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油观察

特朗普之行搅动 亚洲能源市场格局
发布日期:2017-11-17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王富东 制图 

11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菲律宾登上空军一号,结束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亚太之行。12天的时长,是25年以来美国总统对亚洲访问时间最长的一次。

亚洲之行,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尽显本色,掀起了“能源外交”旋风,带回了千亿超级能源订单的同时,悄然搅动了原有的地区能源市场格局。

吸睛商贸团和靓丽能源大单

11月3日,特朗普开始了亚洲五国之行。在他身后,一支由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带队的美国大企业总裁商贸代表团尤为引人关注。其中,访华商贸团由29家大企业组成,石油和天然气企业是主力军,仅能源及环保领域企业就占比约40%,这点燃了市场对中美能源合作的期待。

11月8日,特朗普抵达中国,开启了任期内首次对华访问。

“特朗普亚洲之行的重中之重是对中国的访问,”美国《福布斯》网站称。果然,就在特朗普及其商贸团落地仅2小时后,中美企业家已签署19项商业合作协议,总计约90亿美元。根据新华社的消息,两国签署的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总金额超过2500亿美元,这既刷新了中美经贸合作的纪录,也创造了世界经贸合作史上的新纪录。

细看这份经贸大单,能源相关协议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国际能源投资集团和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签署837亿美元的投资框架协议,成为一系列项目中规模最大的协议;中美联合开发阿拉斯加LNG项目意向协议,涉及投资达430亿美元;此外,钱尼尔能源公司与中石油、美国液化天然气公司与中国燃气、东华能源与霍尼韦尔旗下UOP石油化工公司、通用电气与大唐集团等,都签订了价值不菲的合作协议。

千亿能源大单中,阿拉斯加LNG合作项目引发众多关注,该项目可为美国创造1.2万个就业岗位,并为中国提供清洁能源。作为距离我国最近的美国地区之一,阿拉斯加油气资源在美国占有显赫地位,其北坡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35万亿立方英尺,约为美国天然气总储量的八分之一,未探明储量则高达236万亿立方英尺。阿拉斯加州州长比尔·沃克说,阿拉斯加可以为急需资源的中国提供“可供整整一代人使用的”液化天然气。

亚洲能源市场格局正在悄然改变

近年来,页岩革命彻底扭转了美国长期依靠进口能源的局面。2015年12月18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投票解除了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坚定奉行“美国优先能源政策”,并出台了一系列振兴油气工业新政,力主通过发展化石能源,振兴美国石油工业,实现美国的能源独立。这使得美国出现了油气产量过剩现象。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崛起,全球能源需求愈发集中于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因此,开拓中国、日本、韩国、场,标。越南、菲律宾等亚太能源市成为特朗普亚洲之行的重要目

在亚洲,为控制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局面,沙特已将11月的原油出口量削减了56万桶/日。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也已通知亚洲买家,按照欧佩克的减产协议,将把11月供给的穆尔班原油削减15%。与此同时,作为LNG出口大国的卡塔尔和澳大利亚正各自面临挑战:由于国内天然气短缺,澳大利亚最近颁布了限制天然气出口的监管措施;卡塔尔与沙特、阿联酋、埃及等国的关系恶化对其LNG出口量和出口线路都造成了不利影响。这为美国出口能源腾出了市场空间。

亚洲之行,“能源外交”让特朗普收获满满。“贸易领域取得重大进展,远超大家的认知。”他接受采访时表示。

一方面,千亿能源订单帮助特朗普顺利实现了解决与亚洲国家贸易失衡问题的出访目标,使他载誉而归。另一方面,成功吸引大量外部投资,也为特朗普实现“振兴美国石油工业”的能源发展战略打下了重要基础。它的意义还在于搅动了原有的能源市场格局,为美国能源进入亚洲打开了快速通道。

中美能源合作:前途光明,仍需助力

近年以来,以油气贸易为特征的中美能源合作突飞猛进。2016年5月7日,中国石化茂名石化采购的第一船美国美湾高硫混合原油抵达湛江港,拉开了美国原油输入中国的序幕。7月20日,美国政府放开天然气出口禁令后出口到亚洲的第一船LNG,停靠在中国海油广东大鹏LNG接收站码头。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和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2017年前7个月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和石油产品达到8187.5万桶,是2016年全年进口量的110%。前9个月美国对华LNG出口量达到近60万吨,成为中国第六大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国。

“中国是能源消费大国,约50%以上的能源依赖进口。而美国能源出口需要一个庞大的国际市场,中国是最佳选择。”美国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全球能源自然资源运筹执行合伙人范多凌说。

美国能源的加入,不仅丰富了中国能源进口渠道,还有助于形成新的市场竞争格局。“美国能源输出有助于降低中国能源成本。”范多凌指出。

另一方面,中国从美国进口油气航线简单,直接从太平洋东岸出发直达西岸,相比与从中东、中亚等地区进口时受地缘政治或安全威胁影响较小,美国在保障能源运输安全方面也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中美能源合作具有能源安全多元化、政治安全与外交友好等重要隐形价值。”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董秀成说。

以特朗普访华为契机,中美能源合作即将进入快车道。然而,前途虽然光明,道路却并不平坦。千亿能源大单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框架协议,它的落地,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中美并非自由贸易国,能源合作具体实施也还需政治、商业等多重助力,这需要中美双方付出共同努力。(特约记者 仝明磊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特朗普之行搅动 亚洲能源市场格局
发布日期:2017-11-17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王富东 制图 

