,有2500万吨的过剩产能难以消化。

在国际低油价冲击下,美国、中东产油国将廉价天然气转化为大量化肥造成全球化肥市场需求过剩。2016年,中国出口肥料同比下降21.5%,出口额同比下降39.5%。

化肥行业优惠政策进入“洗牌年”,多项优惠政策相继取消,包括优惠电价、优惠天然气价、优惠运输价格等,企业的生产和销售成本大幅增加。

全国化肥存在利用率低、结构不合理、过量施肥等问题,给资源环境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带来威胁,“去化肥化”声音看涨……

综合因素导致化肥不但无“肥”可言,反而瘦得不成样子。

9月以后,化肥产业出现连续变化。

9月是秋季肥需求集中爆发之月,而随着华北地区最近出现的严重雾霾天气,尿素生产大省河北、河南、山东和山西达标排放的企业也被陆续限产和停产,而人民币的贬值又引起了进口硫黄和钾肥价格的上涨,促成了国内磷肥和钾肥价格的反弹等,这使得海南基地在“化肥寒冬”贴上了“秋膘”。

冬天里的一把火

今年3月17日化肥二期、甲醇一期、甲醇二期三套装置均长周期运行达200天。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海南基地副总经理贺广彦说。在他看来,全国同类企业中,一个厂区三套大型装置并驾齐驱跨入200天长周期大关的鲜有先例。

在外部环境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延长装置的运转周期,最大限度地发挥设备能力,增加有效生产时间,是化工企业降本增效的有效途径,长周期、高负荷稳定运行也是大化工追求的目标,更是海南基地生存与发展的牛鼻子。

去年,在连续近8个月低迷后,海南基地又遭“连夜雨”——台风电母造成厂区四套装置全部停车。每套装置停一次车,损失就达二三百万元。“贴秋膘”的后四个月,已再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而要通过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打赢全年的翻身仗,最大的依仗就是安全稳定长周期带来的低成本优势。

事实上,很少有同类企业像海南基地一样,对“长周期”在管理上孜孜以求。

“长周期最关键一条是研究整个公司装置的运行规律,抓住长周期运行的主动权和大逻辑。”高明说。(记者 郝艳军 通讯员 张馨予)

基地全面梳理了4套装置的3万多个参数以及生产中存在的其他问题,采取坐标系的形式集中体现精细化管理的核心要素:横向将长周期分为开停车、检维修、正常维修三部分;纵向分为操作、技术、管理三层面。与此同时,针对具体节点,基地凝练出风险作业管控、复盘管控和关键性操作管理等12项管控措施,并通过外寻对标、强化现场督察实现措施落地,不断夯实生产运行基础,拓宽风险管控边界。在此基础上,全体员工克服天然气组分波动频繁、带病设备多、催化剂活性减弱等不利因素,众志成城,全力投入装置运行管理,通过加强日常巡检、隐患排查、设备定检等措施,为生产保驾护航。

那200多天,陈满元几乎每天都要看一眼公司网站上的长周期“排行榜”。这是一种无形的竞争,他不敢有丝毫懈怠。而甲醇一班班长钟国斌则眼皮直跳。在劳动竞赛一度排名第一的一班,不断有挑战者出现。不知不觉,一班排名已落到了第三,“月奖上浮5%”的“红包”也拱手让人。但越是这样,一班越是斗志旺盛,大有不抢回失地就决不罢休之势。

在比拼赶超中乐此不疲的干部员工们,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燃烧的激情,使得海南基地用最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扳回全年效益胜局;今年一季度,更是赢得一个漂亮的开门红,效益指标比肩去年一年。

出路还在南海天然气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海南基地总经理姚烨颔首时,多少显得有些犹豫。

在他身后,投产14年的富岛化肥二期装置,像是一个隐喻。

富岛二期曾入选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经典(精品)工程,入选理由是:首次将天然气中二氧化碳含量高、热值低的贫气作为化工原料,开创了我国贫气的开发利用新纪元,同时创造了国内同类规模装置中投资最少、工艺最先进、能耗最低、达产最快等技术效益。项目的投产使海南东方成为中国最大的大颗粒尿素生产基地……

从这些描述中,不难看出中国海油开辟化肥产业的初衷中的“难言之隐”——消化利用南海海域几个海上气田的天然气。这些天然气富含二氧化碳、热值极低难以销售,最直接有效的出路就是制造化肥。这套当时我国最大的单套尿素生产装置,以及日后两套甲醇装置,都是为了延伸中国海油产业链、有利于气田资源的综合利用并带动上游气田的开发。去年4月完成改造项目,开始“吃”起了“贫气”的化肥一期,肩负起的同样是这一使命。每年近35亿立方米的南海天然气,被这四套装置竞相消化。

从这一角度看,海南基地的存在意义非凡。

然而,经历了最糟糕的一年,姚烨不得不去思考一个现实的问题:化肥早就不“肥”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会怎样呢?

