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海外勘探开发到底有多难?
——海洋石油工业基础知识普及系列报道之二
发布日期:2017-03-20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中国海油从对外合作起家,到如今已经发展为一家国际化能源公司。这一过程的艰辛和不易,海洋石油人心里最清楚。

外面的世界既精彩又无奈,在海外进行海洋石油勘探开发要比国内复杂、困难许多,合同期限、陌生的地质环境、强势的资源国政府等等,最终还要争取一定的投资回报,这让海外勘探开发成了真正的“了不起的挑战”。

海外勘探开发到底要越过哪些坎儿,有着丰富海外工作经历和管理经验的中海油研究总院非洲区研究室主任韩文明和综合地质首席工程师黄兴文道出了其中不易

陌生的地质环境

认清一处区块的地质条件是所有海外投资的前提,也是海外勘探开发的第一步。

黄兴文说,要在两个多月的时限内把别人已经研究了半个多世纪都没有完全弄清楚的区块潜力与风险挖掘出来,并做出最终的投资判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不比国内,以我国最大的海上油田渤海油田为例,几代地质专家已经将这片海域研究得非常透彻,如数家珍。”

时间短是一方面,缺乏资料则让地质研究者更加束手无策。韩文明说,根据海外目前的现状看,勘探成本居高不下,且好区块较少,在没有足够资料可参考的情况下,认识难度和投资风险会大大增加。

“国际上已经把地质资料看作是一种商品,海外勘探过程中对资料的获取已经化为投资成本。”韩文明说。在她看来,这一问题的本质就是对投资和风险的权衡。“由于资料不足,地质研究人员很难做出专业判断。”

韩文明说,海洋石油在海外最理想的投资方向是浅水和有油的区域,要想在未来掌握勘探开发主动权就必须舍得在前期投入。“不要吃‘二遍饭’,要能把别人看不清的区块地质情况看清楚,能够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找到油气。”她说,若是等到别人把勘探做完,找出油藏,这时的区块犹如初长成的大家闺秀,招标的门槛会很高。

此外,前期勘探评价只是第一步,开发生产、工程、经济评价等多个部门还要对地质研究结果进行评估,最终报高层决策。只要有一项指标通不过,前期评价都将付之东流。

难以预判的油价

由于受多种因素影响,国际油价的走势总是让人捉摸不定。最近8年,国际油价有过2008年147美元/桶的疯狂,也经历了去年27美元/桶的迷茫。许多投资者感慨,“过山车”式的油价走势很难让人踩准节拍。

黄兴文说:“在一些外行人看来,油气勘探投资一定要有回报,不能拿银行存钱收利息的思维来评价油气勘探开发投资,这种思维是不符合油气行业特点的,实际情况是很多公司往往‘十年勘探无成果,一旦发现吃十年’。”很显然,拿低油价时的低收益率甚至亏损来评价高油价时做出的投资决策是不公平的。

在国际油气行业,油气成藏组合被称为“Play”,这一英文单词对应的中文释义有“玩”、“打牌”等,意味着油气勘探投资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这个行业属性就是高风险、高投入,寻找油气成藏组合的成功率能达到50%以上就属于行业高水平了。”黄兴文说。

同时,受资源国财税政策、海外成本等因素的影响,在同等油价水平和油藏储量的情况下,海外油气田的盈利压力要比国内大得多。

韩文明说,市场检验投资决策有一个周期,“也许你拿区块的时候测算不赚钱,但油价会慢慢回升。也有可能你入手的时候是以80美元/桶的油价评价的,但没想到油价这三年一蹶不振。”据此,她认为,海外投资要做好投资组合,哪些区块风险小、收益小,哪些区块风险大、收益大,最终确保综合收益率达到一定水平。

强势的资源国

走出国门在海外做油气投资,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困惑,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勘探评价工作证实地质储量后,为什么同样储量的油气田在国内能盈利,在海外却不能盈利,只能望藏兴叹?这需要在资源国找答案。

随着浅海、成熟区块勘探开发资源殆尽,拥有优质成藏区块的资源国政府正变得越来越强势,其财税政策也变得越来越苛刻,尤其是那些国民经济结构单一、严重依赖油气工业的国家。

