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油观察

远洋拼船运输原油探出降本增效新渠道
万里拼装如何“拼”出亿元效益?
发布日期:2017-12-01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编者按

如果从家里出发带着行李赶去飞机场,面对地铁、公交车、机场大巴、的士、顺风车等选择,你怎样挑选省钱又快捷的交通方式?想一想,如果要运送的货物从一件行李变成成千上万桶的石油,交通距离也从几十公里变成西非到中国的千万里,你又如何在船型各异、价格千差万别的船舶中,组合出最经济的运送方式?同时,还要保证原油按时、“按量”、安全抵达。这,就是摆在中海石油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海油进出口)面前的难题。

货物拆着运,搭乘“顺风船”,拼出大效益……海油进出口船务和执行团队拼装业务开展至今,为十余家客户提供了超过200个航次的拼装操作,为客户节约下高昂费用。截至今年9月,该团队仅为中海油惠州石化有限公司(下称惠州石化)进口西非原油拼装一项工作,便节省运费成本达2000万美元,预计到年底,这个数字将达到2500万美元。

11%背后的巨大潜力

时针拨回到2009年,中国海油将为惠州石化采购进口原油的任务交给了海油进出口。

紧锣密鼓的预备工作随之展开。海油进出口根据炼厂的加工特点,为其挑选了多个油种,其中大部分来自远隔两个大洋的西非市场。每个货盘约95万桶,每月2~3个货盘,需分批次交货。海油进出口船务和执行部负责运输的同事为这些远洋货盘测算运费时发现,若仅仅依照货盘大小,最合适的应该是租用载货量为100万桶的苏伊士型油轮,这样可以避免亏舱费(即因租船方原因造成实际运输货量少于合同约定的最低货量时,需要按照最低合同货量支付运费以补偿船方的空舱损失)。但如果把两个货盘进行拼装,租用载货量为200万桶的超大型油轮(VLCC),不仅同样不会产生亏舱,而且运量的规模效益将使每个货盘的分摊运费降低30%~40%。以当时一个90万净桶货量的货盘为例,单租苏伊士型油轮的运费约为400万美元,而如果与相同货量货盘拼装,所分摊运费仅为300万美元。仅这一个航次,就可节省运费达100万美元。

当时的原油价格正向着高点一路攀升。与一船原油的货价相比,节省的100万美元运费仅占比约1%,似乎无足轻重。即便如此,海油进出口仍估算其背后可为客户挖掘的巨大效益潜力。经过公司领导批准,他们对拼装工作开展深入论证,一步关键的棋子,就这样被放在最需要的位置。

从零开始,打通拼装路

VLCC拼装业务的巨大效益背后,还隐藏着众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首先是码头的航道限制。当时惠州石化马鞭洲码头的航道吃水浅,无法接卸满载VLCC,因此只能作为第二卸港进行航次设计。这就增加了与拼装方、卸港码头和代理等多方进行协调的工作量和不确定性。特别是外部港口的靠泊安排并不由公司掌握,如有突发状况影响原油到货,炼厂的生产还可能面临巨大风险。

紧随其后,便是适航油轮的租用。与哪家公司进行拼装?将哪个货盘进行拼装?在哪个时段进行拼装?这都需要考虑。如果因为船期出现偏差而扰乱终端的生产、提油安排,那将面临的是天价赔偿。即使找到了合适船只,拼装方运费价格又是否合适,租约条款能否谈拢……一系列新的问题随之衍生。

天平之上,一边是整体效益提升,另一边却是海油进出口贸易、运力、港口所有环节的压力、风险和考验。在这样的选择面前,船务和执行部坚定站到了服务中国海油全局的高度。“拼装有利于中国海油效益最大化,困难再大我们也要想办法克服!”

