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石油精神 建设国际一流

“1+1>2”的魔力
——涠洲油田群勘探开发一体化模式成增储上产强劲引擎
发布日期:2017-11-06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10月31日,南海西部涠西南油田群4口开发评价井,通过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专家组审查。自2013年成立勘探开发一体化项目组(下称一体化项目组)以来,涠洲油田群已钻探26口这样的评价井,成功率高达77%。

目前,涠洲油田群的一体化工作走向深入,成为增储上产的强劲引擎。

一体化破局“小油藏”滚出大效益

油气资源构造分散是涠洲油田开发的难点之一。对此,一体化项目组项目经理邹明生有个形象的比喻,涠西南区块油气资源构造分布如“摔碎的盘子”,427个小断块油藏,面积小于0.5平方公里的资源量不在少数。

如何让这些勘探嫌小、开发价值低的资源储量向产量转化?涠洲油田群的应对举措为:勘探开发一体化,即将勘探中的探井和开发中的开发井合二为一。

涠洲油田群最早实施勘探开发一体化是在1995年,当时涠洲12-1油田勘探初期受断层遮挡等因素影响,实施探井的成本和风险都很高。为此,油田引入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实施了一口同时具有勘探、开发作用的油井。该井实施后,不仅有效增加了探明储量,而且也让油井的日产油量得到大幅提升。

自2013年全面推行勘探开发一体化以来,许多边际油田逐渐变成效益油田,小油田也变成了大油田。

深挖潜力边角料变“香饽饽”

一体化还要深挖物性不确定、产能不确定的“边角料”。邹明生介绍说:“那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少、小、难,在项目组眼里都是‘香饽饽’。比如涠洲6-13油田一边际油组,通过优化开发井轨迹,让过路井‘顺路’勘探该油组,成功落实了储量。”

今年,已开发多年的涠洲12-1油田中块4井区急需调整,但面临现有平台“够不到”,新建平台又“不够本”的窘境,使调整井迟迟没有实施。与此同时,相距不远的涠洲6-13油田处于勘探阶段,由于资源量小、风险高,勘探工作也难以推进。

在勘探和开发均遭遇“阻力”时,“勘探开发一体化”的思路再起作用,研究人员深信涠洲6-13构造潜力巨大,制订了“一座平台、两个油田”的开发方案。在随后实施的1口探井中,成功落实涠洲6-13构造储量规模。“一口开发评价井打出一个新中心油田!”邹明生对此记忆犹新,目前油田部署的12口开发井已全部完成,产量可观。

优化组织架构推动一体化实施

“以前勘探找储量,开发拿产量,二者前后推进,互不‘搭界’,一体化却要打破勘探开发的条块分割。”邹明生告诉记者,实现组织管理一体化、综合研究一体化、井位部署一体化、资料录取一体化,需要多专业联合运作。

问题也随之而来。与陆地滚动开发不同,海上勘探、开发必须借助于钻井船或生产平台,一旦平台定位和规模确定,会出现“平台有腿不能走”的窘境。因此,实现一体化还需管理先行,将原来彼此分散的、独立的油气藏勘探、开发、钻采、工程建设统筹部署,有效降低成本,实现效益最大化。

涠洲油田群是全海域较早推行勘探开发一体化的实践区,从最初“三人团队”,在无标准、无制度、无经验的条件下摸索前行。2013年,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成立“北部湾一体化项目组”,成为极具特色的一体化研究团队。此举旨在优化管理模式,将以往单一目标勘探、单一目标开发、一事一报的勘探开发生产方式,向总体部署的发展思路转变。“有了新的研究发现,可以通过统筹管理,与现有开发实施项目有效结合,实现效益最大化,管理效率也大大提升。”邹明生感慨地说。

目前,勘探开发一体化的油气开采模式已在涠洲油田扎根。随着中国海油首个勘探开发一体化规范——“滚动勘探开发项目技术要求”出台,一体化模式将走向深入,形成勘探向开发延伸、开发向勘探渗透的格局,并有效减少重复研究,缩短开发周期,促进科研转化,盘活一批难动用的储量。(记者 张毅 通讯员 宋智聪 高凌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1+1>2”的魔力
——涠洲油田群勘探开发一体化模式成增储上产强劲引擎
发布日期:2017-11-06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10月31日,南海西部涠西南油田群4口开发评价井,通过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专家组审查。自2013年成立勘探开发一体化项目组(下称一体化项目组)以来,涠洲油田群已钻探26口这样的评价井,成功率高达77%。