11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菲律宾登上空军一号,结束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亚太之行。12天的时长,是25年以来美国总统对亚洲访问时间最长的一次。

亚洲之行,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尽显本色,掀起了“能源外交”旋风,带回了千亿超级能源订单的同时,悄然搅动了原有的地区能源市场格局。

吸睛商贸团和靓丽能源大单

11月3日,特朗普开始了亚洲五国之行。在他身后,一支由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带队的美国大企业总裁商贸代表团尤为引人关注。其中,访华商贸团由29家大企业组成,石油和天然气企业是主力军,仅能源及环保领域企业就占比约40%,这点燃了市场对中美能源合作的期待。

11月8日,特朗普抵达中国,开启了任期内首次对华访问。

“特朗普亚洲之行的重中之重是对中国的访问,”美国《福布斯》网站称。果然,就在特朗普及其商贸团落地仅2小时后,中美企业家已签署19项商业合作协议,总计约90亿美元。根据新华社的消息,两国签署的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总金额超过2500亿美元,这既刷新了中美经贸合作的纪录,也创造了世界经贸合作史上的新纪录。

细看这份经贸大单,能源相关协议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国际能源投资集团和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签署837亿美元的投资框架协议,成为一系列项目中规模最大的协议;中美联合开发阿拉斯加LNG项目意向协议,涉及投资达430亿美元;此外,钱尼尔能源公司与中石油、美国液化天然气公司与中国燃气、东华能源与霍尼韦尔旗下UOP石油化工公司、通用电气与大唐集团等,都签订了价值不菲的合作协议。

千亿能源大单中,阿拉斯加LNG合作项目引发众多关注,该项目可为美国创造1.2万个就业岗位,并为中国提供清洁能源。作为距离我国最近的美国地区之一,阿拉斯加油气资源在美国占有显赫地位,其北坡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35万亿立方英尺,约为美国天然气总储量的八分之一,未探明储量则高达236万亿立方英尺。阿拉斯加州州长比尔·沃克说,阿拉斯加可以为急需资源的中国提供“可供整整一代人使用的”液化天然气。

亚洲能源市场格局正在悄然改变

近年来,页岩革命彻底扭转了美国长期依靠进口能源的局面。2015年12月18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投票解除了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坚定奉行“美国优先能源政策”,并出台了一系列振兴油气工业新政,力主通过发展化石能源,振兴美国石油工业,实现美国的能源独立。这使得美国出现了油气产量过剩现象。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崛起,全球能源需求愈发集中于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因此,开拓中国、日本、韩国、场,标。越南、菲律宾等亚太能源市成为特朗普亚洲之行的重要目

在亚洲,为控制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局面,沙特已将11月的原油出口量削减了56万桶/日。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也已通知亚洲买家,按照欧佩克的减产协议,将把11月供给的穆尔班原油削减15%。与此同时,作为LNG出口大国的卡塔尔和澳大利亚正各自面临挑战:由于国内天然气短缺,澳大利亚最近颁布了限制天然气出口的监管措施;卡塔尔与沙特、阿联酋、埃及等国的关系恶化对其LNG出口量和出口线路都造成了不利影响。这为美国出口能源腾出了市场空间。

亚洲之行,“能源外交”让特朗普收获满满。“贸易领域取得重大进展,远超大家的认知。”他接受采访时表示。

一方面,千亿能源订单帮助特朗普顺利实现了解决与亚洲国家贸易失衡问题的出访目标,使他载誉而归。另一方面,成功吸引大量外部投资,也为特朗普实现“振兴美国石油工业”的能源发展战略打下了重要基础。它的意义还在于搅动了原有的能源市场格局,为美国能源进入亚洲打开了快速通道。

中美能源合作:前途光明,仍需助力

近年以来,以油气贸易为特征的中美能源合作突飞猛进。2016年5月7日,中国石化茂名石化采购的第一船美国美湾高硫混合原油抵达湛江港,拉开了美国原油输入中国的序幕。7月20日,美国政府放开天然气出口禁令后出口到亚洲的第一船LNG,停靠在中国海油广东大鹏LNG接收站码头。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和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2017年前7个月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和石油产品达到8187.5万桶,是2016年全年进口量的110%。前9个月美国对华LNG出口量达到近60万吨,成为中国第六大液化天然气进口来源国。

“中国是能源消费大国,约50%以上的能源依赖进口。而美国能源出口需要一个庞大的国际市场,中国是最佳选择。”美国高盖茨律师事务所全球能源自然资源运筹执行合伙人范多凌说。

美国能源的加入,不仅丰富了中国能源进口渠道,还有助于形成新的市场竞争格局。“美国能源输出有助于降低中国能源成本。”范多凌指出。

另一方面,中国从美国进口油气航线简单,直接从太平洋东岸出发直达西岸,相比与从中东、中亚等地区进口时受地缘政治或安全威胁影响较小,美国在保障能源运输安全方面也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中美能源合作具有能源安全多元化、政治安全与外交友好等重要隐形价值。”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董秀成说。

以特朗普访华为契机,中美能源合作即将进入快车道。然而,前途虽然光明,道路却并不平坦。千亿能源大单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框架协议,它的落地,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中美并非自由贸易国,能源合作具体实施也还需政治、商业等多重助力,这需要中美双方付出共同努力。(特约记者 仝明磊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