他们跑遍了兄弟企业,探寻合作可能,细谈拼装协议;访遍了国内相关船东,建立双方信任……不仅确定了多家拼装伙伴,更加强了与船东的合作。之后,他们分析航程中所有可能的风险并一一做出预案,光是论证草稿就打印了满满一纸箱……2009年6月1日,惠州石化第一船拼装原油顺利接卸,一条新的降本增效渠道宣告畅通。

细节把控,连串问号化作惊叹号

拼装方案的设计是第一步,每个环节都要细思深谋:装港是否邻近?装期是否冲突?到港期能否保证?卸港会不会延误?这一长串的问号如果不能解决,不仅会增加每天近5万美元的滞期风险,还会导致炼厂资源无法及时到港。所以,对拼装方案必须反复磨合才能达到最优设计。如果遇到突发状况,临时准备一个变更方案花上几个通宵是常事。

2017年7月,西非某拼装航次因连续遭遇恶劣天气,导致船舶无法及时赶到原定航路上的第二装卸港,终端面临压产并发来索赔警告,此时离提油期仅余3天。对突发情况,团队一面紧急磋商备选拼装方案,一面加紧寻找备用船只,同时还通过多个渠道尝试更换装期。凭着公司的良好口碑和团队的耐心沟通,在换船截止期限前,第一装卸港表态全速装货,缩短了数小时装货时间;第二装卸港同意顺延受载期,调出了半天装期。一出一进,拼装方案得以维持不变,避免了违约风险,更省下大幅调整油轮航线的近百万美元成本。虽然团队人员因此熬了两个通宵,但最后的结果令他们感觉非常值得。

在途运输的把控紧随其后。迢迢万里的远洋航程,都由该团队运输执行人员24小时跟踪掌握:有没有遭遇坏天气?油舱温度如何?到港时的潮汐是否合适?需不需要协调商检?

2016年3月,某拼装航次在第一港卸货后,拼装方发现近400吨短量,便火速向公司发出索赔,索赔额高达13万美元。船东则早早地出具说明,想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货方在催,船方在躲,难道这笔赔偿就落在公司头上?关键时刻,海油进出口的运输执行人员拿出了完整的在途单据,并对所有数据一一比对,不仅充分证明公司收货量完全在合理范围内,连船东拼命掩饰的管线油量测量失当也无所遁形。证据当前,船东只能承认错误,主动负担这部分货款,公司没有承受任何损失。

油价寒冬,“拼”出亿元效益

2014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石油行业提质增效的重要性格外凸显,拼装业务的成本优势也得到加倍重视。

经受了长期实战考验的拼装业务,已变得成熟、规范和高效:在主体上打破部门局限,贸易、执行和安全等各部门通力合作,步调已经下成一盘棋;在对象上打破公司局限,将中资伙伴纳入合作范围,抱团出海,资源联成一张网。于是,在海油进出口业务版图拓展的进程中,拼装业务成为向客户提供增值服务的重要品牌,为公司业务谈判拿到了不少分数。近几年,山东地区和宝岛台湾的多家地方炼厂也成为公司客户,有效扩展了供应销售网络。

2017年4月,公司首次为山东两家炼厂代理并拼装的某中东原油即将抵港。因为是当地港口首次接卸该油种,为确保过程顺畅,公司专门派出人员提前赶赴卸港进行准备,针对关检程序、接卸操作和罐容安排等全流程,对收货方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4月17日,该油轮顺利到岸、过检、靠泊,但就在凌晨船检时却发现原油含水量出现偏差:使用水量检测膏和油水界面仪两种不同工具检测出的结果,前者为0,后者却高达395立方米。提油轮负责人因此拒绝签字,卸油暂告推迟。如此高的含水量带来的短量风险尚在其次,更紧迫的是当时港口已有4艘油轮在排队等待靠泊,如果因为拖延卸油导致港口调整靠泊次序,那么保守估计,客户和公司也将承受20万美元以上的滞期损失。

船务和执行部的周密预案派上了用场:第三方商检及时对样品进行检测,锁定舱中有明水的事实;运输执行人员拿出在途数据,指出船长测量手段存在偏差;租船人员联系船东,步步紧逼展开谈判……最终,仅用2个小时化险为夷,卸货顺利展开,收货方专门表示感谢,并在后来与公司多次合作,结成贸易伙伴。

这个例子,仅仅是拼装业务拓展的一个缩影。

从拼装业务开展至今,船务和执行部按照“西非拼装率100%,到港准确率100%”的要求,八年为十余家客户提供了超过200个航次的拼装操作,为客户节约下高昂费用。保守估计,仅为惠州石化一家节省的运费就超过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个亿。(通讯员 唐彦)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远洋拼船运输原油探出降本增效新渠道
万里拼装如何“拼”出亿元效益?
发布日期:2017-12-01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编者按

