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谁也阻拦不了春天的脚步
——总公司首任总经理秦文彩回望海洋石油工业拓荒史
发布日期:2017-02-17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希望年轻人为维护我国海洋权益而奋斗

明天即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是海洋石油对外开放整整三十五周年,值得纪念,庆祝。的确海洋石油对外开放是个大的创举。过去洋人来我海域是侵略掠夺。对外开放是中外合作,历史不同性质也不同,它的意义非常不同,值得大书特书。

希望年轻人为维护我国海域权益而奋斗。

秦文彩

2017年2月14日

一位满头银发的九旬老人,缓缓向我们走来。

他拄着拐,却坚持不让人搀扶。他是我国海洋石油工业的开拓者之一、总公司首任总经理秦文彩。

在总公司成立35周年纪念日前夕,记者采访了秦老,重忆海洋石油工业改革开放的阵痛与辉煌。

拓荒者的美国之行

上世纪60年代,石油部提出“上山、下海、大战平原”的口号。当时,我国海洋石油领域一穷二白,现代的钻井平台几乎闻所未闻。下海找油谈何容易?

来不及犹豫,拓荒者坚定迈开海洋油气勘探的步伐。

1977年末,美国能源部发来邀请,希望中国派出代表团去美国油田参观访问,石油部很快确定访问团人员名单,由孙敬文任团长,张兆美、秦文彩任副团长,秦文彩还兼任秘书长。

为避开圣诞节,延期到1978年1月代表团才出发。抵达美国后,大伙儿很吃惊,尤其是华盛顿的市民都很有礼貌,与最初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在美国访问了十几个城市,特别是曼哈顿,环境保护得很好。在墨西哥湾参观海上平台时,大伙儿发现平台上竟有四五家公司开展合作。

“美国经济发达,资金雄厚,为什么资本家不独立开采石油,而要与多个石油公司合作来完成?”这一疑问萦绕在代表团每位成员的心头。

谜底最终揭晓,原来是为共担风险。

在西方发达国家,这几乎就是一个惯例。开发一个海上大油气田,必须几个公司一起开发,才能共同承担各类风险。

当晚,狂风大作,秦文彩和代表团一行被阻隔在海上。那一夜,他第一次听说大风来了要停止作业、撤人、弃船。秦文彩迷惑了,在中国不是要“人在,设备在”吗?

全新的理念、全新的模式、全新的体制,一切闻所未闻。它们能被借鉴到中国吗?我们要进行怎样的改造?

秦文彩之问,正是当时海洋石油先行者们共同的忧思。

对外开放的曙光,闪耀在世界的东方

从美国归来,秦文彩与代表团秘书共同起草报告,如何入笔?应当突出哪些重点?

当时,还不敢大胆提出“开放”这一词眼。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流毒还没肃清,搞不好就会被扣上“卖国贼”的帽子。因此,报告主基调提出利用外资,请外国石油公司帮助我们进行海上油气田开发。

汇报时间是1978年3月26日。代表团中的五人来到人民大会堂,向党中央汇报。孙敬文团长作主题汇报,其他同志补充发言。当天,邓小平参加全国科学大会,没有在场。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政治局领导听取了石油部代表团的汇报。

忆及当时场景,秦文彩称那是“破天荒第一次”。

听完汇报,华国锋征求叶剑英、李先念等政治局领导同志意见后,立刻决定:在我们指定的海域,购买外国设备,采用分期付款的方法,将来用开采的原油来偿还外资。

对外开放的一丝曙光,闪现在世界的东方。

会议之后,华国锋指示石油部“海洋石油进行开放,请十几家外国石油公司进来”。从1978年到1979年,在中国海洋上掀起大规模的石油勘探的风暴。

这扇门一打开,许多人感到诧异。墨守旧制度、旧框框的人的流言蜚语袭来,在四海掀起滚滚浊浪。康世恩、张文彬与秦文彩三人并没有退缩。

有人说,秦文彩的屁股坐到了洋人怀抱了!毕竟他们挑战了“计划经济”的体制,在新与旧争锋的问题上,围绕“爱国?还是卖国?”这一焦点,开始了思想领域的激烈交锋。

在渤海油田,一些人甚至由此想到“八国联军进京”的屈辱史,而实际上,“开放合作”只是引进一些技术和资金,根本没有涉及国家主权问题。

“对外合作是新鲜事物,被人说三道四在所难免,”秦文彩不再多想,“大不了再被关一次牛棚。”