据黄兴文介绍,“虽然国际石油公司在进驻资源国前都很清楚合同细则,但有时也防不胜防”。即便在海外钻井成功,发现的油田与国内的规模和类型相同,但最终经济效果也会完全不同。例如,一些国际石油公司正在从一些国家撤出投资,原因是即便勘探开发做得很好,但一到最终算账却所赚无几。“除非国际石油公司能够应用像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新技术,将之前不能动用的油气储量变成商业开发资源。”

在一些资源富集、开发难度较低的国家,油气财税政策相对苛刻,而油气工业基础较薄弱的国家一般会开出相对优厚的条件,它们希望有人帮助本国提高油气工业水平。

除了资源国财税政策外,资源国政局的不稳定也会给投资带来诸多不确定。一些政府关系很难处理,不确定性很大,“有时候好不容易和一个部长谈好了,但人员经常变动,过一段时间还需要和新上任的继续谈”。在一些国家,海关审查效率非常低,一些国际采办进展缓慢。

此外,韩文明说,在国内,即便是一些储量低的边际油田,如果利用周边油田设施,也能具备经济开采价值,但在海外,竞争性和排他性很强。

后来者的无奈

我国海洋石油工业发展不足半个世纪,从最初的走出国门学习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再到目前的“走出去”,国际上“大而肥”的成熟区块已经被先行者收入囊中,留给后来者的多是深水油气等开发难度较大的资源。

当前,国际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趋势是,从浅海走向深水,从近海走向远海,从海况相对较安全的区域走向恶劣海域。

韩文明说,油气勘探从来都是从简单到复杂,而现在多是环境艰苦、投资多、作业难、工期长的海域,技术要求高,工程量大。据统计,2010年,全球油气发现的平均水深为624米,而石油界将水深超过500米的海域即划为深水区。并且,近些年全球油气重大发现多集中在巴西、西非和美国墨西哥湾等深水海域。

中国海油“走出去”已有二十多年,目前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拥有业务合同,业务延伸至西非、巴西等近些年的重大油气发现海域。黄兴文说,虽然“走出去”较晚,但海油却一直在全球寻找机遇,主动分区域开展前期的油气资源和有利区带优选,筛选有潜力区块。“作为一家央企,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海外投资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记者 赵国兵)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海外勘探开发到底有多难?
——海洋石油工业基础知识普及系列报道之二
发布日期:2017-03-20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中国海油从对外合作起家,到如今已经发展为一家国际化能源公司。这一过程的艰辛和不易,海洋石油人心里最清楚。

外面的世界既精彩又无奈,在海外进行海洋石油勘探开发要比国内复杂、困难许多,合同期限、陌生的地质环境、强势的资源国政府等等,最终还要争取一定的投资回报,这让海外勘探开发成了真正的“了不起的挑战”。

海外勘探开发到底要越过哪些坎儿,有着丰富海外工作经历和管理经验的中海油研究总院非洲区研究室主任韩文明和综合地质首席工程师黄兴文道出了其中不易

陌生的地质环境

认清一处区块的地质条件是所有海外投资的前提,也是海外勘探开发的第一步。

黄兴文说,要在两个多月的时限内把别人已经研究了半个多世纪都没有完全弄清楚的区块潜力与风险挖掘出来,并做出最终的投资判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不比国内,以我国最大的海上油田渤海油田为例,几代地质专家已经将这片海域研究得非常透彻,如数家珍。”

时间短是一方面,缺乏资料则让地质研究者更加束手无策。韩文明说,根据海外目前的现状看,勘探成本居高不下,且好区块较少,在没有足够资料可参考的情况下,认识难度和投资风险会大大增加。

“国际上已经把地质资料看作是一种商品,海外勘探过程中对资料的获取已经化为投资成本。”韩文明说。在她看来,这一问题的本质就是对投资和风险的权衡。“由于资料不足,地质研究人员很难做出专业判断。”

韩文明说,海洋石油在海外最理想的投资方向是浅水和有油的区域,要想在未来掌握勘探开发主动权就必须舍得在前期投入。“不要吃‘二遍饭’,要能把别人看不清的区块地质情况看清楚,能够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找到油气。”她说,若是等到别人把勘探做完,找出油藏,这时的区块犹如初长成的大家闺秀,招标的门槛会很高。