“化肥产业既不是一个朝阳行业,也不是一个夕阳行业,化肥会一直走下去的。”姚烨说,化肥对世界的贡献有目共睹,地球上大约有48%的人口由合成氨技术增产的粮食养活。“海南基地拥有全国最低的成本优势,生产的尿素具有第一流品牌效应,无论在新西兰、澳大利亚还是美国,都属于免检产品,且出口价格每吨比国内别的企业至少高出3美金。”

姚烨相信,只要牢牢握住“品牌”和“长周期”带来的低成本优势,海南基地的生命力会比许多同类企业甚至比石油行业更加持久。

但也仅仅是保持现状。

“大化肥”如何实现转型发展?答案还是南海天然气。南海拥有大量天然气,在“买方”不足的情况下,海南基地完全可以大展身手。

“基地可以发展天然气烯烃、乙二醇等项目,完全能消化26亿立方米天然气。”26亿方天然气可以制造100万吨烯烃、30万吨乙烯,7万吨丙烯、20万吨液化天然气……这些技术在国际上已取得突破。”

在尚未出现定论之前,海南基地将目光放在“优化现有化肥化工产业,扎实推进高端天然气化工项目,稳步实现基地的产品升级”上。这或许能为“大化肥”在未来一段时间的稳步发展提供一种可能。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大化肥”向何处去
发布日期:2017-04-21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化肥装卸作业有条不紊地进行。

海南省农科院土肥所所长谢良商推荐富岛果树专用肥。

码头上,工人正在紧张装卸尿素。


寒冬刃过“大化肥”

2013年,海南省东方市还是一派“阳光,沙滩,摩的,大化肥,还有一片老坟场”的景象。

四年后,记者故地重访,当初“老坟场”式的荒凉和破败不见了,一座繁华的现代化小城展现世间。似乎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就是人们口中的那个“大化肥”,甚至它走得有些慢了。

但业务员曲均峰他们这些拼在一线的人依然在“变与不变”中坚守内心。他们和以往一样,满脑子想的都是,在即将到来的荔枝现场观摩会上,能多推销出一些化肥。

站在他身后的中海化学海南基地,此时已度过“最糟糕的一年”,仿佛正穿越长空后土,在人间四月天,焕发出原有的荣光。

作为中国海油“上岸”的第一个下游企业,中海化学于2000年在海南省斗笠形的红土地上建起了属于中国海油自己的“大化肥”项目。

多年来,中海化学从海南基地出发,一路北上,通过整合并购等举措,相继拥有在内蒙古、湖北、鹤岗等地的生产基地,不断完善中国海油从蓝色油田迈向绿色农田的“根据地”建设。

但就在2016年,企业发展挑战不断。海南基地这一中海化学的脊梁,同样遇到空前危机:前八个月,由于化肥和甲醇的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一向在“微利”中表现突出的海南基地,史无前例陷入几近亏损状态。

放眼整个中国化肥行业,2016年无疑是比钢铁业还要惨淡的“最糟糕的一年”。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氮肥全行业亏损222.8亿元,较2015年增亏193.9亿元,行业亏损面50.7%。磷肥全行业利润6.4亿元,大幅下降71.7%,行业亏损面26.9%。钾肥全行业利润大幅下降40.7%,行业亏损面34.2%……

愁云惨淡为哪般?海南基地主打化肥、甲醇两种产品,后者具有能源属性,价格与油价是挂钩的,而前者进入“最难一年”同样具有必然性。

2016年,全国氮肥产能约为8200万吨,而工农业总需求约5700万吨,有2500万吨的过剩产能难以消化。

在国际低油价冲击下,美国、中东产油国将廉价天然气转化为大量化肥造成全球化肥市场需求过剩。2016年,中国出口肥料同比下降21.5%,出口额同比下降39.5%。

化肥行业优惠政策进入“洗牌年”,多项优惠政策相继取消,包括优惠电价、优惠天然气价、优惠运输价格等,企业的生产和销售成本大幅增加。

全国化肥存在利用率低、结构不合理、过量施肥等问题,给资源环境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带来威胁,“去化肥化”声音看涨……

综合因素导致化肥不但无“肥”可言,反而瘦得不成样子。

9月以后,化肥产业出现连续变化。

9月是秋季肥需求集中爆发之月,而随着华北地区最近出现的严重雾霾天气,尿素生产大省河北、河南、山东和山西达标排放的企业也被陆续限产和停产,而人民币的贬值又引起了进口硫黄和钾肥价格的上涨,促成了国内磷肥和钾肥价格的反弹等,这使得海南基地在“化肥寒冬”贴上了“秋膘”。

冬天里的一把火

今年3月17日化肥二期、甲醇一期、甲醇二期三套装置均长周期运行达200天。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海南基地副总经理贺广彦说。在他看来,全国同类企业中,一个厂区三套大型装置并驾齐驱跨入200天长周期大关的鲜有先例。

