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探开发生产

“磨刀石”中挤油
——南海西部特低渗致密油藏经济开发获新进展
发布日期:2017-12-04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12月2日,随着注水井A8顺利完井,涠洲6-13油田ODP(油田整体开发方案)宣告结束。钻后探明储量大幅增加,预计产量可提升10.2%。这表明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下称湛江分公司)实现了在渗透率最低5毫达西(渗透率单位)的海上特低渗致密油藏经济开发。

挑战特低渗致密油藏

低渗油田在陆地被称为“磨刀石”,经济有效开发是一个世界级难题,从海底“磨刀石”里挤油更是难上加难。

一方面,低渗油田储量丰度仅有中高渗油田的三分之一;另一方面,渗透率低得可谓“井井有油,基本不流”,但这并没让石油人受挫。

按照国际标准,渗透率小于50毫达西的油藏为低渗油藏。中国的石油科技工作者进一步细分,把渗透率小于5毫达西的油藏称为特低渗油藏。陆地长庆油田曾实现0.1毫达西以下油田开发模式。海上油藏开发受成本和技术因素制约,想要实现经济开发困难重重。

据统计,在南海西部油田,低渗油藏储量十分丰富且呈逐年增高趋势。因此,向低渗油藏进军势在必行。

2014年,南海西部勘探发现的涠洲6-13油田低渗油藏储量占比极高,其中渗透率低于10毫达西的油藏接近一半。以往海上低渗油田的开发经验主要集中在30毫达西以上的油藏,并且多采用低中高渗油藏“捆绑”的开发模式。近年,湛江分公司立足一线生产实际,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终于向5毫达西的特低渗致密油藏开发工艺发起挑战。

蒙眼穿针穿起小油藏

涠洲6-13油田是典型的反向断鼻构造形成的断块油藏,断层数量多,特别是小断层发育油藏,分布在不同的层位、不同的区块,仅纵向上就有20余个计算单元,小的储量仅有千余立方米。低渗透率加上散、断等特点,让涠洲6-13油田的开发变得更为艰难。

陆地油田特低渗开发可用密井网开发,通过酸化压裂实现“心脏搭桥手术”,保证产能。但海上钻井成本是陆地的十几倍,特别是在低油价形势下,密井网策略行不通。唯一可行的是实施长水平井,通过增加与油藏的接触面积,动用更多的储量。

想要实现经济开采,水平井长度需达到700米。这一难度好比蒙着眼睛站在二楼,指挥一根细线,在地面只有针眼大小的缝隙中穿行。

潜力与风险不断交锋,漫长的开发设计后,第一口先导井进入日程,实施团队用近一个月时间,优化调整轨迹300余次,相当于每钻进20米就要进行一次调整。

多专业联动闯关复杂凹陷

涠洲6-13油田油层厚度约为20米,一般而言这样的钻井难度不算特别大,但放在涠西南凹陷就难说了。该油田陆相复杂断块沉积,砂体横向展布变化很快,地球物理资料品质差,很难分辨厚度低于30米的储层。

为此,地质、油藏、地球物理三大专业的科研人员展开了长达7个月的全面“会诊”,创新性对砂体展布进行定量化雕刻,并沿着地震剖面寻找蛛丝马迹,结合新资料与区域应力规律认识,运用地球物理方法蚂蚁体、方差体等断层识别技术,逐步证实了断层解释的合理性,攻克了复杂凹陷的难题。

涠洲6-13低渗油藏开发新突破,擂响了向低渗乃至特低渗油藏开发的战鼓,有望盘活一批储量,给增储上产再添“生力军”。(记者 张毅 通讯员 朱金起 任丽娟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磨刀石”中挤油
——南海西部特低渗致密油藏经济开发获新进展
发布日期:2017-12-04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12月2日,随着注水井A8顺利完井,涠洲6-13油田ODP(油田整体开发方案)宣告结束。钻后探明储量大幅增加,预计产量可提升10.2%。这表明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下称湛江分公司)实现了在渗透率最低5毫达西(渗透率单位)的海上特低渗致密油藏经济开发。

挑战特低渗致密油藏

低渗油田在陆地被称为“磨刀石”,经济有效开发是一个世界级难题,从海底“磨刀石”里挤油更是难上加难。

一方面,低渗油田储量丰度仅有中高渗油田的三分之一;另一方面,渗透率低得可谓“井井有油,基本不流”,但这并没让石油人受挫。

按照国际标准,渗透率小于50毫达西的油藏为低渗油藏。中国的石油科技工作者进一步细分,把渗透率小于5毫达西的油藏称为特低渗油藏。陆地长庆油田曾实现0.1毫达西以下油田开发模式。海上油藏开发受成本和技术因素制约,想要实现经济开发困难重重。

据统计,在南海西部油田,低渗油藏储量十分丰富且呈逐年增高趋势。因此,向低渗油藏进军势在必行。

2014年,南海西部勘探发现的涠洲6-13油田低渗油藏储量占比极高,其中渗透率低于10毫达西的油藏接近一半。以往海上低渗油田的开发经验主要集中在30毫达西以上的油藏,并且多采用低中高渗油藏“捆绑”的开发模式。近年,湛江分公司立足一线生产实际,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终于向5毫达西的特低渗致密油藏开发工艺发起挑战。

蒙眼穿针穿起小油藏

涠洲6-13油田是典型的反向断鼻构造形成的断块油藏,断层数量多,特别是小断层发育油藏,分布在不同的层位、不同的区块,仅纵向上就有20余个计算单元,小的储量仅有千余立方米。低渗透率加上散、断等特点,让涠洲6-13油田的开发变得更为艰难。

陆地油田特低渗开发可用密井网开发,通过酸化压裂实现“心脏搭桥手术”,保证产能。但海上钻井成本是陆地的十几倍,特别是在低油价形势下,密井网策略行不通。唯一可行的是实施长水平井,通过增加与油藏的接触面积,动用更多的储量。

想要实现经济开采,水平井长度需达到700米。这一难度好比蒙着眼睛站在二楼,指挥一根细线,在地面只有针眼大小的缝隙中穿行。

潜力与风险不断交锋,漫长的开发设计后,第一口先导井进入日程,实施团队用近一个月时间,优化调整轨迹300余次,相当于每钻进20米就要进行一次调整。

多专业联动闯关复杂凹陷

涠洲6-13油田油层厚度约为20米,一般而言这样的钻井难度不算特别大,但放在涠西南凹陷就难说了。该油田陆相复杂断块沉积,砂体横向展布变化很快,地球物理资料品质差,很难分辨厚度低于30米的储层。

为此,地质、油藏、地球物理三大专业的科研人员展开了长达7个月的全面“会诊”,创新性对砂体展布进行定量化雕刻,并沿着地震剖面寻找蛛丝马迹,结合新资料与区域应力规律认识,运用地球物理方法蚂蚁体、方差体等断层识别技术,逐步证实了断层解释的合理性,攻克了复杂凹陷的难题。

涠洲6-13低渗油藏开发新突破,擂响了向低渗乃至特低渗油藏开发的战鼓,有望盘活一批储量,给增储上产再添“生力军”。(记者 张毅 通讯员 朱金起 任丽娟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