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南一”上的石油魂
发布日期:2017-12-04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钻台上,钻工们正与千斤钻具“共舞”;司钻房内,李军义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作业情况。“司钻手上三条命,人命、船命和井命”是这位老司钻的座右铭。

机械、繁重、重复的钻台工作使钻工们关节僵硬、双腿酸疼。1992年出生的杨永阔(右一)年纪轻轻,却也佩戴上了护膝护腰。

在李军义的安全帽里,有一张他与妻女的合影。但是在他心里,这不是完整的全家福。就在他出海的当天,心爱的妹妹永远离开了他们。

李志强走过了钻台上高高摞起的钻杆,不知不觉也走过了自己生命的青葱岁月。

钻台上的气温高达40摄氏度,唯一能替王坤遮挡烈日的只有头上那顶安全帽。他说:“没有经历过海上酷暑考验的人绝对称不上是海上钻井工。”

他们来自不同的省份,肩负不同的职责,但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称号——海上钻井人。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

宋卫民像猴子一样,嗖嗖地爬到高耸的井架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

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之际。只见他手舞棕绳,一甩一拉之间,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收服”至指定位置。

三小时后,他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

那张快要冻出泪水的红脸映入眼帘,手扶刹把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

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

1977年,它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成功打出我国在南海钻探的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

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100座珠穆朗玛峰。

如今,“南海一号”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刹把,早成了外界同行的淘汰品;船上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逐梦深蓝、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变,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

队长祝关平,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几乎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无论他怎样努力,小时候一见面就哭的女儿,还是那么生分。

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

钻工侯涛,25岁就有了护腰护不住的腰病。“2小时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后尘。

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见六面,今年因为太忙错过了两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而这次他还是回不去……

李军义唏嘘之际,身后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

那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心目中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人是妹妹。就在他出海那天,心爱的妹妹永远离开了他们……

那天,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望他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从不屈服于眼泪。

“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

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郝艳军 杜鹏辉)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南一”上的石油魂
发布日期:2017-12-04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钻台上,钻工们正与千斤钻具“共舞”;司钻房内,李军义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作业情况。“司钻手上三条命,人命、船命和井命”是这位老司钻的座右铭。

机械、繁重、重复的钻台工作使钻工们关节僵硬、双腿酸疼。1992年出生的杨永阔(右一)年纪轻轻,却也佩戴上了护膝护腰。

在李军义的安全帽里,有一张他与妻女的合影。但是在他心里,这不是完整的全家福。就在他出海的当天,心爱的妹妹永远离开了他们。

李志强走过了钻台上高高摞起的钻杆,不知不觉也走过了自己生命的青葱岁月。

钻台上的气温高达40摄氏度,唯一能替王坤遮挡烈日的只有头上那顶安全帽。他说:“没有经历过海上酷暑考验的人绝对称不上是海上钻井工。”

他们来自不同的省份,肩负不同的职责,但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称号——海上钻井人。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

宋卫民像猴子一样,嗖嗖地爬到高耸的井架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

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之际。只见他手舞棕绳,一甩一拉之间,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收服”至指定位置。

三小时后,他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

那张快要冻出泪水的红脸映入眼帘,手扶刹把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

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

1977年,它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成功打出我国在南海钻探的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

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100座珠穆朗玛峰。

如今,“南海一号”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刹把,早成了外界同行的淘汰品;船上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逐梦深蓝、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变,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

队长祝关平,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几乎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无论他怎样努力,小时候一见面就哭的女儿,还是那么生分。

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

钻工侯涛,25岁就有了护腰护不住的腰病。“2小时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后尘。

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见六面,今年因为太忙错过了两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而这次他还是回不去……

李军义唏嘘之际,身后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

那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心目中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人是妹妹。就在他出海那天,心爱的妹妹永远离开了他们……

那天,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望他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从不屈服于眼泪。

“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

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郝艳军 杜鹏辉)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