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深海技术就是掌握国家核心竞争力
信息来源:中国海油石油报          发布日期:2014-02-18

“海洋石油981”,一座属于国际第6代最先进的深海半潜式钻井平台,从几年前在上海外高桥船厂开工建造,就曾引起社会大众的高度关注。这座“石油航母”近日将赴南海700米深海区开钻的消息,更是引发各类媒体争相传播和网上热议。这深刻说明,着力加快国家走向海洋的深度和广度已经成为社会共识。

发展深海装备、技术,最现实的是开发深海油气资源的迫切要求。世界海洋石油和天然气的开发,从1897年美国在加利福尼亚近岸钻探第一口油井以来,已经走过100多年的路程,近浅海的勘探开采普遍都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向水深超过300米直至数千米的油气富集区迈进成为大势所趋。而从近浅海向深远海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即能否在装备、技术能力上实现跨越式突破,谁掌握深海高新技术者谁就能捷足先登。例如,巴西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即着手进行深海技术攻关,很快成了世界深海油气开发走得最快的国家之一,其油气产量这些年也一直呈几何级数增长,大大充实了这个“金砖国家”不断走强的底气。相比之下,墨西哥也不乏挺进深海的意愿,且在资金投入方面做了充足储备,却因自身缺乏必要的技术积累,从而出现了“受制于人”的被动,尤其面对深海装备、技术供不应求的国际市场环境,往往只能望洋兴叹。

目前,我国南海周边一些国家也在迈出发展深海油气的步子,不过他们主要也是依赖发达国家的技术力量,拄着“洋拐棍”往深里走。中国海油自改革开放以来,就开始了向深水油气勘探开发的探索和实践,并联合众多科研院所进行深海技术攻关,现在不但已经成功取得勘探开发深海油气田的业绩,同时也实现了一系列深海关键技术和大型装备建造的突破,深海物探、深海钻井、深海铺管及深海采油等设施,大体已经成龙配套,基本具备了自主勘探开发南海深水油气富集区的能力。“海洋石油981”这次奔赴南海700米水深的海区钻井,正是一次具有深刻意义的“试水”,预示着中国的海洋石油人将由此脚踏实地向南海的更深处前进。

发展深海装备、技术,也是我们建设海洋强国的题中应有之义。现在国家正在制定和实施海洋发展战略,要求大幅提升国家控制、开发和管理海洋的能力,而发展深海技术是目前加强国家开发、利用海洋能力非常关键的一环。从眼下我国海洋开发的现状出发,制定和实施海洋发展战略,需要很好处理近浅海开发与深远海开发的关系,应在优化调整沿海经济,集约发展近岸海域及岛礁经济的基础上,尽快加大深远海及边远岛礁开发的力度,重点展开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油气、新能源以及其它矿物、生物资源的开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发展深海装备、技术已经成为国家制定实施海洋发展战略的重要依据和保证。

还有,发展深海装备、技术,也是我国经略大洋的必要准备。中国濒临西太平洋,作为一个居民数量占世界五分之一左右的人口大国,这片辽阔洋面迟早将要成为国人生存发展的重要资源接替区,这是无需讳言的。现在人们都在说,21世纪是海洋世纪,海洋世纪的中心是太平洋,而太平洋问题的核心是中、美两个大国在海上的竞争与合作,亦即中国在海上和平发展的权利。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最近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国”,充分表达了中国与美国以及其他沿岸诸多国家共同和平开发、利用太平洋的诚意。尽管美国现在依旧怀着独霸太平洋的企图心,且在大幅削减全球军事预算的情况下,刻意加大在亚洲的兵力部署,强化在中国周围业已经营数十年的岛链封锁。我们也大可不必跟随其蓄谋将南海问题军事化的节拍起舞,在做好必要军事斗争准备的同时,仍需一如既往谋求国家的和平崛起,包括坚持探索和开发海洋高新技术,锻炼与山姆大叔在太平洋既竞争又合作的本领。和平、合作、共赢、互利,毕竟是时代主流,中国未来在广袤海洋与世界展开对话,必然是以强劲的经济、技术实力为底蕴,演奏出以和平与合作为基调的主旋律。

上天和下海,是当今世界的两大科技难题。现在我们的国家在航天方面已经有了值得自豪的建树,相信走向海洋同样会有不俗的表现。(王佩云)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版权所有