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公益

支教肯尼亚
发布日期:2017-11-11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王晓虹和肯尼亚学生的合影 王文龙 摄 

每当耳畔响起《狮子王》主题歌《Thecircleoflife》,我都很想跟着辛巴的脚步去大草原上探险,加上对公益事业的向往,2016年年初,我选择奔赴遥远的肯尼亚,做一名志愿者。

从志愿者宿舍到救助学校几乎都是土路,需要步行、坐公交、再步行,近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如果遇上下雨,浑身都会溅满泥点。道路两旁是一排排生了锈的铁皮房子,房子旁边是直接用来排污水的沟渠,老远就能闻到一阵腥臭味。

我所支教的学校叫“UPENDO救助中心小学”,一进门,就是尘土飞扬的操场。操场上,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肆意地欢跑着,男孩子们追逐着纸团制作的“足球”,女孩子们摇着一根普通的长绳跳着,还有些小孩子推着破旧的轮胎跑着……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学校里唯一的一间水泥教室被一分为二,留给了年纪较小的孩子。左半边是6个年纪不等的学前孩子,右半边是5个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大一些的学生们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他们上课的地点是旁边会漏雨的铁皮房。

我负责教学前班的孩子们数学、英文和运动。在这里,我深深感受到当地基础教育资源的薄弱,孩子的书本一届传给一届,不知重复使用了多少回,教室里仅有的几根彩笔因为不久前的大雨全部冲走了。我把自己带来的彩笔分给几个孩子,他们如获至宝。不少孩子的午饭是自带的煮豆子,因为分量少,很难饱腹,有时我忍不住把自己带的几块糖分给特别困难的孩子,这些孩子也不推辞,当即把糖一口咬成两半,硬是要还一半给我。

尽管条件十分艰苦,可孩子们都很渴望到学校接受教育,因为对很多当地的孩子而言,学校是他们最好的庇护所。相处久了,总会有小朋友在我耳边用当地语言说些悄悄话,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每次放学,我总会被一群孩子扯着袖子,用渴求的眼神望着我,问我明天还来不来。

班上最小的孩子只有三岁,是一个叫Agush的小帅哥,平常酷酷的不爱说话,但特别喜欢上数学课。因为实在太小,数字还数不全,每次算加减法就干脆掰着我的手指头一起算。

班里最聪明的孩子是五岁的An-na,她可从来不惧怕回答我的任何提问。她的妈妈也是这所学校的老师。从高中毕业起就在这里任教,尽管收入十分微薄,但好在时间比较充裕。她告诉我,等Anna上了小学,她就去考当地最好的大学,为了自己,也是为了Anna。

可以说Anna是少有的幸运儿,有一个注重教育的母亲。当地大部分的孩子都很难有持续接受教育的机会。

如今回到国内,回顾这段支教时光,此时非洲印象于我已经不再是一望无边的原始大草原,而是在这片土地上那一双双清澈、明亮、对知识充满渴求的眼睛。(作者 王晓虹 单位 中海油服)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支教肯尼亚
发布日期:2017-11-11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王晓虹和肯尼亚学生的合影 王文龙 摄 

每当耳畔响起《狮子王》主题歌《Thecircleoflife》,我都很想跟着辛巴的脚步去大草原上探险,加上对公益事业的向往,2016年年初,我选择奔赴遥远的肯尼亚,做一名志愿者。

从志愿者宿舍到救助学校几乎都是土路,需要步行、坐公交、再步行,近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如果遇上下雨,浑身都会溅满泥点。道路两旁是一排排生了锈的铁皮房子,房子旁边是直接用来排污水的沟渠,老远就能闻到一阵腥臭味。

我所支教的学校叫“UPENDO救助中心小学”,一进门,就是尘土飞扬的操场。操场上,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肆意地欢跑着,男孩子们追逐着纸团制作的“足球”,女孩子们摇着一根普通的长绳跳着,还有些小孩子推着破旧的轮胎跑着……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学校里唯一的一间水泥教室被一分为二,留给了年纪较小的孩子。左半边是6个年纪不等的学前孩子,右半边是5个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大一些的学生们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他们上课的地点是旁边会漏雨的铁皮房。

我负责教学前班的孩子们数学、英文和运动。在这里,我深深感受到当地基础教育资源的薄弱,孩子的书本一届传给一届,不知重复使用了多少回,教室里仅有的几根彩笔因为不久前的大雨全部冲走了。我把自己带来的彩笔分给几个孩子,他们如获至宝。不少孩子的午饭是自带的煮豆子,因为分量少,很难饱腹,有时我忍不住把自己带的几块糖分给特别困难的孩子,这些孩子也不推辞,当即把糖一口咬成两半,硬是要还一半给我。

尽管条件十分艰苦,可孩子们都很渴望到学校接受教育,因为对很多当地的孩子而言,学校是他们最好的庇护所。相处久了,总会有小朋友在我耳边用当地语言说些悄悄话,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每次放学,我总会被一群孩子扯着袖子,用渴求的眼神望着我,问我明天还来不来。

班上最小的孩子只有三岁,是一个叫Agush的小帅哥,平常酷酷的不爱说话,但特别喜欢上数学课。因为实在太小,数字还数不全,每次算加减法就干脆掰着我的手指头一起算。

班里最聪明的孩子是五岁的An-na,她可从来不惧怕回答我的任何提问。她的妈妈也是这所学校的老师。从高中毕业起就在这里任教,尽管收入十分微薄,但好在时间比较充裕。她告诉我,等Anna上了小学,她就去考当地最好的大学,为了自己,也是为了Anna。

可以说Anna是少有的幸运儿,有一个注重教育的母亲。当地大部分的孩子都很难有持续接受教育的机会。

如今回到国内,回顾这段支教时光,此时非洲印象于我已经不再是一望无边的原始大草原,而是在这片土地上那一双双清澈、明亮、对知识充满渴求的眼睛。(作者 王晓虹 单位 中海油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