在外部环境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延长装置的运转周期,最大限度地发挥设备能力,增加有效生产时间,是化工企业降本增效的有效途径,长周期、高负荷稳定运行也是大化工追求的目标,更是海南基地生存与发展的牛鼻子。

去年,在连续近8个月低迷后,海南基地又遭“连夜雨”——台风电母造成厂区四套装置全部停车。每套装置停一次车,损失就达二三百万元。“贴秋膘”的后四个月,已再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而要通过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打赢全年的翻身仗,最大的依仗就是安全稳定长周期带来的低成本优势。

事实上,很少有同类企业像海南基地一样,对“长周期”在管理上孜孜以求。

“长周期最关键一条是研究整个公司装置的运行规律,抓住长周期运行的主动权和大逻辑。”高明说。(记者 郝艳军 通讯员 张馨予)

基地全面梳理了4套装置的3万多个参数以及生产中存在的其他问题,采取坐标系的形式集中体现精细化管理的核心要素:横向将长周期分为开停车、检维修、正常维修三部分;纵向分为操作、技术、管理三层面。与此同时,针对具体节点,基地凝练出风险作业管控、复盘管控和关键性操作管理等12项管控措施,并通过外寻对标、强化现场督察实现措施落地,不断夯实生产运行基础,拓宽风险管控边界。在此基础上,全体员工克服天然气组分波动频繁、带病设备多、催化剂活性减弱等不利因素,众志成城,全力投入装置运行管理,通过加强日常巡检、隐患排查、设备定检等措施,为生产保驾护航。

那200多天,陈满元几乎每天都要看一眼公司网站上的长周期“排行榜”。这是一种无形的竞争,他不敢有丝毫懈怠。而甲醇一班班长钟国斌则眼皮直跳。在劳动竞赛一度排名第一的一班,不断有挑战者出现。不知不觉,一班排名已落到了第三,“月奖上浮5%”的“红包”也拱手让人。但越是这样,一班越是斗志旺盛,大有不抢回失地就决不罢休之势。

在比拼赶超中乐此不疲的干部员工们,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燃烧的激情,使得海南基地用最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扳回全年效益胜局;今年一季度,更是赢得一个漂亮的开门红,效益指标比肩去年一年。

出路还在南海天然气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海南基地总经理姚烨颔首时,多少显得有些犹豫。

在他身后,投产14年的富岛化肥二期装置,像是一个隐喻。

富岛二期曾入选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经典(精品)工程,入选理由是:首次将天然气中二氧化碳含量高、热值低的贫气作为化工原料,开创了我国贫气的开发利用新纪元,同时创造了国内同类规模装置中投资最少、工艺最先进、能耗最低、达产最快等技术效益。项目的投产使海南东方成为中国最大的大颗粒尿素生产基地……

从这些描述中,不难看出中国海油开辟化肥产业的初衷中的“难言之隐”——消化利用南海海域几个海上气田的天然气。这些天然气富含二氧化碳、热值极低难以销售,最直接有效的出路就是制造化肥。这套当时我国最大的单套尿素生产装置,以及日后两套甲醇装置,都是为了延伸中国海油产业链、有利于气田资源的综合利用并带动上游气田的开发。去年4月完成改造项目,开始“吃”起了“贫气”的化肥一期,肩负起的同样是这一使命。每年近35亿立方米的南海天然气,被这四套装置竞相消化。

从这一角度看,海南基地的存在意义非凡。

然而,经历了最糟糕的一年,姚烨不得不去思考一个现实的问题:化肥早就不“肥”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会怎样呢?

“化肥产业既不是一个朝阳行业,也不是一个夕阳行业,化肥会一直走下去的。”姚烨说,化肥对世界的贡献有目共睹,地球上大约有48%的人口由合成氨技术增产的粮食养活。“海南基地拥有全国最低的成本优势,生产的尿素具有第一流品牌效应,无论在新西兰、澳大利亚还是美国,都属于免检产品,且出口价格每吨比国内别的企业至少高出3美金。”

姚烨相信,只要牢牢握住“品牌”和“长周期”带来的低成本优势,海南基地的生命力会比许多同类企业甚至比石油行业更加持久。

但也仅仅是保持现状。

“大化肥”如何实现转型发展?答案还是南海天然气。南海拥有大量天然气,在“买方”不足的情况下,海南基地完全可以大展身手。

“基地可以发展天然气烯烃、乙二醇等项目,完全能消化26亿立方米天然气。”26亿方天然气可以制造100万吨烯烃、30万吨乙烯,7万吨丙烯、20万吨液化天然气……这些技术在国际上已取得突破。”

在尚未出现定论之前,海南基地将目光放在“优化现有化肥化工产业,扎实推进高端天然气化工项目,稳步实现基地的产品升级”上。这或许能为“大化肥”在未来一段时间的稳步发展提供一种可能。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