如果从家里出发带着行李赶去飞机场,面对地铁、公交车、机场大巴、的士、顺风车等选择,你怎样挑选省钱又快捷的交通方式?想一想,如果要运送的货物从一件行李变成成千上万桶的石油,交通距离也从几十公里变成西非到中国的千万里,你又如何在船型各异、价格千差万别的船舶中,组合出最经济的运送方式?同时,还要保证原油按时、“按量”、安全抵达。这,就是摆在中海石油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海油进出口)面前的难题。

货物拆着运,搭乘“顺风船”,拼出大效益……海油进出口船务和执行团队拼装业务开展至今,为十余家客户提供了超过200个航次的拼装操作,为客户节约下高昂费用。截至今年9月,该团队仅为中海油惠州石化有限公司(下称惠州石化)进口西非原油拼装一项工作,便节省运费成本达2000万美元,预计到年底,这个数字将达到2500万美元。

11%背后的巨大潜力

时针拨回到2009年,中国海油将为惠州石化采购进口原油的任务交给了海油进出口。

紧锣密鼓的预备工作随之展开。海油进出口根据炼厂的加工特点,为其挑选了多个油种,其中大部分来自远隔两个大洋的西非市场。每个货盘约95万桶,每月2~3个货盘,需分批次交货。海油进出口船务和执行部负责运输的同事为这些远洋货盘测算运费时发现,若仅仅依照货盘大小,最合适的应该是租用载货量为100万桶的苏伊士型油轮,这样可以避免亏舱费(即因租船方原因造成实际运输货量少于合同约定的最低货量时,需要按照最低合同货量支付运费以补偿船方的空舱损失)。但如果把两个货盘进行拼装,租用载货量为200万桶的超大型油轮(VLCC),不仅同样不会产生亏舱,而且运量的规模效益将使每个货盘的分摊运费降低30%~40%。以当时一个90万净桶货量的货盘为例,单租苏伊士型油轮的运费约为400万美元,而如果与相同货量货盘拼装,所分摊运费仅为300万美元。仅这一个航次,就可节省运费达100万美元。

当时的原油价格正向着高点一路攀升。与一船原油的货价相比,节省的100万美元运费仅占比约1%,似乎无足轻重。即便如此,海油进出口仍估算其背后可为客户挖掘的巨大效益潜力。经过公司领导批准,他们对拼装工作开展深入论证,一步关键的棋子,就这样被放在最需要的位置。

从零开始,打通拼装路

VLCC拼装业务的巨大效益背后,还隐藏着众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首先是码头的航道限制。当时惠州石化马鞭洲码头的航道吃水浅,无法接卸满载VLCC,因此只能作为第二卸港进行航次设计。这就增加了与拼装方、卸港码头和代理等多方进行协调的工作量和不确定性。特别是外部港口的靠泊安排并不由公司掌握,如有突发状况影响原油到货,炼厂的生产还可能面临巨大风险。

紧随其后,便是适航油轮的租用。与哪家公司进行拼装?将哪个货盘进行拼装?在哪个时段进行拼装?这都需要考虑。如果因为船期出现偏差而扰乱终端的生产、提油安排,那将面临的是天价赔偿。即使找到了合适船只,拼装方运费价格又是否合适,租约条款能否谈拢……一系列新的问题随之衍生。

天平之上,一边是整体效益提升,另一边却是海油进出口贸易、运力、港口所有环节的压力、风险和考验。在这样的选择面前,船务和执行部坚定站到了服务中国海油全局的高度。“拼装有利于中国海油效益最大化,困难再大我们也要想办法克服!”