海洋石油“新船”激荡中国海

总公司成立前夕,张文彬主抓石油部内部的管理工作,秦文彩独当一面,挑起海洋石油改革开放的重担。他坚信有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海洋石油这条“新船”必能激荡中国海。

不畏来自四面八方的困扰,秦文彩坚信,多年来在个别人的观念里形成的惯性,需要正确引导,一切都从改革开放的形势出发,对不相适应的管理模式必须改革,即使披荆斩棘,也要消除一切不利于合作的障碍。

过去的管理模式已不适应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的形式,如何改?必须大刀阔斧,彻底改变管理体制。

于是,新的企业架构应运而生。

在那个政企不分、阶级斗争影响尚存的年代,很多人认为秦文彩是“异想天开”。他却无暇顾及这些风凉话,坚信外国人能办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

由于层层简政放权,地区公司搞活了,专业承包公司搞活了,整个公司也搞活了。中国海油精干高效的人才队伍建设原则,沿袭至今。

1982年2月15日,总公司在长安街王府井一座小楼挂牌成立。没有鞭炮声,更没有敲锣打鼓。秦文彩却忙于签署招标通知书,顾不上参加公司挂牌仪式。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在北海顶着七级大风飞越英国北海油田,就设想了心中的目标。他相信朋友的真诚,在墨西哥湾那个不眠之夜,老船长推心置腹的话语,让他义无反顾地驾驶这艘“新船”追赶历史的脚步。

外国人来了,似乎一切都不适应。南海有一个军港,为防止泄密,外国的直升机不得飞越。渤海北方宾馆,门口有军用电话线,外国人不得通行……

限制就是绊脚石,怎么办?

秦文彩亲自去国务院,到各部委奔走沟通。改革开放事业,中央力挺,阻碍时代潮流的一切旧规都顺势改变。此时,中国已踏上一条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

是的,谁也无法阻挡历史的脚步。一旦春天来临,万物都会焕发新生。(记者 孙国徽 通讯员 赵皇銮林宗军)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谁也阻拦不了春天的脚步
——总公司首任总经理秦文彩回望海洋石油工业拓荒史
发布日期:2017-02-17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希望年轻人为维护我国海洋权益而奋斗

明天即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是海洋石油对外开放整整三十五周年,值得纪念,庆祝。的确海洋石油对外开放是个大的创举。过去洋人来我海域是侵略掠夺。对外开放是中外合作,历史不同性质也不同,它的意义非常不同,值得大书特书。

希望年轻人为维护我国海域权益而奋斗。

秦文彩

2017年2月14日

一位满头银发的九旬老人,缓缓向我们走来。

他拄着拐,却坚持不让人搀扶。他是我国海洋石油工业的开拓者之一、总公司首任总经理秦文彩。

在总公司成立35周年纪念日前夕,记者采访了秦老,重忆海洋石油工业改革开放的阵痛与辉煌。

拓荒者的美国之行

上世纪60年代,石油部提出“上山、下海、大战平原”的口号。当时,我国海洋石油领域一穷二白,现代的钻井平台几乎闻所未闻。下海找油谈何容易?

来不及犹豫,拓荒者坚定迈开海洋油气勘探的步伐。

1977年末,美国能源部发来邀请,希望中国派出代表团去美国油田参观访问,石油部很快确定访问团人员名单,由孙敬文任团长,张兆美、秦文彩任副团长,秦文彩还兼任秘书长。

为避开圣诞节,延期到1978年1月代表团才出发。抵达美国后,大伙儿很吃惊,尤其是华盛顿的市民都很有礼貌,与最初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在美国访问了十几个城市,特别是曼哈顿,环境保护得很好。在墨西哥湾参观海上平台时,大伙儿发现平台上竟有四五家公司开展合作。

“美国经济发达,资金雄厚,为什么资本家不独立开采石油,而要与多个石油公司合作来完成?”这一疑问萦绕在代表团每位成员的心头。

谜底最终揭晓,原来是为共担风险。

在西方发达国家,这几乎就是一个惯例。开发一个海上大油气田,必须几个公司一起开发,才能共同承担各类风险。

当晚,狂风大作,秦文彩和代表团一行被阻隔在海上。那一夜,他第一次听说大风来了要停止作业、撤人、弃船。秦文彩迷惑了,在中国不是要“人在,设备在”吗?