目前,涠洲油田群的一体化工作走向深入,成为增储上产的强劲引擎。

一体化破局“小油藏”滚出大效益

油气资源构造分散是涠洲油田开发的难点之一。对此,一体化项目组项目经理邹明生有个形象的比喻,涠西南区块油气资源构造分布如“摔碎的盘子”,427个小断块油藏,面积小于0.5平方公里的资源量不在少数。

如何让这些勘探嫌小、开发价值低的资源储量向产量转化?涠洲油田群的应对举措为:勘探开发一体化,即将勘探中的探井和开发中的开发井合二为一。

涠洲油田群最早实施勘探开发一体化是在1995年,当时涠洲12-1油田勘探初期受断层遮挡等因素影响,实施探井的成本和风险都很高。为此,油田引入勘探开发一体化理念,实施了一口同时具有勘探、开发作用的油井。该井实施后,不仅有效增加了探明储量,而且也让油井的日产油量得到大幅提升。

自2013年全面推行勘探开发一体化以来,许多边际油田逐渐变成效益油田,小油田也变成了大油田。

深挖潜力边角料变“香饽饽”

一体化还要深挖物性不确定、产能不确定的“边角料”。邹明生介绍说:“那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少、小、难,在项目组眼里都是‘香饽饽’。比如涠洲6-13油田一边际油组,通过优化开发井轨迹,让过路井‘顺路’勘探该油组,成功落实了储量。”

今年,已开发多年的涠洲12-1油田中块4井区急需调整,但面临现有平台“够不到”,新建平台又“不够本”的窘境,使调整井迟迟没有实施。与此同时,相距不远的涠洲6-13油田处于勘探阶段,由于资源量小、风险高,勘探工作也难以推进。

在勘探和开发均遭遇“阻力”时,“勘探开发一体化”的思路再起作用,研究人员深信涠洲6-13构造潜力巨大,制订了“一座平台、两个油田”的开发方案。在随后实施的1口探井中,成功落实涠洲6-13构造储量规模。“一口开发评价井打出一个新中心油田!”邹明生对此记忆犹新,目前油田部署的12口开发井已全部完成,产量可观。

优化组织架构推动一体化实施

“以前勘探找储量,开发拿产量,二者前后推进,互不‘搭界’,一体化却要打破勘探开发的条块分割。”邹明生告诉记者,实现组织管理一体化、综合研究一体化、井位部署一体化、资料录取一体化,需要多专业联合运作。

问题也随之而来。与陆地滚动开发不同,海上勘探、开发必须借助于钻井船或生产平台,一旦平台定位和规模确定,会出现“平台有腿不能走”的窘境。因此,实现一体化还需管理先行,将原来彼此分散的、独立的油气藏勘探、开发、钻采、工程建设统筹部署,有效降低成本,实现效益最大化。

涠洲油田群是全海域较早推行勘探开发一体化的实践区,从最初“三人团队”,在无标准、无制度、无经验的条件下摸索前行。2013年,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成立“北部湾一体化项目组”,成为极具特色的一体化研究团队。此举旨在优化管理模式,将以往单一目标勘探、单一目标开发、一事一报的勘探开发生产方式,向总体部署的发展思路转变。“有了新的研究发现,可以通过统筹管理,与现有开发实施项目有效结合,实现效益最大化,管理效率也大大提升。”邹明生感慨地说。

目前,勘探开发一体化的油气开采模式已在涠洲油田扎根。随着中国海油首个勘探开发一体化规范——“滚动勘探开发项目技术要求”出台,一体化模式将走向深入,形成勘探向开发延伸、开发向勘探渗透的格局,并有效减少重复研究,缩短开发周期,促进科研转化,盘活一批难动用的储量。(记者 张毅 通讯员 宋智聪 高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