他们跑遍了兄弟企业,探寻合作可能,细谈拼装协议;访遍了国内相关船东,建立双方信任……不仅确定了多家拼装伙伴,更加强了与船东的合作。之后,他们分析航程中所有可能的风险并一一做出预案,光是论证草稿就打印了满满一纸箱……2009年6月1日,惠州石化第一船拼装原油顺利接卸,一条新的降本增效渠道宣告畅通。

细节把控,连串问号化作惊叹号

拼装方案的设计是第一步,每个环节都要细思深谋:装港是否邻近?装期是否冲突?到港期能否保证?卸港会不会延误?这一长串的问号如果不能解决,不仅会增加每天近5万美元的滞期风险,还会导致炼厂资源无法及时到港。所以,对拼装方案必须反复磨合才能达到最优设计。如果遇到突发状况,临时准备一个变更方案花上几个通宵是常事。

2017年7月,西非某拼装航次因连续遭遇恶劣天气,导致船舶无法及时赶到原定航路上的第二装卸港,终端面临压产并发来索赔警告,此时离提油期仅余3天。对突发情况,团队一面紧急磋商备选拼装方案,一面加紧寻找备用船只,同时还通过多个渠道尝试更换装期。凭着公司的良好口碑和团队的耐心沟通,在换船截止期限前,第一装卸港表态全速装货,缩短了数小时装货时间;第二装卸港同意顺延受载期,调出了半天装期。一出一进,拼装方案得以维持不变,避免了违约风险,更省下大幅调整油轮航线的近百万美元成本。虽然团队人员因此熬了两个通宵,但最后的结果令他们感觉非常值得。

在途运输的把控紧随其后。迢迢万里的远洋航程,都由该团队运输执行人员24小时跟踪掌握:有没有遭遇坏天气?油舱温度如何?到港时的潮汐是否合适?需不需要协调商检?

2016年3月,某拼装航次在第一港卸货后,拼装方发现近400吨短量,便火速向公司发出索赔,索赔额高达13万美元。船东则早早地出具说明,想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货方在催,船方在躲,难道这笔赔偿就落在公司头上?关键时刻,海油进出口的运输执行人员拿出了完整的在途单据,并对所有数据一一比对,不仅充分证明公司收货量完全在合理范围内,连船东拼命掩饰的管线油量测量失当也无所遁形。证据当前,船东只能承认错误,主动负担这部分货款,公司没有承受任何损失。

油价寒冬,“拼”出亿元效益

2014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石油行业提质增效的重要性格外凸显,拼装业务的成本优势也得到加倍重视。

经受了长期实战考验的拼装业务,已变得成熟、规范和高效:在主体上打破部门局限,贸易、执行和安全等各部门通力合作,步调已经下成一盘棋;在对象上打破公司局限,将中资伙伴纳入合作范围,抱团出海,资源联成一张网。于是,在海油进出口业务版图拓展的进程中,拼装业务成为向客户提供增值服务的重要品牌,为公司业务谈判拿到了不少分数。近几年,山东地区和宝岛台湾的多家地方炼厂也成为公司客户,有效扩展了供应销售网络。

2017年4月,公司首次为山东两家炼厂代理并拼装的某中东原油即将抵港。因为是当地港口首次接卸该油种,为确保过程顺畅,公司专门派出人员提前赶赴卸港进行准备,针对关检程序、接卸操作和罐容安排等全流程,对收货方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4月17日,该油轮顺利到岸、过检、靠泊,但就在凌晨船检时却发现原油含水量出现偏差:使用水量检测膏和油水界面仪两种不同工具检测出的结果,前者为0,后者却高达395立方米。提油轮负责人因此拒绝签字,卸油暂告推迟。如此高的含水量带来的短量风险尚在其次,更紧迫的是当时港口已有4艘油轮在排队等待靠泊,如果因为拖延卸油导致港口调整靠泊次序,那么保守估计,客户和公司也将承受20万美元以上的滞期损失。

船务和执行部的周密预案派上了用场:第三方商检及时对样品进行检测,锁定舱中有明水的事实;运输执行人员拿出在途数据,指出船长测量手段存在偏差;租船人员联系船东,步步紧逼展开谈判……最终,仅用2个小时化险为夷,卸货顺利展开,收货方专门表示感谢,并在后来与公司多次合作,结成贸易伙伴。

这个例子,仅仅是拼装业务拓展的一个缩影。

从拼装业务开展至今,船务和执行部按照“西非拼装率100%,到港准确率100%”的要求,八年为十余家客户提供了超过200个航次的拼装操作,为客户节约下高昂费用。保守估计,仅为惠州石化一家节省的运费就超过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个亿。(通讯员 唐彦)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