全新的理念、全新的模式、全新的体制,一切闻所未闻。它们能被借鉴到中国吗?我们要进行怎样的改造?

秦文彩之问,正是当时海洋石油先行者们共同的忧思。

对外开放的曙光,闪耀在世界的东方

从美国归来,秦文彩与代表团秘书共同起草报告,如何入笔?应当突出哪些重点?

当时,还不敢大胆提出“开放”这一词眼。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流毒还没肃清,搞不好就会被扣上“卖国贼”的帽子。因此,报告主基调提出利用外资,请外国石油公司帮助我们进行海上油气田开发。

汇报时间是1978年3月26日。代表团中的五人来到人民大会堂,向党中央汇报。孙敬文团长作主题汇报,其他同志补充发言。当天,邓小平参加全国科学大会,没有在场。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政治局领导听取了石油部代表团的汇报。

忆及当时场景,秦文彩称那是“破天荒第一次”。

听完汇报,华国锋征求叶剑英、李先念等政治局领导同志意见后,立刻决定:在我们指定的海域,购买外国设备,采用分期付款的方法,将来用开采的原油来偿还外资。

对外开放的一丝曙光,闪现在世界的东方。

会议之后,华国锋指示石油部“海洋石油进行开放,请十几家外国石油公司进来”。从1978年到1979年,在中国海洋上掀起大规模的石油勘探的风暴。

这扇门一打开,许多人感到诧异。墨守旧制度、旧框框的人的流言蜚语袭来,在四海掀起滚滚浊浪。康世恩、张文彬与秦文彩三人并没有退缩。

有人说,秦文彩的屁股坐到了洋人怀抱了!毕竟他们挑战了“计划经济”的体制,在新与旧争锋的问题上,围绕“爱国?还是卖国?”这一焦点,开始了思想领域的激烈交锋。

在渤海油田,一些人甚至由此想到“八国联军进京”的屈辱史,而实际上,“开放合作”只是引进一些技术和资金,根本没有涉及国家主权问题。

“对外合作是新鲜事物,被人说三道四在所难免,”秦文彩不再多想,“大不了再被关一次牛棚。”

海洋石油“新船”激荡中国海

总公司成立前夕,张文彬主抓石油部内部的管理工作,秦文彩独当一面,挑起海洋石油改革开放的重担。他坚信有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海洋石油这条“新船”必能激荡中国海。

不畏来自四面八方的困扰,秦文彩坚信,多年来在个别人的观念里形成的惯性,需要正确引导,一切都从改革开放的形势出发,对不相适应的管理模式必须改革,即使披荆斩棘,也要消除一切不利于合作的障碍。

过去的管理模式已不适应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的形式,如何改?必须大刀阔斧,彻底改变管理体制。

于是,新的企业架构应运而生。

在那个政企不分、阶级斗争影响尚存的年代,很多人认为秦文彩是“异想天开”。他却无暇顾及这些风凉话,坚信外国人能办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

由于层层简政放权,地区公司搞活了,专业承包公司搞活了,整个公司也搞活了。中国海油精干高效的人才队伍建设原则,沿袭至今。

1982年2月15日,总公司在长安街王府井一座小楼挂牌成立。没有鞭炮声,更没有敲锣打鼓。秦文彩却忙于签署招标通知书,顾不上参加公司挂牌仪式。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在北海顶着七级大风飞越英国北海油田,就设想了心中的目标。他相信朋友的真诚,在墨西哥湾那个不眠之夜,老船长推心置腹的话语,让他义无反顾地驾驶这艘“新船”追赶历史的脚步。

外国人来了,似乎一切都不适应。南海有一个军港,为防止泄密,外国的直升机不得飞越。渤海北方宾馆,门口有军用电话线,外国人不得通行……

限制就是绊脚石,怎么办?

秦文彩亲自去国务院,到各部委奔走沟通。改革开放事业,中央力挺,阻碍时代潮流的一切旧规都顺势改变。此时,中国已踏上一条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

是的,谁也无法阻挡历史的脚步。一旦春天来临,万物都会焕发新生。(记者 孙国徽 通讯员 赵皇銮林宗军)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