此外,前期勘探评价只是第一步,开发生产、工程、经济评价等多个部门还要对地质研究结果进行评估,最终报高层决策。只要有一项指标通不过,前期评价都将付之东流。

难以预判的油价

由于受多种因素影响,国际油价的走势总是让人捉摸不定。最近8年,国际油价有过2008年147美元/桶的疯狂,也经历了去年27美元/桶的迷茫。许多投资者感慨,“过山车”式的油价走势很难让人踩准节拍。

黄兴文说:“在一些外行人看来,油气勘探投资一定要有回报,不能拿银行存钱收利息的思维来评价油气勘探开发投资,这种思维是不符合油气行业特点的,实际情况是很多公司往往‘十年勘探无成果,一旦发现吃十年’。”很显然,拿低油价时的低收益率甚至亏损来评价高油价时做出的投资决策是不公平的。

在国际油气行业,油气成藏组合被称为“Play”,这一英文单词对应的中文释义有“玩”、“打牌”等,意味着油气勘探投资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这个行业属性就是高风险、高投入,寻找油气成藏组合的成功率能达到50%以上就属于行业高水平了。”黄兴文说。

同时,受资源国财税政策、海外成本等因素的影响,在同等油价水平和油藏储量的情况下,海外油气田的盈利压力要比国内大得多。

韩文明说,市场检验投资决策有一个周期,“也许你拿区块的时候测算不赚钱,但油价会慢慢回升。也有可能你入手的时候是以80美元/桶的油价评价的,但没想到油价这三年一蹶不振。”据此,她认为,海外投资要做好投资组合,哪些区块风险小、收益小,哪些区块风险大、收益大,最终确保综合收益率达到一定水平。

强势的资源国

走出国门在海外做油气投资,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困惑,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勘探评价工作证实地质储量后,为什么同样储量的油气田在国内能盈利,在海外却不能盈利,只能望藏兴叹?这需要在资源国找答案。

随着浅海、成熟区块勘探开发资源殆尽,拥有优质成藏区块的资源国政府正变得越来越强势,其财税政策也变得越来越苛刻,尤其是那些国民经济结构单一、严重依赖油气工业的国家。

据黄兴文介绍,“虽然国际石油公司在进驻资源国前都很清楚合同细则,但有时也防不胜防”。即便在海外钻井成功,发现的油田与国内的规模和类型相同,但最终经济效果也会完全不同。例如,一些国际石油公司正在从一些国家撤出投资,原因是即便勘探开发做得很好,但一到最终算账却所赚无几。“除非国际石油公司能够应用像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新技术,将之前不能动用的油气储量变成商业开发资源。”

在一些资源富集、开发难度较低的国家,油气财税政策相对苛刻,而油气工业基础较薄弱的国家一般会开出相对优厚的条件,它们希望有人帮助本国提高油气工业水平。

除了资源国财税政策外,资源国政局的不稳定也会给投资带来诸多不确定。一些政府关系很难处理,不确定性很大,“有时候好不容易和一个部长谈好了,但人员经常变动,过一段时间还需要和新上任的继续谈”。在一些国家,海关审查效率非常低,一些国际采办进展缓慢。

此外,韩文明说,在国内,即便是一些储量低的边际油田,如果利用周边油田设施,也能具备经济开采价值,但在海外,竞争性和排他性很强。

后来者的无奈

我国海洋石油工业发展不足半个世纪,从最初的走出国门学习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再到目前的“走出去”,国际上“大而肥”的成熟区块已经被先行者收入囊中,留给后来者的多是深水油气等开发难度较大的资源。

当前,国际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趋势是,从浅海走向深水,从近海走向远海,从海况相对较安全的区域走向恶劣海域。

韩文明说,油气勘探从来都是从简单到复杂,而现在多是环境艰苦、投资多、作业难、工期长的海域,技术要求高,工程量大。据统计,2010年,全球油气发现的平均水深为624米,而石油界将水深超过500米的海域即划为深水区。并且,近些年全球油气重大发现多集中在巴西、西非和美国墨西哥湾等深水海域。

中国海油“走出去”已有二十多年,目前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拥有业务合同,业务延伸至西非、巴西等近些年的重大油气发现海域。黄兴文说,虽然“走出去”较晚,但海油却一直在全球寻找机遇,主动分区域开展前期的油气资源和有利区带优选,筛选有潜力区块。“作为一家央企,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海外投资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记者 赵国兵)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